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连载一

连载一

作品名称: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作者:三月楚歌      发布时间:2015-05-26 15:54:22      字数:3676

  第一章
  坐牢九年后,杨小龙乘着第一列驶进岜沙的火车回家。
  岜沙是一个可以四舍五入掉的小寨子,坐落在半山腰上,种田要下到山脚下的坝子里。几年前,岜沙村民就盼星星盼月亮盼望着修一条乡村公路,种田和收粮,能用牛车马车拉。在陈家阿爹当村长之前,是一位当了快十年的老村长,向政府申请了八年。八年抗战,中华民族把小日本都赶回了东瀛小岛,但村民们梦寐以求的乡村泥巴路,就是没有修起来。
  老村长没有想到的是,出了名后,不到一年时间,就连火车也开到了家门口。
  
  岜沙,以及周边的十里八乡,都是世居少数民族,代代生活在大山深处,活动范围不过方圆十里,在这之前,汽车都见得不多。听说火车要在今天开进岜沙,人们都争先恐后来看西洋镜,学校还特意放假一天,政府部门也不上班,纷纷组织来到现场列队欢迎,其隆重就像省里的领导下来慰问。附近的村民们,虽然没有任何组织动员,也都不约而同放下手中的活,仿佛过节赶赴盛会一样,纷纷站在能看到火车经过的山坡上,翘首以待。
  杨小龙靠窗而坐。小桥流水,村落农庄,还有迤逦连绵的山浪,青山绿水轻轻晃过眼底,他显得有些迷茫。火车上很多操着南腔北调的人,对眼前展现出来的美景叹为观止,互相指指点点地交流着。这片土地,杨小龙既熟悉又陌生。他离开岜沙已经九年了。
  十年前,他杀了人。三年前,又在监狱里打架。本来应该关上更长的时间,只是因为他在省牢改基地和监狱长成了好朋友,顺利减刑。
  那是两年前的一天夜里,传来了呼救声,靠近监狱的一栋家属楼,火光冲天,仿佛凶恶的魔鬼一般,在大风中张牙舞爪。一来大火随时可能危及犯人们的关押地;二来救火也确实需要人手,十万火急,监狱领导顾不了那么多,便把他们放了出来。
  火海中隐隐约约传来呼救声,面对熊熊烈火,包括训练有素的消防兵,都不敢轻易进去救人。到达现场后,杨小龙二话没说,拿了张棉被,蘸上水后包住头,不顾一切就冲进火海,从浓烟中抱出来一个孩子和一个女人。孩子是监狱长的孩子,女人是监狱长的女人。
  从此,杨小龙对监狱长有了救命之恩。
  监狱里的犯人,大都身背重罪,为数不少图谋趁乱越狱。眼见犯人们蠢蠢欲动,杨小龙挡在前面,大喊道:“大家不要跑。我们犯了法才来到这里,如果现在跑出去,一辈子都不能光明正大的做人,如果再被抓回来,还要加罪,可能这一辈子都回不了家,见不了亲人了。”
  他的话,一时让这些头脑被冲乱的人冷静下来,最终竟然一个都没有逃。
  因为这场大火,不管于公于私,他都成了监狱长的大恩人,顺理成章成了好朋友。
  监狱长知道他的事后,深表同情。这样纯朴善良的年轻人,是不应该在监狱里耗尽光阴的,他应该获得自由。监狱长想方设法,四处奔走,才为他争得了提前释放的机会。
  那天,监狱长给他送来了火车票,说:“小龙,知道这张火车票是去什么地方的吗?”杨小龙不解地望着监狱长,监狱长卖了半天关子后,说:“去岜沙,你的家乡。”
  杨小龙笑了:“我的家乡,岜沙?我的家乡只通马车,连汽车都没有。”
  监狱长把票往桌上一放:“那是过去的岜沙,现在的岜沙早已名声在外,你入狱快十年了,外面的世界已经天翻地覆,包括你的家乡,不仅通了火车,岜沙还成为了驰名中外的旅游圣地,不止是全国各地,甚至全世界,每天都有人到岜沙旅游。知道你们村子现在是什么吗,中国最后的枪手部落,报纸、电视,还有广播天天都在报道,也许你现在回去,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杨小龙看着监狱长眉飞色舞,说:“你怎么说得跟真的一样?”
  监狱长一愣,笑道:“我知道你可能不相信,但我说的,都是真的。”
  杨小龙还是有些不相信:“那,这张车票?”
  “我给你买的,你回家的车票,直接到岜沙。”
  杨小龙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反问道:“我回家?”
  “是啊,又不敢相信了吧!你可以回家了,小龙,你已经获得提前释放的机会,获得了自由,手续我都给你办好了,签个字就行。哎,只是,有些舍不得你啊,我的好兄弟。”
  杨小龙盯着监狱长,看了一会,说:“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不,我没有开玩笑,我说的都是真的,没有提前告诉你,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你这样的人,不应该被囚禁,像你这样的好人都被囚禁,那么这监狱就成了不辨是非之地了。”
  杨小龙拿起火车票,真如狱长所言,这是一张开往岜沙的火车票。如天而降的喜悦让他情不能自己,他紧紧地抱着监狱长,喃喃道:“谢谢你,老哥子,谢谢你。”
  监狱长拍拍他的肩,说:“你可以回家了,好兄弟,我会到岜沙去看你的。”
  
