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连载十八

连载十八

作品名称: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作者:三月楚歌      发布时间:2015-06-29 11:12:13      字数:5527

  对于巴虎的来访,杨小龙显得有些心事忡忡。这几年巴虎的变化,他从旁知道一些,巴虎一直强调自己在坐牢,到底是为什么,杨小龙不知道。杨小龙欠他的?杨小龙觉得很不爽,虽然他是那种不太喜欢说话,样子看上去有点老实的人,不像巴虎活脱脱满脸都是精明。但有些事情他心里很明白,巴虎肯定想对他说些什么,只是还不好直接开口先拐弯抹角铺好理由罢了。
  两人从小就是形影不离的好伙伴。在杨小龙的父母都逝世后,杨小龙突然形单影只,七八岁的巴虎便对他说:“我们是兄弟,我的阿爸就是你的阿爸,我的阿妈就是你的阿妈!”事实也确实如此,巴虎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和他分享,就连烧红薯,都会分他一半。
  如果不是十年前意外打死贼子的事情,他们肯定还是像兄弟一样,彼此有了家室。一件事情能改变人的一生,你根本不知道这冥冥中的力量,会把你引向何处。
  在门庭冷落的时候,杨小龙一个人在店里不着边际地想。下午六点钟,夜色开始在岜沙的天空中袅娜,远处的山影渐渐变浓,几只将归巢的燕子,在马路边上的电线上依依不舍。游人渐渐少了,街道渐渐安静。派出所下了班,鲁婧今天才把杨小龙要招聘人的消息挂在网上,就有人在网上和她谈,到下午她打开邮箱,一共就收到了九份简历,主要是他给出的待遇太好了。
  杨小龙一开口,就说:“待遇嘛,五千吧。”
  鲁婧说:“是不是太高了?”
  杨小龙说:“把待遇提高一点,没能耐的人不敢来,有能耐的来了,就值!”
  鲁婧不知道杨小龙在想什么,但他总能说出自己的道理来。
  鲁婧问:“如果人家来了,你真给一个月开五千?那简直是我工资的二倍多。”
  杨小龙说:“为什么不能,只要真的能帮到我。”
  鲁婧说:“我的杨大哥啊,龙哥啊,杨小龙大老板,我一个小警察,一个月也就二三千块,你开口就让一个帮你看店的人拿月薪五千,你是不是想气死我这个小穷鬼!我不当警察了,干脆来给你打工算了。当警察跟店员差不多,又不抓坏人,天天在办公室开证明。”
  杨小龙说:“你就别开玩笑了,我这个风险大得很,说不准哪天就关门破产了。你那工作稳定,再怎么也不会到丢了饭碗的地步,要是能换,我都愿意跟你换,怕你还不干。”
  鲁婧说:“干,我保准干,都什么年代了,能赚钱的事情我都干。”
  杨小龙说:“不要开玩笑了,做生意风险大,哪天亏了连饭都吃不了,你好好工作,万一哪天我吃不起饭了,你也能救济我几个馒头,如果你跟我干,到时候两人就只能饿死了。”
  鲁婧觉得这话含义深刻,有些羞涩地笑道:“你的意思是,要是你失败了?”
  她本来想说,要是你失败了,我就养你。但是又觉得不好意思说出口。不知不觉,她觉得自己渐渐喜欢上杨小龙了,他总是能说出一些与众不同的看法。不像孙世杰和赵虎,两人枉为警校毕业,一天天就为没有机会抓贼立功心烦,然后沉迷在电子游戏里。干事业的男人看上去更像男人,沉迷于游戏,年纪再大看上去也是个孩子。孩子对女人是没有吸引力的。
  她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说:“工作,就是吃不胖,饿不死,没盼头。”
  杨小龙说:“那不正合你们女孩子保持身材的愿望吗?”
  鲁婧会心一笑,说:“嗨,看你一副老实的样子,还挺能说话的。”
  杨不龙憨憨地笑,说:“有吗?”
  鲁婧说:“有啊,你说话往往还有一种漫不经心的幽默感,这种最讨女孩子喜欢了。”
  杨小龙说:“是吗,为什么我一个也没发现?”
  鲁婧说:“等着吧,说不准到时候你挑都能挑花眼。”说到这里,她才想起一不小心把问题给扯到十万八千里以外去了,不是说招聘人的事吗?忙把话题给纠回来。
  
