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连载十四

连载十四

作品名称: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作者:三月楚歌      发布时间:2015-06-21 17:53:13      字数:3393

  杨小龙说:“嗯,就刚才那个阿爹拿来的。”
  鲁婧拿过来,这手蜀上纹满了太阳和鸟,虽然显得陈旧,但不掩其品质的精良。鲁婧试着把它戴进自己的手里,不大不小刚刚好,看起来她十分喜欢。她抬起头来,问正在清理其他东西的杨小龙,说:“你收了多少钱,能不能把它转让给我,我很喜欢。”
  杨小龙抬头来,似乎没反应过来:“啊?哦,鲁警官要喜欢,送你。”
  鲁婧说:“你叫我什么?”
  杨小龙说:“鲁警官。”
  鲁婧说:“我告诉你多么遍了,不许叫我鲁警官。”
  杨小龙憨厚地笑笑,说:“哦,小鲁同志。”
  鲁婧笑了出来:“你能不能不要叫同志两个字啊,叫我小婧吧,大家都这么叫的。”
  杨小龙说:“好,你要喜欢,就送给你了。”
  鲁婧说:“你这是送给小婧的,是私人赠送,不是送给鲁警官的,不然就有行贿的嫌疑了。”
  杨小龙说:“是,这是送给小婧姑娘的。”
  鲁婧开心地笑:“这还差不多。”
  套在手上,左右晃了晃,说:“真好看。”
  
  岜沙人本来就不善正式的交流,何况杨小龙又在监狱里呆多年,语言表达上有些欠缺。
  两人正说着,阿德老爹背着一袋米进来,杨小龙见了,说:“阿爹,您来了。”
  阿德爹说:“我来赶场,买点东西,前几天打了担糯米,我和阿依两个人也吃不完,就给你背了一点,看你一个人,虽然做了这么大个生意,也辛苦得紧,平时没少累吧。”
  杨小龙把米接过去放下,说:“阿爹你真是想得周到,只是我一个月也没自己做一回饭。”
  阿德爹说:“怎么不做饭吃,那你到哪里吃饭?”
  鲁婧说:“他喝西北风。”
  阿德爹呵呵笑,说:“鲁警官就是爱说笑。”
  几人随便说了会儿话,一会儿赵虎过来找鲁婧,说是有人要开什么团委的证明。见到阿德老爹,赵虎说:“阿德老爹,你来赶集啊,我刚才碰到你家巴虎了,你还没遇着他吧?”
  阿德老爹半信半疑地问:“你是说巴虎回来了?”
  赵虎说:“是啊,我刚才吃早餐的时候,碰着的。和鲁警官一起,是不是小婧?”
  鲁婧并不认识巴虎:“啊?”继而又反应过来:“你说是我们吃早餐时遇到的那个男的,对对,是遇到了,只是我不知道就是阿德老爹的儿子,仔细一看,长得还真有点像。”
  阿德老爹一听,忙拿起自己的东西,说:“那我得回去了,家里只有阿依一个,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跟其他人出去耍了,家里没人。”鲁婧和杨小龙都有些不解,岜沙人又从来不锁门,反正巴虎是自家人,到了家自己进屋去就是,何必这么急着回去。但是也不好多问。
  
  巴虎在阿德老爹那里,是有前科的。虽然是他儿子,但在他看来有这个混帐的儿子还不如没有。几年前,他不在家,巴虎没钱花了,竟然把他的大米拉出去卖了。岜沙的人均土地本来就不多,长期以来,岜沙一直风调雨顺,今年的收成,除去人的口粮,喂养些家禽外,基本上刚好接到来年。巴虎这么一卖,在青黄不接的季节,家里的米竟然不够了。阿德老爹在冬天的时候,只有烧了几窑子炭,驾着马车把炭拉到城里卖了,才买米拉回去。不然,爷儿俩过年都没有米下锅。
  阿德老爹从杨小龙的店里出来,什么事也不做就直接回寨上去。
  岜沙人从来不锁门,巴虎回到家,径直找个房间睡觉。阿德老爹来到村口,见到阿依和几个小女孩在玩耍,问阿依:“有没有见着你阿爸回家?”阿依说她一直没回家,不晓得。
  阿德老爹回到家,往房间里一看,见到睡得鼾声如雷的巴虎,没说什么,轻手轻脚的带上门,想着巴虎很久没有回来了,虽然这娃子不争气,净干些让人挂嘴的事情,但怎么说也是他的儿子。老伴十多年前去世,临走前最挂心的,也就是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想着水田里有不少鱼,他决定去捞一些回来,晚上煮一锅鱼,算是欢迎这个回家的孩子吧!
  傍晚的时候,巴虎才起来,阿德老爹煮好了饭,又烧了一锅香喷喷的鱼。
  巴虎一边伸着醒后舒展的懒腰,一边说:“啊,这是什么,好香啊?”
  可爱的阿依歪着脑袋问:“阿爸,你醒了,阿公烧了好多的鱼。”
  巴虎揪揪阿依的脸,说:“是吗,这么久没有见到阿爸了,有没有想你阿爸啊?”
  阿依说:“有啊,我每天都在想阿爸,每天都在问阿公阿爸哪个时候才回来呢,你不信你问阿公,是不是啊,阿公?”阿依大声问在另一间屋里的阿德爹,以示自己并没有说假话。
  阿德爹大声说:“是,阿依天天念着你。”
  阿依骄傲地说:“你看是不是?我每天都在想阿爸。”
  虽然巴虎心知肚明,阿依并不是他的孩子,打心眼里他也不喜欢阿依,如果不是因为阿依,他根本就不需要娶她的阿妈,也不会让阿娥带着他的骨肉嫁了别人,但是每当他看到这个孩子,就生不起气来。阿依的笑像水,眼睛像月亮,声音像花,都是无法让人生气的。
  
