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连载十六

连载十六

作品名称: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作者:三月楚歌      发布时间:2015-06-24 11:49:43      字数:4452

  这件事情之后,王石头依然是那个独行侠式的优秀学生,李苟子还是那个精力旺盛,喜好惹事生非的少年。但是李苟子没有再惹王石头,虽然这件事情让他觉得很憋屈,也想找机会报下跪之仇,但王石头的脾气他已经领教,他唯一担心的事情是,王石头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如果这样的话,他肯定会丢面子,被其他同学笑话。但王石头还是够义气,一句话也没有漏出去,前几天他还忧心忡忡,但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之后,他也有意放过王石头。
  大概相安无事过了半个多学期,两人又开始摩擦了。
  王石头他们班文艺委员肖小小,是男生暗地里评的校花。
  公认的漂亮女生,自然爱慕者不在少数。时不时,肖小小总会在书包里,抽屉里,甚至书本里,发现那些令她不快的小纸条,或小情书。大部分没有署名,偶尔有几次署名的,放眼看去,都是些调皮捣蛋、很不安分的坏学生。十四五岁,正是情窦初开,面对众多的追求者,难免也会有所心动。但肖小小自视甚高,她不想在那些学习成绩差的男同学身上浪费时间。她知道自己会上好的大学,只有学习好的男生,才配得上和她肖小小交往。
  女孩子们在一起,也会像男孩子们在一起一样,讨论到帅气或有个性的男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王石头成为女生们反复提到的名字。
  肖小小突然发现,自己也开始注意王石头了。但是王石头总是不修边副,一副很难接近,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他越冷漠,越激起了肖小小的好奇心,甚至肖小小发现自己竟然开始有些喜欢王石头了。她主动走近王石头,常常是探讨学习问题,面对她冥思苦想的问题,王石头似乎每次都不怎么当回事,三下五除二就说清楚了,她在心里对王石头更是佩服。
  李苟子知道很多人在追求肖小小,看王石头又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他打算捉弄一下这对狗男女。为此,李苟子给肖小小递了几十次情书,并且还让身边的智囊团都发挥了才华,情书写得花样百出。有全错别字版的、有英文版的、有古文版的、有诗歌版的、有白话版的、有幽默版的、有深情版的、有中西结合的,写的情书都够出版一本书了。肖小小收到情书后,原本打算扔掉,没想到看到署名是王石头。默默的,就这样收下了,并且不由自主的向王石头靠近,只是谁也没把这事说破。肖小小在王石头的情书中,享受一种情窦初开的喜悦。
  当然,这件事情只有李苟子一个人知道,对外他就说,是他要追求肖小小。
  