  经过商量,把待遇说在月薪五千元以上,但作模糊处理,杨小龙说,别人来了,再谈。基本工资二千就差不多了,然后按绩效说话,别人能给你赚回一万,怎么也提千把块吧,不然谁还有积极性?他巴不得自己的店一年赚一千万,设身处地,也应该这样为员工想。
  鲁婧没料到杨小龙的这招还真凑效。岜沙这种地方,如果待遇不够高,还真难把外面的金凤银凰吸引过来;但是待遇一高,自己在网上能吸引住网友的目光。
  鲁婧说:“万一别人来说,基本工资二千,别人说你是欺骗别人呢?”
  杨小龙说:“放心吧,到时候不管有没有聘到人,买卖不成人意在,报销来回路费,解释清楚,我想有想法和见识的人,肯定都会理解的。如果碰到不讲理的,那也没办法。”
  鲁婧欣喜地把简历打印出来,孙世杰问:“你打印这些东西来干什么?”
  鲁婧一边收,一边说:“这是网上投给阿龙的应聘简历,我打出来让他看看。”
  一边的赵虎说:“什么,杨小龙要在网上招聘人?”
  鲁婧说:“是啊,不行啊?”
  赵虎显得不可思议,说:“就他那小店,还要在外面去招人?”
  鲁婧说:“是啊,雪球都能越滚越大,小店怎么了?”
  孙世杰有些老谋深算地说:“看来,这个杨小龙,要有所作为了。”
  鲁婧懒得理他们,拿着打印好的简历走出办公室。赵虎说:“唉,小婧是不是?”
  孙世杰说:“什么是不是的,跟杨小龙有苗头了。”
  赵虎说:“不是吧!我怎么没看出来呢?”
  孙世杰说:“你要看出来,黄花菜都凉了。”
  赵虎说:“那怎么办?”
  孙世杰说:“什么怎么办?”
  赵虎说:“万一她真跟杨小龙好上了,怎么办?”
  孙世杰说:“怎么办?凉拌炒鸡蛋!”
  赵虎说:“局长可是给我们俩下了命令的。”
  孙世杰说:“那也就是一个玩笑,小婧太熟悉我们了,尤其是我,光辉形象已经在她心里支离破碎,我早就退出了竞争的舞台,现在能不能完成任务就全看你一个人的了。”
  赵虎有些郁闷,说:“叫你不要跟杨光艳乱搞,你就是不信?”
  孙世杰大惊,说:“你乱说什么?”
  赵虎说:“我没乱说啊,有事没事你就去她那里剪头发,大多是晚上。”
  孙世杰说:“这事你知我知,我把机会让给你了,你不要再乱说了。”
  赵虎说:“什么你知我知,鲁婧都知道了,她说她看见过。”
  孙世杰又是一惊,说:“啊?她看见过,看见什么?”
  赵虎说:“就是看见你和杨光艳晚上,在路边抱成一团,我也见过。”
  孙世杰说:“妈的,还有这种事!那不正好吗,用我的黯淡衬托出你的光辉!”
  赵虎说:“屁,她怀疑我跟你是一样的!”
  孙世杰呵呵地笑了起来,说:“我明白了,你是不是真喜欢那丫头了?”
  赵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有点。”
  孙世杰哈哈大笑,说:“什么叫有点,我看你就是喜欢了。”
  赵虎说:“就是了,那又怎么样?”
  孙世杰说:“要不要我帮你?”
  赵虎说:“你有主意?”
  孙世杰说:“没有。但是我肯定借机帮你说好话的。”
  赵虎说:“真的?”
  孙世杰说:“肯定。”
  赵虎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现自己喜欢鲁婧,并且不是一般的喜欢。工作的时候,想每一分每一秒都看到她;下班的时候,想快一点上班,上班就能见到她;睡觉的时候想,吃饭的时候想,喝水的时候想,做事的时候想,闲下来的时候想。想念凶猛,无孔不入。
  但是他又不知道怎么办,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他怕开口说了,鲁婧拒绝了,那就连同事都做得尴尬。但是不说,她又不知道,万一别人抢先表白了呢?他想用一种潜移默化的方式,让鲁婧慢慢习惯和他在一起,喜欢上他,他要用行动。水到渠成,顺其自然。
  他原本把孙世杰当成竞争对手,但是孙世杰似乎没这心思,他当成宝的,在孙世杰看来可能也就是一个女人而已,跟大街上走的和小道上挤的其他女人,没什么两样。解除了孙世杰这个最大的竞争对手,赵虎心里稍微有了些底。虽然鲁婧看上去对杨小龙比较关心,但杨小龙不过是一个牢改释放回来的乡下人,没什么竞争力。只是他想错了一点,爱情这东西,或者说爱情就不是个东西,并不是用称就可以称,用尺就可以量,用脑就可以想的。如果一个女人在恋爱这件事情上计较得失了,那么她就已经没有爱情,只剩下现实!都说爱情是不现实的,一旦现实起来了,就不是爱情了。你见过衡量利益得失的爱情吗?显然没有。
  