  近乡情怯,一路忐忑。终于听到列车广播传来甜美的声音,列车播音员用富于诗意和抒情的语言,在介绍岜沙。有旅客指着崇山峻岭深处的地方,对着依稀于茂林修竹的吊脚楼说:“岜沙到了,岜沙到了,看,那就是岜沙。”一切如监狱长所言,岜沙已经名满天下。
  火车沙沙沙,几进几出隧道,终于来到了岜沙村民扶老携幼翘首以待的地方。车外,村民们欢呼雀跃,吹着唢呐和芦笙;车内,是或兴奋,或疲惫的旅客,列车员们对着岜沙的村民招手示意。杨小龙,依然有些不知道悲喜的迷茫。咣啷咣啷的火车,一晃而过,村民们还没有看清楚,目光所追随的,已经是融进四围山色里的火车的尾巴。几个兴奋的中学生,欢呼着追逐火车而去,在另一个山头,竭尽全力地看着渐行渐远的火车最后融进山里,意犹未尽。
  六十多岁的阿德老爹,扛着一支空枪壳,带着小孙女,也挤在人群中看火车。阿依长得乖巧喜人,像一枚刚破土出来的野山菇。大眼睛,小嘴巴,还有一头乌黑的头发。两个浅浅的小酒窝,似乎一天到晚都装着蜜。小丫头欢乐地说:“阿公,阿公,你看,你快看呀,那是火车!”
  阿德老爹说:“对,对,火车,那就是火车。”
  对于岜沙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他们生平第一次亲眼见到火车。
  火车远了,阿依抬头问:“阿公,火车那么长,能装多少人呀?”
  阿德爹也没见过火车,他笑了笑,说:“能装很多很多的人。”
  阿依根本不在乎他怎么回答,继续问:“那阿公,你坐过火车吗?”
  阿德老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阿公没有坐过火车。”
  阿依似乎有些失望,问:“那么,我阿爸坐过火车吗?”
  提到阿依的父亲,老人家显得有些不高兴,但又不好在孙女面前表现出来,只是眉宇间轻轻皱了皱,说:“你阿爸他,嗯,应该坐过吧,你阿爸经常在外头,应该坐过的。”
  “嗯,我想我阿爸肯定是坐过火车的。对了,阿公,你说我以后能坐火车吗?”
  “能,肯定能。我们的阿依长大了,是个大美人,好好读书,有出息了,就可以走得远远的,不仅要坐火车,还要坐飞机,还要坐轮船去看大海。”老人的脸像春天一样绽放开来。
  “那我要带阿公一起去。”小阿依在阿德老爹的话语中,满脸都是憧憬。
  阿德爹笑了笑:“那时候阿公老了,走不动了。”
  小阿依认真地说:“那我不让阿公老,就算阿公老了,坐火车又不用走路。”
  对于小孙女可爱的想法,老人呵呵地笑了笑,手轻轻地抚了抚肩膀上的火枪壳子。
  一个岜沙男孩,赤膊站在山丘上,大声喊:“火车,好长啊,真他妈的长!”
  
  第二章
  
  九年前的下午,阳光暖融融的,梯田如累,山浪逶迤的岜沙像往常一样的安静。十九岁的杨小龙和他的情人阿莎正在草垛边约会。杨小龙趁阿莎不注意,亲了一下阿莎的嘴。阿莎娇羞地一推杨小龙,小手捶打了一下他坚实的胸膛。杨小龙顺势握住阿莎的手,把乖巧的姑娘搂在怀里,两人像两只小耗子一样,亲热而甜蜜,实实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若白云彩蝶。
  岜沙这地方,世居着纯朴而善良的少数民族,苗族居多,布衣族和侗族也有一些。苗族人的婚俗,只讲情投意合,却不管门第与贫富。在人们看来,一个年轻人哪怕一贫如洗,那并不是他的错,只要诚实善良,勤劳健康,有土地的地方,就不会有人饿死;有山林的地方,就不怕没房子住。
  即便像杨小龙这种亲人全部亡故的孩子,在找对象的时候,也不会有人瞧不起他。
  杨小龙和阿莎早已私定终身,只等怀上孩子,就去向家长宣布他们要一生一世在一起。
  正当两个小情人在你侬我侬时,山下突然传来了抓贼的声音。“捉贼啊!捉贼啊!有人偷马,有人偷马!”苗族人生性最恨偷鸡摸狗,在没有国家法律约束的时代,抓到的轻则罚几十倍几百倍的款,游各个村寨示众,请十里八乡的人们都吃喝一顿,并记住这就是贼;重则断指折脚,记住永世的耻辱。在苗族人看来,有阳光的地方就饿不死勤劳的人。而偷盗的懒汉,应该受到重罚。一旦有发现偷盗的,不管是谁,不管在什么地方,在干什么,都会义无反顾,不假思索地帮忙抓捕。如果有谁协助抓贼不积极,是会被整个村子所鄙视的。岜沙人对盗贼,简直是恨之入骨。
  所以,当喊捉贼的声音响起来时,不管是正在蹲厕所的、睡午觉的、干农活的,还是像杨小龙这样正在和女朋友约会的,都会像士兵听到了号角,放下手中的事情马不停蹄响应号召。
  杨小龙对阿莎说:“你听,好像有人喊偷马。”
  阿莎仔细听了一下,说:“嗯,真的有人偷马。”
  杨小龙松开阿莎,说:“我去一下。”
  阿莎说:“快去,要小心点。”
  杨小龙“嗯”地应了一声,立起身来,连跳下几个梯田坎子,朝抓贼声响起的地方跑去。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