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连载四

连载四

作品名称: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作者:三月楚歌      发布时间:2015-05-28 06:49:24      字数:3780

  第三章
  五年后,岜沙因为一位摄影师的作品突然名扬中外。一时之间,岜沙成为中外旅行者心驰神往的原生态旅游圣地。作为村长,陈家阿爹来省城参加旅游开发的研讨会,想起了杨小龙。杨小龙没什么亲人,他作为岜沙的父母官,去看一看是应该的。于是到牢改基地看望杨小龙。
  五年来,杨小龙早晚盼着早些出狱,回到岜沙,回到他心爱的姑娘身边。
  他遵守纪律,努力工作,努力学习,监狱已经在为他减刑的事情考虑了。
  狱中逢故知唏嘘良多,他问陈家阿爹:“阿莎,她还好吗?”
  陈家阿爹看了杨小龙一眼,虽不情愿,但还是告诉他实情:“还好,只是,结婚后,巴虎这孩子像变了个人一样,对她不太好,阿莎虽然是委屈了点,但有阿德老爹照顾,你就放心吧。”
  这个消息犹如晴空霹雳,一下子把杨小龙给击倒了。跟他青梅竹马,跟他两小无猜,跟他山盟海誓,说好了要生生世世在一起的姑娘嫁给了别人。月亮被乌云遮挡了,太阳被雨水淋湿了,他美丽的锦鸡啊,飞走了。杨小龙觉得,这是比坐牢更让他难受的末日与沉重,心像被刀割一样疼痛。
  
  陈家阿爹说得没错。巴虎娶了阿莎后,阿娥姑娘报复似的,两个月后也嫁给了另一个男人。而且阿娥姑娘也怀了巴虎的孩子,这是很多人始料未及的。更阴差阳错的是,当阿莎把孩子生下来后,可畏的人言,一次又一次往巴虎的伤口上撒盐,说孩子是野种,不是巴虎亲生的。更可气的是,巴虎的孩子,在另一个男人家中,作为别人的儿子降生了。
  阿莎生下来的小姑娘,原本取了名叫阿依,但很多人却叫她小龙女。
  这孩子在会说话后,又特别喜欢小龙女这个名字,一叫她就应。
  巴虎垂头丧气,这怨气不能撒向旁人,便只能撒向阿莎、阿德老爹和阿依。
  巴虎爱上喝酒,喜欢上了游手好闲和赌博。一不顺心,就朝孩子和阿莎发火。阿德老爹稍微说两句公道话,便被喝斥:“关你哪样事,我今天的一切,还不都是因为你那该死的好心造成的。”
  在很多旅行者来到岜沙后,巴虎见了更多的世面。他常常和外面的旅行者们泡在一起,外面新奇的花花世界,让他向往不已。巴虎不再是当初那个岜沙的好少年,他成了一个是是非非的无业者。人活着为了什么,反正几十年后,大家都要死。就两个字,痛快。
  这是他从一个叫黑哥的游客那里学来的,并成为他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
  巴虎俨然一副江湖大哥的模样,常聚着那些十六七岁的少年打牌、打架。
  
  当然,关于小龙女的事情,陈家阿爹没有给他讲,更不会说小龙女就是他的孩子。但光是阿莎已嫁作他人妇这样的消息,足以让这个高墙内日思夜想的情人彻底崩溃。在岜沙,他的亲人们都亡故了,只有阿莎,是他唯一的寄托。他奉为太阳一样的姑娘,已为他人妻。他的太阳没有了,他觉得自己的世界变得黑暗了,他觉得自己的生命没有意义了,他觉得这个世界的一切都跟他作对。
  在那个傍晚,一个狱友捉弄了他一下,平时习惯忍气吞声的杨小龙二话不说,突然暴跳起来,把那人逼到墙角,揪住头部就往死里打,打得脸上青一块肿一块,流着血,鼻骨都打碎了。
  如果不是旁边的狱友看苗头不对及时拉住了,那位惹恼他的狱友非被打死不可。
  杨小龙因为打架伤人,被关了一个星期的禁闭,他不吃不喝,不言不语,像一块石头。
  最后他在禁闭室里昏迷过去。
  当他醒过来时,已经在医务室的床上输液了。
  后来,他被加了两年的刑。在监狱里一晃就是九个春秋。
  巴虎,在岜沙生活得越来越不靠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在岜沙人眼中,成了一个不务正业、不值得信赖、不知廉耻、见利忘义、毫无道德感的人。两年前,巴虎还伙同外地人,以介绍到外面打工为借口,把岜沙的好几个姑娘卖到外地给别人当老婆。这件事岜沙人都知道,但谁也没有证据,谁也不敢乱说。
  也是两年前,阿莎突然死了,说是得了急病,具体原因岜沙没有人知道。
  