  鲁婧到杨小龙店里来,把打印下来的简历给杨小龙看。杨小龙有些惊诧地拿着一摞简历,有些不敢相信地说:“不会吧,怎么有那么多,我还以为最多有一两个人问就知足了。唉,你说这么多,我到底选谁?如果都叫来面试了,我最终又只用一个,那不是对不起人家么?”鲁婧说:“杨大老板,你就放心吧,面试过了就用,不过了不用,谁不是这样的。”
  杨小龙说:“那这也太不礼貌了吧,叫别人千里迢迢的来面试,结果说别人不合格!你看,这些人都比较远,这个是河南的,还有这个是来自上海的,这个是成都的,这个更离谱,北京的。对了,你说这些人是不是投着玩的,人家北京上海多好,为什么要来我们这里?”
  鲁婧说:“这可不一定,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想进去,人生就是一个围城。”
  杨小龙有些蒙,问:“什么城,想进去想出来的,人不都喜欢往大城市里走吗?”
  鲁婧说:“你说的这没错,是小地方的人想往大城市里走,但是大城市的人,有的时候却喜欢去乡下,去小地方,你看岜沙天天都有外人来玩,不就是城里的人呆惯了,出来的。”
  杨小龙说:“出来那是旅游,几天就回去,要是长期在这里工作、生活,你看他们还受得了受不了。我请的人,也不想请短期的,最少跟我干几年,时间太短了对我没什么帮助。”
  鲁婧说:“那成,你先打电话问,愿意长期在岜沙工作就来面试,不愿意就算了。”
  杨小龙沉吟了一下,说:“这个主意好。”
  
  哪个来打电话通知呢?杨小龙又央求鲁婧,说自己的表达能力不太好,另外如果是鲁婧打的电话,可能会让对方显得正式一些。鲁婧说,你这是让我给你当小秘书啊,可要开工资的。
  杨小龙说:“成,你要多少都可以。”
  鲁婧故作思索状,说:“要是我要一百万,你也给?”
  杨小龙憨憨地笑,说:“你要真要,我又真有的话,就给。”
  鲁婧说:“算了,还是不要工资了,你自己说怎么感谢我吧!”
  杨小龙说:“你想怎么感谢?”
  鲁婧说:“你这人看起来挺精明的,为什么什么事都问我啊?”
  杨小龙说:“我这不是怕你不满意嘛,想让你自己做主。”
  鲁婧说:“那好,你就,以身相许吧!”
  杨小龙一愣,说:“以身相许?你帮了我还以身相许,那你不是太吃亏了。”
  鲁婧呵呵地笑,说:“呵呵,我是说,是你以身相许,不是我以身相许。”
  杨小龙说:“这,有分别吗?你就爱说笑。”
  鲁婧说:“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你说吧,招什么样的人,先确定下来,再把不符合条件的去掉,符合条件的再打电话。对了,你想招男的还是女的,这个最好筛选了。”
  杨小龙说:“男的女的,不论,能干事就行,男女平等嘛。”
  鲁婧说:“学历。”
  杨小龙说:“都行,认识字就行,也不要太低,读中学以上,踏实、愿意学就可以了。”
  鲁婧说:“年龄。”
  杨小龙说:“不要太大,也不要太小,二十到四十都可以。”
  鲁婧把手上的简历一摊,说:“照你这么选人,一个也排除不了,我们一个一个通知。”
  