  上次的假炸药事件,也让李苟子见识了王石头的难缠,这件事情要是告诉别人,难保不会传到王石头耳朵里。所以,在肖小小看来,是王石头在给自己写情书;在李苟子的死党们看来,是李苟子一直追求不到肖小小。有一天,有一个同学看到肖小小和王石头走在一起。就来告诉他,说:“苟子,苟子,我跟你讲,我终于晓得你为哪样追不到肖小小了。”
  李苟子说:“为哪样?”
  “因为肖小小有男朋友了,就是王石头。”
  知道这个消息,李苟子心里很不是滋味,本来就想捉弄一下,没想到真帮王石头成其好事了,肯定是那些情书的威力。李苟子,你他妈的搞的哪样鸡巴破事!王石头,这个名字太让他刻骨铭心。身边的其他同学不明白其中道理,直说王石头算什么东西,也敢跟你争!
  李苟子被说动了,决定自己追求肖小小,其实他就是想看看王石头什么反应。
  写了很多情书,署名李苟子,但没有任何的反应。一天,王石头和肖小小放学后,一起离开学校。走在路上,李苟子和几个男同学便上前来,问肖小小,有没有收到写给她的情书。
  肖小小说:“收到了,但我没看,全部扔了。”
  李苟子说:“你哪样意思,就算拒绝人,也说一声表示尊重吧?”
  肖小小说:“我没有回信的义务。”
  李苟子说:“你是看不起我了?”
  肖小小说:“随便你怎么想,我不想认识你。
  李苟子说:“为哪样?“
  肖小小说:“不为什么,就是不喜欢。”
  李苟子说:“有男朋友了吧!”
  肖小小说:“不用你管。”
  王石头说:“我们走。”
  肖小小跟着王石头走。
  李苟子说:“没说清楚,怎么就走了,明显看不起人嘛。”
  王石头怒了,说:“看不起你,怎么的,想怎么样?”
  李苟子说:“关你屁事,我又不是找你的?”
  王石头说:“听着,我不想惹事,但也不要惹我。”
  李苟子说:“谁惹你了,我就是想追小小,你不服气吗?”
  旁边几个男同学哗地笑起来。
  王石头说:“听着,肖小小是我女朋友,从今以后,不许骚扰她。”
  王石头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愣住了,李苟子罢罢手,说:“行,你厉害。”然后招呼其他人:“走吧,搞了半天没哪样意思,早就是别人的人了,这件事到此为止。”
  王石头和肖小小走了一段,王石头没有说话,肖小小忍不住问:“你刚才说的?”
  王石头说:“不好意思啊,他们几个都不是什么好人,我不想他们再骚扰你,没经过你同意我就那样说,希望你不要介意。”
  肖小小低头走了几步:“那你说的,那些,是你心里想的吗?”
  王石头说:“嗯。不过,我知道我们是学生,应该努力学习,我不会打扰到你的。”
  肖小小说:“嗯,我相信你。”
  王石头说:“嗯,我也相信你。”
  不过,王石头和肖小小并没有捅破那层纸,真正的谈恋爱。王石头这个人就跟这名字一样,虽然在学习上聪明过人,但对女孩子的心思一点也不了解,憨头憨脑的就是一块石头。
  只是没想到肖小小是王石头女朋友的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传遍了丙妹中学。
  那天,肖小小和王石头同时被分别通知,校长找他们有事。王石头莫名其妙地推开校长办公室的门,班主任也在场,肖小小已经在那里正襟危站,王石头朝她看了一眼,肖小小给他使了个高深莫测的眼色,王石头一时没洞察玄机,愣头愣脑地问:“校长,你找我有事?”
  校长说:“王石头啊,想问你一个问题,务必要如实回答。”
  那校长是个矮个子,肥敦敦的,把裤腰扎得很高,灰色的大裤子差不多抵达胸部,福发得严重超标,似乎从头到大腿之间,垒起了壮观的青藏高原,属于自己看不见自己脚尖的那一类。校长头发稀疏,已经濒临沙漠化的危险,但没有头发并不代表没有发型,依然把仅存的那几根梳得油光水滑,根根精神抖搂,颇有点输数量不输精神的感觉,十分悲壮。校长是个近视眼,那金边的眼镜,目测有好几公分厚,看书的时候,透过镜片,看人的时候,就把头往下勾,眼球往上抡,目光从镜片的上方穿过来,直接看人,让人很不明白为什么。
  校长喜欢打篮球,别人打篮球是跑的,他打篮球是滚着的。人们说,校长走起来像企鹅,跑起来像刺猬,停下来像一根装撑了的麻袋,都不是什么优雅的比喻。
  但这校长却是个可爱的校长,平时还经常和学生打成一片,谁也不怕他。为了让学生好好学习,他甚至起得比学生还早,站在校门口,对来上学的同学们说:“今天要好好学习啊!”
  王石头说:“校长,是什么事啊?”
  班主任正欲开口,校长一抬手阻止了他,自己说:“王石头啊,你是我们学校的种子,是少数几个有然望考上县重点高中,甚至有希望去州重点高中的学生,所以,我们,也就是我,你们班主任,还有你的父母都希望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努力学习,考上好的学校。”
  王石头很是纳闷,校长叫我来,总不会就说这些吧。问:“校长,你到底想说什么?”
  校长愣了愣,扶了一下眼镜,说:“嗯,这个,王石头同学,我主要是说啊,我们都是希望你好,当然了,还有肖小小同学,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们好,你们要理解。”
  王石头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校长,你怎么说我怎么听不明白了呢?”
  校长说:“哦,那我就直接问你一个问题啊,你要如实回答。你和肖小小同学,或者肖小小同学和你,是什么关系?”
  王石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我们,我们是同学关系啊。”
  校长说:“就只是同学关系吗?”
  王石头轻描淡写地说:“要不然呢?”
  校长说:“你们就没有,没有搞对象?”
  王石头说:“搞对象!搞什么对象?
  校长说:“意思,这个意思就是说,你们没有谈恋爱?”
  王石头略感惊讶,说:“啊?搞对象,没有啊。我们说好了,不影响互相的学习。”
  校长满意地点点头,说:“嗯,那就好。不,不对,为什么外面都在传你们俩在谈朋友的事情,无风不起浪。肖小小,你来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女同学,是不可以说谎的。”
  肖小小说:“校长,就跟王石头同学说的一样,我们说好了,不影响互相的学习。”
  王石头说:“唉,校长,我明白了,是李苟子那班孙子搬弄的是非吧。”
  校长说:“王石头同学,怎么说话呢,谁是孙子,注意言谈用语!”
  王石头说:“对不起校长,肯定是他们搬弄的是非。这件事情呢,是这样的,那班孙子”——校子打断了他:“又说谁孙子呢?”
  “对不起校长,我的意思是说,他们想追求肖小小同学,想扰乱人家平静的生活。肖小小同学是好学生啊,将来也肯定能考上重点高中的人,当然肯定绝对不愿意和他们狼狈为奸,同流合污了,所以他们就来找麻烦,我看不过去,为了让他们死了这条心,就对他们说肖小小同学是我女朋友,让他们今后离她远点,不许再骚扰她!”
  校长听得半信半疑,转头问肖小小,说:“是这样吗?”
  肖小小连连点头,说:“嗯嗯,真是这样!”
  校长很满意地背起手,说:“那说明,你还是见义勇为,哦,不,是助人为乐啦!”
  王石头说:“是的校长,就是这样。”
  校长说:“王石头同学,虽然你这种帮助同学的做法值得表扬,但这种方式却不妥当,尤其是你们这个年纪,就说肖小小同学是你女朋友,有点过头了,也难怪会引来是非。如果真像你们所说的,希望你们从今以后,互相帮助,努力学习,为了你们的理想共同努力奋斗。”
  