  杨小龙回来了。看着岜沙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对于家乡的变化,他早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变化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回到岜沙,杨小龙一点归心似箭的感觉都没有,相反更多的是忐忑,感到一种扑面而来的措手不及,一种从未有过的陌生感。
  走出火车站,两边排队站满了很多统一服装的学生,一个个兴奋不已,打着腰鼓,鼓着掌,还有很多从县里请来的花灯队、舞狮队,喇叭、锣鼓、彩扇、鞭炮、笑脸,热烈欢迎全国各地的旅客乘坐第一列驶往岜沙的列车来到岜沙。杨小龙低着头,随着人流涌出来。
  出站后,杨小龙漫无目的地走在丙妹镇的街上,东瞧瞧,西看看。两位时髦的女孩子笑着跑过来,对他说:“大哥,你好,想麻烦你给我们拍张照片嘛!”他笑笑,接过相机。
  那两个女孩子拉着一个穿得一身火树银花的苗族姑娘合影。
  杨小龙喊:“一二三。”
  三个女孩子说:“茄子。”
  杨小龙觉得,这苗族姑娘怎么那么漂亮。身材高挑,像一株美人蕉;鹅蛋一样的脸庞,从里面透出阳光的味道来;尤其是那双眼睛,像是会笑,会说话,逸出一股来自山泉的水气味。
  杨小龙拍完,把相机还给姑娘们。
  穿着苗族衣服的姑娘问:“大哥,你是来岜沙旅游的吗?”
  杨小龙不知道怎么回答,愣了一下,说:“嗯。”
  姑娘说:“那,你熟悉这儿吗?”
  杨小龙说:“还可以。”
  姑娘很热心地说:“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向导?”
  杨小龙淡淡地说:“不了,谢谢,我就想走走。”
  姑娘说:“那好吧,希望你在岜沙过得愉快。”
  杨小龙说了声谢谢后,继续往前走。
  在一面灰白色的墙上,杨小龙看到一张通缉令。无所事事,又出于好奇,他上前去看了一下。通缉令上面有一张彩色的图片,图片上是一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浓眉、大方脸、留着小胡子,样子很剽悍。他注意到,通缉犯的右眼角有一道浅浅的疤痕,像爬着一条红色的蚯蚓。
  上面写道:张铁汉,男,四十岁上下,四川南充人氏,二零零九年三月,因冲突杀死五人,重伤一人后逃逸在外。犯罪嫌疑人身高一米七五左右,操四川口音,会说普通话。若有提供线索破案者,一次性奖励人民币十万元;若协助公安机关现场抓获者,奖励人民币二十万元。
  下面是联系人和联系电话,通缉令上还注明,知道相关线索者,也可以到当地公安局或派出所报案。通辑令粘贴得比较马虎,已经被风吹开了一半,似乎随时都可能掉下来。
  杨小龙顺手撕了下来,他想可以拿到前面不远的石凳子上垫着坐一会。
  当杨小龙到石凳子上坐下来的时候,他发现在他不远处,一位衣衫褴褛的乞丐似曾相识,但他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那乞丐穿着一身厚重而污秽的棉袄,头发几乎快披肩了,留着大胡子。他原本自己躺在地上休息,见杨小龙注意他,便抬脸上来与杨小龙对视了一眼。他脸上花得只见两只眼睛在滴溜溜地转动,看上去像只可爱的大猴子,显得单纯而无辜。
  杨小龙觉得这双眼睛很熟悉,他突然想到自己屁股下面坐着的通缉令。
  杨小龙把通缉令从屁股下面抽出来,对照看了一下,眼神,还有左脸上那条蚯蚓一样的疤痕让杨小龙不觉心里吃了一惊,难道自己对面的这个乞丐,就是全国通缉的杀人犯?
  他又看了两眼,那乞丐想是见到了他手里的通缉令,先是试探地站起来,然后拔腿就跑。
  乞丐不跑还好,一跑就让杨小龙十分确信了,此地无银三百两。
  杨小龙也不喊,就朝乞丐追去。乞丐跑出大街,往山上跑去。杨小龙一路追,为什么追,可能他当时也没有想好,反正是通缉犯,追就对了。乞丐跑得飞快,杨小龙也跑得飞快。
  穿过几栋房,绕了几个梯田坎,然后穿过树林子,直接跑上山头。
  那乞丐想必是不太熟悉地形,只知道哪儿是山往哪儿跑,不一会儿,就跑到了山头。
  乞丐累得气喘吁吁,杨小龙也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突然,乞丐停住了,原来在他的面前是万丈悬崖,已无去路。与乞丐相距两丈余,杨小龙也停下来。因为不知道具体情况,他不敢直接冲上去,万一乞丐狗急跳墙和他拼命就不好办了。
  乞丐转过身来,说:“你站住,不要过来,你追我干什么?”
  杨小龙一边平缓呼吸,一边指着手里的通缉令,说:“这上面的人,是不是你?”
  乞丐自知抵赖不过,说:“是,你想怎么样,想抓我去领赏?我怕你没有这个本事!”
  杨小龙摇摇手,说:“你别误会,我不是要抓你。”
  乞丐不信,说:“你不想抓我,那你追我干什么?”
  杨小龙说:“我只是想和你谈谈,我也是个牢改犯,今天才刑满放出来的。”
  乞丐听杨小龙这么一说,觉得诧异,半信半疑,看他一副虎相,还留着头皮青光的短发,以为是个当兵的呢,没想到原来是个牢改犯,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杨小龙说:“就凭我这头发,就凭,你等等。”杨小龙把自己牢犯释放的证明拿出来。
  乞丐远远地看了一下,说:“那又怎么样?”
  杨小龙说:“这说明我并没有骗你,我真不是要抓你。”
  乞丐说:“你既然不是要抓我,那你走吧,不要再追了,追上了我大不了和你拼命。看你的样子还不一定拼得过我,我反正就是全国通缉的杀人犯,多杀一个少杀一个,对我来说都一样。”
  杨小说:“我知道,我根本就没打算要抓你,我就是想和你谈谈。”
  乞丐说:“我是通缉犯,你是牢犯犯,没有什么好谈的。”
  杨小龙说:“我就是想和你谈谈,想和你商量,如果你乐意,就谈,不乐意,那我就走。”
  杨小龙一直在强调他想和乞丐谈。乞丐没有说话,杨小龙转身就走。
  杨小龙走了几步,乞丐迟疑了一下,叫道:“你等等。”
  杨小龙转过身来,他知道这乞丐一定会叫住他。
  “你到底想谈什么?”乞丐问。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