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连载十七

连载十七

作品名称: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作者:三月楚歌      发布时间:2015-06-25 16:14:17      字数:3614

  那几天,李苟子他们一直在关注着学校的广播和公告栏。一到下课,几个人就凑到一起,满是疑惑地讨论,怎么王石头和肖小小还不被全校通报批评?真他妈邪门了,上学期有两个人谈恋爱,被人举报,结果两人被通报批评,在广播里广播了一个星期。王石头可是亲口说的,肖小小是他女朋友,难道?大伙顿时产生了怀疑,莫非身负重任的杨勇志没有去举报?
  杨勇志是一个生性活泼的学生,学习成绩差,一天天就跟着李苟子他们一窝子混日子。他这人平地比较八卦,干什么事只要有人一怂恿就不顾后果,报告校长这件事通过公推直选,杨勇志背负起了重任。面对众人的疑惑,杨勇志说:“我发誓,我真的亲口跟校长说的!”
  李苟子说:“你真的说了?”
  杨勇志说:“千真万确,当时校长还说,没想到好学生也做坏事,他一定会查到底。”
  李苟子说:“但是为哪样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围观者也说:“是啊,为哪样一点反应也没有?”
  杨勇志百口莫辩,这种事情在丙妹中学如果校长知道了,居然没有引起轰动,这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大家又怂恿他去问校长到底怎么回事。虽然他打心眼里一万个不愿意,作为学生谁敢有事没事去找校长,但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又说杨勇志机智能干口惹悬河,这种事情非他莫属,整个学校也只有他敢干这件事。杨勇志又被说动了,去问校长。
  校长知道他的来意后,很是郁闷,说:“你一天有事没就,就专门爱管闲事是不是?他们就算谈恋爱了,也比你们强,他们学习好,考重点高中没问题,但是你们呢?”
  杨勇志讨了没趣,怏怏下来。这件事让李苟子他们很是气馁,这校长是不是变风格了。
  事实上,这件事情也不能怪杨勇志,更不能怪校长。当初校长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是火冒三丈,岂有此理,两个尖子生怎么能谈恋爱呢?他本来气得直说:“要严肃处理,一定要严肃处理!”并迅速把班主任叫过来了解情况,但班主任说:“校长啊,这件事可大可小,十几岁的小男生小女生,情窦初开,有好感是正常的,谈恋爱虽然是极端的错误,严肃处理,严厉批评也是应该的,但是肖小小和王石头,都是学校的种子学生,如果真的严肃处理了,他们丢了面子,觉得在学校呆不下去了,要求转学,他们这种学生,其他学校肯定欢迎,到时候万一转走了,我们学校的升学率谁来保证,全校就他们俩最能指望!谈恋爱也不会闹出多大的事情来,干脆低调处理,点到为止,只要让他们明白恋爱是不对的,作为学生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就可以了,学校的升学率要紧。”
  班主任一语惊醒梦中人,校长暗自庆幸,不然真如班主任所言,批评事小,学校损失就事大了。本校一年考上县重点中学的人就那么几个,如果再损失他们俩,后果不堪设想。
  事情到了现在这一步,李苟子只能暗自激励自己:“王石头,你他妈给老子等着......”
  
  第九章
  杨小龙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虽然平时看起来门可罗雀,顾者寥寥,但干这一行的人都知道,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营业几个月下来,杨小龙一共收到了几件全套的银饰,卖给来旅游的外国人,一套就赚了四五万块钱。更让他赚大的是,收到了两幅百鸟图,一幅卖给了一个日本人,十八万;另一幅卖给了一个韩国人,二十三万,但他收购时,也就几千块钱而已。杨小龙生意做大的时候,他就想,不能总等着生意上门,他要去找生意。
  怎么找,一般来说,有这些老东西的,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人,现在的年轻人,不会有这些东西。便是有,也因为不懂得它的价值,嫌老旧而丢弃。很多的老年人,又因为年纪大出门不方便,都懒得来赶场了,也多半不知道杨小龙在收购,要想把生意做到更大,就要下村里去,亲自到每家每户去问。但是就他一个人,如果出门了,就没有人照看店面了。
  杨小龙决定聘请一个营业员,这是扩大经营的必由之路。
  他把这个想法给鲁婧说的时候,鲁婧笑着说:“那你请我好了。”
  杨小龙当她是笑话,说:“你可是吃着皇粮给政府干事的,我这里图什么。”
  鲁婧说:“图你人好呗。”她看到杨小龙一愣,不觉脸也红了起来,又补充道:“我的意思是你能干,肯定能把生意做大,如果你发财了,我不是也跟着沾光发财么?”
  杨小龙说:“别开玩笑了,我说的是真的,想找个人看门面,这样我就自由了。”
  鲁婧说:“现在找工作的人那么多,你就张贴招聘启示,保准过不了几天,就找到了。”
  杨小龙其实不想在门口贴张招聘启示,岜沙是个小地方,丙妹镇也大不到哪儿去,就算到从江去招人,也未必能招到称心如意的。他跟鲁婧说的意思是,希望她能在网上给他挂个招聘启示,这几年岜沙名声在外,说不准还真有高手来加盟呢?他觉得招人不能不想远一点。
  他把意思告诉鲁婧,鲁婧略有惊讶,说:“嗨,没想到你还想得真远,行,明天我就给你挂上,不过有时候也不能忽略了本地方,这几年从江在外面有出息的人可不少,我觉得你做的这个最好还是本地人,熟悉民情民风,又懂苗族语言最好,不要舍近求远得不偿失啊。”
  