  校长训完话,肖小小和王石头走出来,心情七上八下,也不知道自己和对方到底是什么关系。在校园的走道上,两人欲言又止了半天,肖小小说最后先开了口:“谢谢你啊。”
  王石头说:“谢我什么?”
  肖小小说:“谢谢你帮我说话。”
  王石头说:“我没有帮你说话啊!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给你惹了麻烦。”
  肖小小说:“不,是我给你惹了麻烦,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
  王石头说:“那算了,扯平了,不说这些了。”
  肖小小笑起来,说:“好,对了,问你件事,平时你都不喜欢说话,为什么在校长面前,你那么能说?”
  王石头说:“不是不会说,是废话懒得说。在校长面前,为了开脱罪责,不说不行。”
  肖小小笑起来,正要说些什么,刘成福一惊一乍地跑过来,说:“石头。”
  王石头问:“怎么了?”
  刘成福看了一眼旁边的肖小小,说:“校长有没有叫你们去办公室?”
  王石头说:“叫了,刚从校长室出来。”
  刘成福说:“那,有没有被处分?”
  王石头说:“没有啊,怎么了?”
  刘成福说:“刚才我路过,看到李苟子他们凑成一堆,在说你和小小的事情,说你们俩这次有好戏看了,我一打听,才知道是你们俩谈恋爱的事情,有人告诉校长了。”
  王石头说:“谈恋爱?又是这帮孙子!”
  肖小小说:“他们还说什么了?”
  刘成福说:“他们在说,等着看你们的好戏。”
  肖小小说:“这些人真是过分,真该教训教训他们。”
  王石头突然很豁达道:“算了,反正也没什么麻烦,就让他们得意去吧。”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