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连载十三

连载十三

作品名称: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作者:三月楚歌      发布时间:2015-06-08 09:54:20      字数:3653

  鲁婧和赵虎还在谈着宰戈新寨事情,到了火车站,两人去岜沙巧妇馆吃早餐。
  巧妇馆的刘三嫂是岜沙本地人。一来岜沙旅游热,火车站修起来之后,小地方一下子人多了起来;二来要把孩子送到镇上中学来读书,精明能干的刘三嫂便盘下这小门面,也没有去什么地方学厨艺,凭着用心经营。做的东西虽然不比酒楼里的有卖相,但有特色,打理得卫生,小店经营有声有色,不要说外地人了,便是本地人,也喜欢到她那里去吃。
  小店目前只有刘三嫂和他男人两个人,平时她儿子放学回家也帮忙。
  刘三嫂见鲁婧和赵虎进来,忙招呼道:“是鲁警官和赵警官,要吃点哪样?”
  鲁婧说:“我的杂酱粉,你呢?”她问身边的赵虎。
  赵虎道:“我来碗土匪面。”
  鲁婧道:“你每次都吃土匪面,也不换换。”
  赵虎嘿嘿笑道:“土匪面大碗,份量足,能吃饱。”
  面和粉很快就上来,两人正开吃,刘三嫂的儿子刘成福背着书包走出来,说:“妈,我上学去了。”刘成福今年十四岁,长得像个女孩子,人比较内向,街坊都叫他刘姑娘。刘成福刚走出店面,一身风尘的巴虎便进来了。刘成福见巴虎,低着头叫了声:“巴虎哥好。”
  巴虎残留着伤痕的脸上,绽出一份骄傲的神气,像一个大人物在对一个小人物居高临下的赏赐。巴虎在岜沙的成年人眼中,是个无所事事,没什么前途的混蛋,成天斗鸡走狗,不务正业;但在小年轻眼中,巴虎却是一个有胆识、有见识,像影视剧中大哥一样的人物。
  巴虎笑道:“是成福啊,这是要去上学吗?”
  刘成福小声说:“嗯。”
  巴虎道:“那去吧,好好学习,要做一个好学生,可不能学你巴虎哥,没哪样出息。”
  巴虎说这话的时候,瞄了一眼店内,显然是说给刘成福之外的人听的。说完这话,他马上对着店里的刘三嫂说:“呀,刘三嫂啊,你这生意是越做越好了,有没有想过请几个小工,扩大规模,我觉得你这店,比外面的讲究多了,如果你到从江去开店,生意会更好。”
  
  进店便是客,虽然岜沙人都对巴虎知根知底,但进店就是客,不互损便是友。刘三嫂也笑着说:“是巴虎啊,你怎么回来了?离开岜沙有一年多了吧?看你样子,在外面发财了吧!”
  巴虎笑笑,轻轻捋了一下头发,说:“刘三嫂见笑了,我这是落难了。”
  刘三嫂说:“谁不知道巴虎是做大事的人,你可真会开玩笑,谁敢惹你呀!好吧,要吃早餐吗,吃点什么?”
  巴虎说:“来碗牛肉面,对了,我现在身上一分钱也没有,要先赊着。”
  刘三嫂笑了起来,说:“说什么有钱没钱的,大家乡里乡亲,算我请你啦。”
  巴虎说:“你是开店的,就为了赚钱,放心,先赊着,我回头还上。”
  说完,巴虎往店里走去,他看了一眼鲁婧和赵虎。赵虎在岜沙已经有好几年了,巴虎熟悉;鲁婧是去年才从警校来的,他不认识。巴虎心下想,这小女警长得真是水灵,看那小脸,看那小身材,不知道有男人没有,要是——他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巴虎开口向赵虎打招呼:“哎呀,赵警官,吃早点啊,一年多没见,赵警官您看上去是越来越有份量了!”
  赵虎倒是反应得快,笑笑道:“你是说我长胖了吧,没办法,缺少锻炼。”
  巴虎说:“不好意思啊,赵警官,开个玩笑。”他看了一眼鲁婧:“这是你新来的同事吧?我都没有见过,赵警官也不介绍介绍,万一今后在路上遇到了,也好打个招呼呀。”
  赵虎正打算介绍,鲁婧自己抢先说了:“我姓鲁,叫我小鲁好了。”
  巴虎一满脸堆着笑,忙说道:“是鲁警官啊,真是幸会,幸会。鲁警官年纪轻轻的,真是年少有为,年少有为啊,又长得漂亮,可能是我们整个丙妹镇有史以来,最漂亮的警察了。”说完这番恭维话的话,忙拉个人证实自己所言非虚,又对赵虎道:“你说是不是,赵警官?”
  正说着话,一位年轻的苗族妇女,带着一个八九岁的男孩进店来。那妇女头戴着黑色的头帕,穿着两袖宽大的黑色花边裙子,是岜沙一带最普通的妇女打扮。那小男孩穿着黑色的褂子,看上去虎头虎脑的。妇女刚到店外,就问小男孩:“你想吃哪样?”
  小男孩说:“阿妈吃什么,我就吃什么,不过我想加个鸡蛋。”
  妇女对刘三嫂说:“来两碗酸汤面,孩子的给加个鸡蛋。”
  刘三嫂笑吟吟道:“两碗酸汤面,一碗加鸡蛋,好咧,你们先坐等几分钟。”
  那妇女的声音吸引住了巴虎,他一直看着他们。妇女也瞧见了巴虎,但她马上故意装着什么也没看见,捡了离巴虎很远的一个位置坐下来,并招呼孩子:“来,我们坐这边。”
  这妇女便是阿娥,而这个孩子,就是传说中巴虎的孩子。但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鲁婧和赵虎很快吃完了,两人先回了警局。巴虎这面吃得突然一点兴致也没有,虽然他很饿,但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却一点食欲也没有。他想听听旁边的这对母子说些什么话,但他们什么也没说。巴虎吃着吃着,他很想把碗端到母子俩的对面去,但他终究没有这么做。
  