  杨小龙在门口贴了张招聘启示,鲁婧又给他在网上发布信息。丙妹镇确实是个小地方,招聘启示挂上去之后,找工作的人倒不少。尤其是那些识得几个字的大爷,大妈,老得满脸千沟万壑了,依然张着一口漏风的牙过来问:“阿龙啊,你是不是招人看店啊,招我呗。”
  有的还说得一套是一套,你收的那些东西,都是我们苗族人的土八路,我肯定比那些年轻的娃娃仔识货。有一位老阿妈更是搞笑,来你这里工作,能不能中午的时候回家做饭,我孙子在读书,得给他做饭吃。杨小龙面对来者,苦笑不得。但也只能一一解释清楚。
  杨小龙被老阿爹老阿妈问得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嗲得流汁的声音传过来:“阿龙哥,你看我怎么样?”杨小龙循声望去,是一个穿着时髦的女子,浓妆艳抹,花姿乱颤,风情无边。
  这女子叫杨光艳,熟识的人都叫她阿艳。阿艳是丙妹镇的名人,在镇头上开了家发廊,据说跟丙妹镇至少一百个以上的男人睡过。阿艳已经三十出头了,有过短暂的婚姻,但男方因受不了流言蜚语结束了婚姻。阿艳并没有汲取失败婚姻的教训,依然一幅风情万种的样子。
  杨小龙呵呵地笑了起来,说:“你自己都是老板娘,我哪里请得起你啊!”
  阿艳笑得很勾引,说:“我那算哪样职业呀,起早贪黑一年,还比不过阿龙哥你半天功夫呢!再说,我也不是图你的高工资啊,就是想跟你混,像你这么有本事的人,踏实。”
  杨小龙听得浑身不自在。
  阿艳以为,杨小龙是坐过牢的人,又老大不小了,没有哪个正经的女人愿意跟他。虽然有些美中不足,但如果杨小龙愿意的话,她还是愿意委屈一下自己的。
  杨小龙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有憨憨地笑。
  阿艳说:“阿龙哥,你这是哪样意思嘛,你是嫌我不够好,上不了台面吧!”
  杨小龙说:“哪里,只是我这个店不热闹,怕你也呆不住啊。”
  杨小龙正说着,巴虎走过来。阿艳见巴虎,忙讨好地说:“阿虎哥,你回来了,哪个时候回来的,回来了也不来找我!是不是在外面发了大财,把我也忘记了?”
  巴虎对阿艳知根知底,用句道上的话说,巴虎知道阿艳的深浅,阿艳知道巴虎的长短。所以他也不用对阿艳客气,直接说:“闭嘴,我找阿龙有些事,忙完了去找你!”
  阿艳乖乖的闭嘴,离去时不忘对杨小龙说:“阿龙,跟你说的事,好好考虑考虑啊!”
  阿艳走远了,人都散去了。巴虎说:“我昨天回来,听说你出来了,过来看。看样子你混得不错,刚出来不久就自己有事做了,这是件好事啊!”
  杨小龙说:“出来我就去村里,去过你家,听阿德爹说你都在外面做事,应该还不错吧。我出来也不晓得搞哪样好,为了混口饭吃,就随便找件事来做。这些年,你还好吧!”
  巴虎说:“还好,怎么说都还活着嘛。”
  杨小龙觉出他话里的怪味道:“你怎能这么说呢,难道过得不如意吗?”
  巴虎说:“不如意!早知道我就去坐牢了,也用不着过得这样窝囊。有的时候我不晓得,是该感谢你当年的勇敢承担,还是恨你这样做的自私。坐牢了就可以哪样都不用管了,都推干净了。”
  杨小龙说:“事情都过去了就不要提了,只是因为当年年纪小,不懂事。”
  巴虎说:“这些年,我过得一点都不痛快。我觉得去坐牢的人不是你,是我!”
  杨小龙说:“阿虎,你这是哪样意思?”
  巴虎说:“我来找你,当然,好多年没见了,就想看看你怎么样了,但是一看到你,我就不爽!我并没有觉得我欠你的,相反,是你欠我的,我失去的比你失去的更多!”
  杨小龙说:“你的事情,我略略的听说过一些,但这些都过去了。”
  巴虎说:“过去了?没有,可能永远也不会过去。坐牢会有释放的一天,但心里面的事情,会随一个人到死。阿龙,你刑满了,但是我巴虎,还在坐牢,并且会一直坐下去!”
  杨小龙面对巴虎匪夷所思的话弄得一头雾水,不知道巴虎到底要说什么。这时候,一个戴着斗笠的大叔,背着根编织袋过来,问杨小龙,说:“我有些老东西,想让你看值不值钱?”
  杨小龙面有迟疑。巴虎说:“算了,你先忙吧,有空再说。”
  巴虎说着,向前走去。
  一会儿,他就在阿艳的理发店里,关了门,和阿艳直接在店里热火朝天。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