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连载十

连载十

作品名称: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作者:三月楚歌      发布时间:2015-06-02 10:32:38      字数:3543

  把五万块钱给了派出所,算是完成了这笔奖金分配的一部分。杨小龙也想好了,答应了张铁汉拿十五万送给他的家人,这事情是肯定要说话算数的,岜沙人从来不言而无信。虽然他杨小龙长这么大也没见过这么多钱,但张铁汉是个可怜人,可能这一入囵圄便与死亡无异,贪什么人的便宜都可以,不能贪死人的便宜。既然答应了就一定做到。杨小龙是个重信守诺的人。
  第三天,根据张铁汉提供的地址,他便亲自去了一趟四川南充,顺着张铁汉提供的地址找到了张铁汉的家。张铁汉家有妻儿,还有一位上了年纪的母亲。杨小龙说明来意,把十五万亲自奉上。他说:“张铁汉他自己去自首了,托我把这十五万块钱送来给你们。”
  一家人知道这个消息后,哭成了一团。
  杨小龙看得不是滋味。凭直觉,他知道张铁汉不是坏人,但好人却成了杀人犯。
  从南充回来,他也在想,自己稀里糊涂的九年牢狱之灾,连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出狱后竟然有这样的奇遇,不知道是老天爷眷顾,还是阴差阳错。接下来自己怎样生活,怎样工作,他一无所知。但他知道,他应该好好运用这剩下的十万块钱,把日子过好。
  还有他和阿莎的女儿。陈家阿爹一再告诉他不能相认,但这不代表他就不能关心她,爱护她。巴虎已经变成了一个游手好闲的人,长期离家在外,他想他也应该照顾好阿德老爹。
  
  又回到岜沙寨子上,杨小龙在村口遇到一男一女两个外国人正和鲁婧说话。但杨小龙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叽里呱啦的。杨小龙上前问鲁婧,鲁婧说她从村里表演回来,就遇到了这两位从美国来的客人,他们看上了她身上穿着的苗装,问她要多少钱,他们买了。
  这让鲁婧哭笑不得,苗族人的盛装大多是手工刺绣,就算是那火树银花的银饰,也为手工打制,产量相当低。在过去,一个苗族女孩,有一套这样漂亮的衣服,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往往还不是自己一个人的,而是母亲传给女儿的,盛装虽美,便在苗疆,也很难得。
  鲁婧这套衣服还不是她自己的,是政府为了开发旅游配发的。那两个外国人看上了,任她怎么说他们都不愿意放弃。鲁婧无奈地看着杨小龙,她觉得自己实在没辙了。
  鲁婧说:“你救救我吧,我实在没办法了,怎么说他们都不听。”
  杨小龙也无奈地看着鲁婧,说:“我不会说英语,我说了他们也听不懂啊?”
  没想到那位男的美国人说:“我听得懂汉语的,只是水平不是很高。”
  杨小龙说:“你听得懂汉语啊,那怎么不用汉语说话呢?”
  美国人说:“我太太不懂汉语,这位小姐又懂英语,所以就用英语说了。”
  杨小龙说:“美国来的朋友,你好!你们是看上了这位小姐身上穿的衣服了,是吗?”
  美国人说:“是的,我太太非常喜欢,下个月就是她生日,我想买下来作为生日礼物。”
  杨小龙说:“可是,这衣服是这位小姐的,我们中国人有句话,叫君子不夺人所爱。”
  美国人说:“我知道,我知道,我在北京工作了七年了,我很清楚你们中国的很多文化。但是我太太实在太喜欢了,你们中国人也有句话,叫君子有成人之美。”
  杨小龙没想到这老外竟然还是个中国通,连这样的话都可以信手拈来,便只能说:“你说得没错,可是,这衣服是这位小姐的母亲送给她的,是她最珍贵的礼物。”
  美国人说:“哦,是这样啊。那实在是对不起了。”
  然后美国人用英语给他太太交流了一下,他对杨小龙说:“那么,你能不能帮我弄到一件,要多少钱都可以。我太太说,这是她看到的最有特色的,最喜欢的中国衣服了。”
  杨小龙沉默了一下,说:“那么,你们什么时候离开岜沙?”
  美国人说:“我们还会在岜沙呆两天,然后去西江苗寨、贵州好玩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杨小龙想了一会,说:“这样吧,你们把你们住的地方告诉我,两天之内,如果运气够好的话,我希望能够给你们弄到一套,但是我不敢保证,你们看这样怎么样?”
  美国人想了一下,又对他太太说了几句:“那这样就好,谢谢你了,我们等你的好消息。”
  他拿出一张纸,在上面写下他的电话号码和住的酒店。
  杨小龙接过来,说:“好的,我会为你们想办法,祝你们好运。”
  
  两位美国人总算被打发走了,鲁婧说:“你真厉害,我好说歹说半天都没有效果,没想到你几下子就搞掂了。对了,你答应他们想办法,那你有主意了吗?”
  杨小龙说:“没有。”
  鲁婧说:“没有你还敢答应别人,你不知道老外都比较认真么?”
  杨小龙说:“我答应想办法,但没答应一定做到啊。”
  鲁婧说:“嗯,说的也是,谢谢你啊。要没有你,真不知道被他们纠缠到什么时候。”
  