  电话打了半天,有的是开玩笑,有的是看工资高然后随便投的,基本上一个靠谱的都没有。鲁婧把最后一份简历放在手里,无奈地看着杨小龙,还要不要打,只剩下最后一份了。
  杨小龙说:“打,为什么不打,万一最后一份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了呢!”
  鲁婧只有无奈地又拔电话,那边传来的是个女孩的声音。鲁婧说明来意,那边首先说谢谢,没想到你们会真的通知我面试。鲁婧说:“那你对我们的工作有兴趣吗?”
  那边说:“有,不然我怎么会投递简历呢?不过我想问你们的工作具体都是做些什么?”
  杨小龙把电话拿过来,说:“我们的工作,就是收购地方上的民族艺术品,并进行销售。”
  对方说:“不需要专业上的知识吗,我是学新闻的,跟你们民族工艺品有点不符合。”
  杨小龙说:“你是大学生啊,你好,我们就需要像你这样的大学生。虽然我们现在做民族工艺品,但是以后,我想生意会扩大,如果你愿意来这边工作,又愿意长期发展的话,我们希望你来面试,我想在这个地方,一定会有很多发展的机会,特点适合有理想的年轻人。”
  对方说:“嗯,你们的面试时间是什么时候?”
  杨小龙看了鲁婧一眼,说:“你能什么时候来?
  对方说:“三天后,可以吗?如果我要来的话,三天后到。”
  杨小龙说:“好。”
  对方问:“我需要带什么东西吗?”
  杨小龙一愣,说:“多带件衣服,这几天这边经常下雨,天气变化有点大。”
  不仅鲁婧笑了起来,那边也呵呵地笑了起来,说:“那好吧,我知道了,谢谢。”
  杨小龙说:“我们欢迎你来。”
  那边说:“再见。”
  杨小龙挂了电话,像是做了一件伟大的事情。那表情,那心情简直就像是向梦中情人表白,并成功了一样。鲁婧说:“你怎么兴奋成这样,不会是因为对方是个女的吧。”
  杨小龙说:“不是,哪里,对方是个大学生,你听出来没有?”
  鲁婧说:“听出来了,而且是个女大学生。”
  杨小龙说:“如果真有个大学生来帮我,接下来的事情,那就好做了。”
  鲁婧说:“你接下来想做什么?”
  杨小龙说:“我想把生意的规模扩大。”
  
  事情做完了,杨小龙决定请鲁婧吃饭。杨小龙在岜沙买了房子,但他还是以前那个样子,从来不在家里做饭吃,偌大一个房子除了睡觉没什么用。鲁婧说:“你想请我去哪里吃饭?”
  杨小龙说:“你想吃什么都可以,只要岜沙有的。”
  鲁婧说:“在街上吃,那我还不会自己去吃?”
  杨小龙问:“那你的意思是?”
  鲁婧说:“岜沙人对最尊贵的客人的表示是什么?”
  杨小龙说:“邀请到自己家,喝酒唱歌吃肉。”
  鲁婧说:“对,我认为我可以做你最尊贵的客人。”
  杨小龙呵呵地笑,说:“你比最尊贵的客人还要尊贵,但你看现在已经很晚了,我又没有菜地,来不及了。要不这样,今天我们先将就,我就欠你一顿,下次有时间就请你。”
  鲁婧想了想,说:“好吧,我们去吃岜沙醉鬼鸡。”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