  七八年前,巴虎时不时还去找阿娥闹,让阿娥把孩子带回来跟自己。和阿莎结婚非他所愿,还说并不是他巴虎娶了阿莎,而是老头子的一厢情愿,跟他无关。阿娥明确告诉他:不管我们之前是哪个样子的,也不管你有没有结婚,有没有其他女人,但是阿娥结了婚,有了男人,就不可能跟你再有哪样了,你要再乱说坏我名声,影响我家人,阿娥大不了一死。
  阿娥是铁了心的,巴虎没办法。但他终究不死心,后来又到处说阿娥的孩子是他的种,风言风语传得路人个个捕风捉影。有一天,阿娥的男人找到了他,直接把一杆冰冷的枪管抵在他脑门上,义正言辞地警告巴虎:阿娥是我的女人,孩子是我的孩子,自从走进我家那一天开始,他们就是我的生命。不管你哪个天王老子,也不管是因为哪样,如果你要再乱说,我的枪会打破你的头,这是让一个人闭嘴最好的办法。从现在开始,我不想听到乱七八糟的话!岜沙男人,说到做到。岜沙男人的枪,不是乱对人的,从那时候起,巴虎才再也不敢乱说。
  那男孩发现巴虎在注视着他们,轻声问母亲:“阿妈,那个人为哪样一直看着我们?”
  妇女轻声对他说:“不管他,我们吃我们的粉。”
  母子俩总算吃好了,结过帐,往大街上走去。
  原来今天是赶集的日子,街上从各地赶来的人们,都在忙活着各自的事情。跟其他小镇一样,管理比较混乱,反正地方也不大,卖货的都赶在一块,所以大街上有牵着黄牛的,有挑着篾货的,有卖菜的,也有卖猪仔的,时不时在轰闹的人群声中,还传来羊子的咩咩声。
  妇女拉着小男孩汇入人流中,巴虎和刘三嫂打了个招呼,无非是赊的钱,过几天还上的话后,也尾随着出去。到底为什么跟随他们母子,跟上了又能怎么样,巴虎不知道,只是尾随而已,或者仅仅是想多看一眼他们,毕竟已经很长时间没见着他们了,尤其是孩子。
  在人流中,阿娥突然转过身来,巴虎有些措手不及:“你跟着我们要做哪样?”
  巴虎不知道怎么回答,说:“我没有跟着你们,我也是在走路。”
  阿娥说:“跟你说多少遍了,现在我的一切跟你都没有关系,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请你不要再来烦我过日子了,这样对你不好,对我也不好。”
  说完,阿娥拉着孩子继续往人流中汇去,人流一下子淹没了他们的踪影。巴虎站在人流中,突然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去。阿娥和孩子,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一件不可能再挽回的事情。
  
  杨小龙的“岜沙枪手部落藏品交易中心”,每逢赶集,也格外热闹。若是平时,只是外地游客光顾,但在赶集的时候,十里八乡的其他苗族人,会把自己家里的旧货拿来,说不准能换些钱。对于很多土著的苗族人来说,对于祖传下来的东西,他们都有一个概念,叫:老东西。有的会留作纪念,有的觉得没有留下来的价值,送人也不惜,能卖些钱,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了。譬如像那“百鸟朝凤”的苗绣被子,外地藏家视若珍宝,但对他们本地人来说,已经是太陈旧,不能再用的东西而已。苗族人,在器物上是实用主义者。他们觉得应该珍藏的,是古歌,是山歌,是口口相传的故事。他们不会收藏这些古旧东西,他们会觉得,跳舞、芦笙、斗牛都比这些有趣。
  杨小龙正在看一位苗族阿爹给他送来的“老东西”,老东西都装在一个苗布做成的黑色背包里,杨小龙让阿爹坐好,然后在桌上一件一件地拿出来,有木梳,有银手蜀,还有一些苗绣的裙子。杨小龙看来看去,大概估了一下价,说:“阿爹,你这些东西,都没有大件东西,像梳子和这手蜀,做工都比较糙,但是纯银子,一梆啷算,五百块钱,我不会让你吃亏。”
  苗族阿爹说:“你说是多少就是多少,反正我也不懂,能换点钱打酒喝就高兴。”
  杨小龙当即付钱给苗家阿爹。刚付好,鲁婧就进来了。她穿着警服,看起来英姿飒爽,手里提着一袋桔子,笑吟吟地说:“杨老板,看样子你生意不错啊,又收到什么好东西了?”
  杨小龙笑着说:“哪有收到什么好东西,鲁警官今天有空啊?”
  鲁婧说:“我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许叫我鲁警官,我叫鲁婧,你可以叫我小婧,也可以叫我小鲁,要是你觉得别扭,实在不行叫鲁婧也可以,就是不许叫我鲁警官。”
  说着,把桔子放在桌上:“街上看到新鲜的桔子,和你分享一下。”
  杨小龙说:“那谢谢你了,你随便找个地方坐,地方有点乱。”
  鲁婧看到杨小龙手里的手蜀,问:“这是刚才收的?”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