  当天,杨小龙回寨上去看阿德爹,主要也是为了去看他的女儿阿依。虽然回到岜沙,与她已有一面之晤,但他还没有好好地看看她。在镇上的时候,杨小龙一直想到底该不该给女儿买些礼物,思来想去,他只给阿德爹带了壶酒和一些下酒菜。给孩子带东西,怕阿德爹多心。
  杨小龙到阿德爹家时,阿德爹正陪着小阿依在门口的坝子上玩耍,小阿依正缠着阿德爹给她扎毽子。阿德爹扎着毽子,小阿依在一边看,口中念着大人们教的顺口溜:“月光明慌慌,贼子偷酱缸,瞎子看见了,哑巴喊出来,瘫子追出去,一把抓住头发,原来是个和尚。”念完了,她若有所思,歪着头问阿德爹:“阿公,毽子要扎好了没有啊?”
  阿德老爹呵呵笑道:“快要扎好了。”
  阿德爹见杨小龙来了,忙站起来招呼。
  他指着杨小龙对阿依说:“阿依,快叫,这是你阿龙叔叔。”
  小阿依歪着个脑袋,奶声奶气地说:“阿龙叔叔好,我见过你。”
  杨小龙有些机械地说:“你好。”他有些走神,恍惚看到了阿莎。
  阿德爹叫了他两声,他才回过神来。
  阿德爹把手里的毽子递给阿依,说:“阿依啊,毽子扎好了,你拿去玩吧,我跟你阿龙叔叔要说说话。大人说话,小孩就自己去玩去。”
  小阿依懂事地说:“好的,阿公,我玩去了。”
  小阿依绕过门前的一块水田,往远处的田坝子跑去。
  远处的田坝子上,孩子们有的在推铁环,有的在打毽子。
  那个叫小芬的姑娘向她招手:“阿依,快来呀!”
  阿依跑向田埂,像一只自由的蝴蝶。
  阿德爹挪过来一把藤椅,对杨小龙说:“阿龙,你先坐下吧。”
  杨小龙接过藤椅,坐下。
  阿德爹说:“前几天见着你,也没能说上话;这几天你又抓了坏人,立了大功在县里边开会,想和你多说些话也没这功夫,今天你总算来了。这些年来,辛苦你了,孩子。”
  杨小龙说:“阿爹,事情都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只要大家好就好。”
  阿德爹语重心肠地说:“我有错,我一直想向你道个歉,但是一直都没有机会。”
  杨小龙说:“阿爹,你这什么话,你哪里来的错,这事不能怪你。”
  阿德爹说:“你去坐牢是一个原因,还有就是我不该让巴虎娶了阿莎姑娘。”
  杨小龙说:“阿爹,你这话怎么讲?”
  阿德爹叹了口气,说:“他们两个都不喜欢,是我硬把他们拉在一起。结果呢,算了,事情都过去了就不说了。总之,是我对不起你们,害了你,害了阿莎,也害了阿虎。我这把老骨头也就希望把阿依拉扯大,希望你能宽恕我这个做错事的老人吧,这都是没办法挽回的错事。”
  
  杨小龙本想问些什么,突然阿德爹家的马圈里有一匹马伸出头来冲了冲鼻子。他想起十年前自己的那匹大红马,那匹马绝对是一等一的良驹。脚力强劲,通人性。杨小龙曾经骑着它,夺得大小赛马冠军十余个。但因为偷马贼被打死,他坐牢去了,也不知道这马后来怎么样。
  他问阿德爹:“对了阿爹,我想问一下,我走后我那匹大红马到哪里去了?”
  阿德爹突然满面愧色,说:“我正要跟你说呢,你那马被阿虎那个不争气的东西偷偷卖掉了。”
  想起他心爱的马匹,杨小龙不免黯然伤神。
  他突然想起阿莎,又问道:“阿爹,那阿莎呢,她怎么会那么年轻就去了?”
  阿德爹脸沉下来,说:“这个你就不要问了,问了让人伤心,年纪轻轻的,就病倒了。”
  看着老人情绪低沉,杨小龙说:“好了阿爹,我们都不说这些了,过去的就过去了。哦,我想起有件事情,顺便再问一下阿爹,你有没有晓得哪家有银装要卖的,或者哪个地方有卖?”
  阿德爹被这转移的话题拉了一下思绪,想了一下:“银装?从来没听说哪家要卖的,那东西不好做,有的人一辈子就挣得一套。对了阿龙,你要那银装做哪样用?”
  杨小龙说:“不是我要,是两个美国人愿意花高价买。”
  阿德爹说:“哦,我倒是有一件,是你阿妈生前留下来的,我们没有女儿,这衣服就一直留着,不过我想把它留给阿依,如果你要就拿去,估计以后这些孩子都不穿这个东西了。”
  杨小龙说:“倒不是我需要,是代人购买,想问一下谁家要卖。”
  阿德爹突然想起来似的,说:“我想起来了,王二丫头家,有一套,几年前说是要卖,不知道卖掉了没有,走,我们去看看去。那衣服好多年了,他家没有女儿,只是可能丢旧了。”
  杨小龙说:“旧不怕,只要是真银子就成。”
  阿德老爹说:“岜沙人的东西,那肯定假不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