  吃饭的时候,阿德爹委婉地问巴虎,这些年在外面都干些什么,脸上为什么会弄伤了。巴虎手不经意地抚了一下脸上的伤痕,被黑龙他们乱拳打一顿之后,虽然当时他拼命地抱住头,但左脸还是被擦伤,肿了拇指大小的一块。额头还擦破了皮,贴了块狗皮膏药。
  巴虎轻描淡写地说:“就是跟朋友做生意,做生意嘛,忙,所以没回家。我这脸上的伤,就是不小心出了点车祸,翻车了,死里逃生,突然觉得很想家,很想岜沙,就回来了。”
  小阿依说:“阿爸,是不是很痛啊?”
  巴虎笑了笑,说:“不痛,阿爸是大人,不怕痛。”
  小阿依说:“我阿爸真勇敢。”
  对于巴虎的话,阿德爹半信半疑,但回来,并且又没有惹什么事,总是很好的。对于巴虎,他是比对小阿依还不放心。阿依虽然小,不懂事,但也干不了什么坏事,巴虎呢,搞不好天大的祸事都能闯出来。前些年,还伙同外面的人在岜沙打野猪,险些被捉去关牢。近几年,寨上的几个姑娘,据说跟巴虎一起出去就被他卖给别人当老婆了,传得风言风语的。只是大家都没有什么证据,那些姑娘又一个都不见回来,这件事也不知是真是假。但是巴虎,确实让老人操心。
  阿德爹总是多留一个心眼。岜沙人知道,无风不起浪,哪有白嚼的舌根子?
  阿德爹不知道说什么,给阿依夹了一筷子的鱼,阿依说:“谢谢阿公。”
  阿德爹突然说:“阿龙回来了,你有时间,去看看他。”
  
  第八章
  那几年香港电影古惑仔特别火爆。全国大街小巷,年轻人的衣服裤子上,都印着郑伊剑和陈小春的头相。哪怕是在丙妹镇这种小地方,说起陈浩南和山鸡的光辉事迹来,那些十几岁的孩子们也人人津津乐道。在上课的时候,有的学生为了学习陈浩南的威武纹身,竟然用圆珠笔在自己的胳膊上先画出图案,然后拿着大头针用火烧红消毒,往皮肉里刺,疼得咧牙咧嘴,也坚持不懈,看见星星点点的血流出来了,然后拿钢笔上的蓝墨水滴上去,墨水通过刺伤的皮肉渗进去,几天不用洗,当皮肉长起来的时候,纹身就成了。那时候,十有八九的男学生都有过尝试纹身的光辉历史。
  李苟子是丙妹中学初三一班的学生,今年十四岁,长得黑乎乎的,发育特别好。学校举办运动会,五千米长跑,起跑的口哨早就响了,参赛的其他同学已经跑了很远。李苟子不紧不慢,突然离开起跑线,说是口渴了,先喝杯水。他的举动让班主任焦急不已,本来指望着李苟子为班级争光,没想到他居然不放在心上,一个劲地催促他。
  李苟子嘿嘿地笑,说:“老师,你别急嘛,如果我拿第一了,有什么奖励?”
  班主任说:“你想要什么奖励?”
  李苟子说:“你保证考试给我打及格。”
  班主任说:“万一你考零分,我怎么给你打及格?不行。”
  李苟子说:“那我不跑了。”
  班主任说:“这样,虽然保证及格是不行的,但我可以在你考试的成绩上加上10分。”
  李苟子想了一下,说:“加20。”
  班主任看其他选手都跑那么远了,再不跑估计就没机会了。
  裁判也在问:“你到底还跑不跑?”
  班主任说:“加20就加20,还不快跑。”
  李苟子说:“说话算数!”
  班主任说:“算数,快跑,拿不到名次减你二十分。”
  李苟子把脚一甩,鞋子脱掉,突然像一股风一样直接往前方飚去,起跑的李苟子用的就直接是百米冲刺的速度。在旁观的人们摇头不止,就他这样最多撑两百米就跑不动了,哪能跑五千米?所有人万没想到的是,很快李苟子就把前面的学生赶上了,让拿着话筒的那老师激动不已:“超了,超了,4号选手李苟子同学,居然迅速地赶了上来,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场外突然都喊起了一个名字:“李苟子,李苟子,李苟子!”
  谁也没有想到,李苟子从起跑到冲刺,一直用的是一个速度,当冲过终点的时候,他居然还脱起外套,露出一身的排骨在地上边跳边叫,李苟子的神奇让全校师生无不拜服。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