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连载二十

连载二十

作品名称: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作者:三月楚歌      发布时间:2015-07-02 14:20:23      字数:4045

  岜沙派出所的这几个年轻人,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遇见。上个月,王姓村民的老母猪从圈里跑了出来,在晒谷场上吼吼地叫,还带着几头小猪仔,任凭怎么赶也没赶回家去。就因为这件事情报警,结果让鲁婧和赵虎、王稼几个人,拿着棍棒赶了半天的猪。这事情还不算离谱,更离谱的是,有一次李姓村民家的牛下崽,母牛一直站不起来,竟然也把电话打到派出所来。孙世杰接的电话,气冲冲地向王稼抱怨:“所长,你说这都是什么事,牛下崽都要报警,下次是不是老母鸡下蛋卡屁股了,也要报警?这是派出所,不是兽医院,也不是街道办事处!我觉得我们以后要向村民们讲明,这些事情我们都不要管了,只管治安。”
  王稼安抚他道:“小孙啊,你是年轻人,想干轰轰烈烈的事情,这可以理解。但是我们抓小偷,搞治安,为的是什么呢,不就是保一方平安,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么?归根到底,我们都是在为人民服务,做好你们手上的工作,让老百姓满意了,这警察也就当好了。”
  孙世杰说:“所长,这种话你就不要跟我讲了,这道理我明白,但是派出所总得有个派出所的样子吧,我怎么觉得自己就是居委会的大妈,一天都管的是阿猫阿狗的事情。”
  王稼说:“这不是说明,我们派出所管理好,没有发生任何有损于社会安定的事情么?”
  孙世杰说:“是啊,很安定,但你看看我们派作所,什么时候得过表彰,谁被提拔过。就是这张奖状,也是因为岜沙突然成为旅游区之后,县里面为了做面子工作,赏给我们的。”
  王稼说:“小孙啊,你这态度不对。谁都想立功,想干大事,但是我们派出所啊,那就像是国家的军队,难道天天非要打仗吗?可能有的军人,一辈子也没能真正上过战场,但是他的存在是有价值的,那就是一个国家的威慑,虽然不用打仗,那并不代表就不需要。现在的社会安定,治安很好,用不着我们派出所,但是要这样想,因为有我们派出所的存在,社会治安才这样好。如果成天有破不完的案子,这样的地方会是好地方吗?”
  孙世杰说不过,说:“行,所长,我算服了你了,希望你也能够说服你自己。”
  赵虎力气大,人比较憨厚,偶尔有一次和鲁婧去敬老院的时候,他帮敬老院挑了几担水,老人们乐呵呵地夸这小伙子人实在,鲁婧也笑眯眯的,后来他总到敬老院去挑水。
  
  岜沙就是这么一个小地方,原本就只是一个寨子,后来因为出名了,就变成了岜沙村,再后来,又从岜沙村变成了岜沙镇。说不准在哪一天,某个领导心血来潮,会直接改名为岜沙县。但不管怎么改,岜沙就那么大点地方,虽然外来游客多,但来来去去,一直相安无事。作为警察,你再怎么热血沸腾,也破不了什么大案子来。警察存在的目的,是保一方平安;但如果一方都平安了,还要警察来干什么?这是一个矛盾之矛盾又非常矛盾的问题。
  眼看着这孙世杰和赵虎这两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窝在所里堕落,王稼想来想去,干脆让他们加入岜沙的猎枪队,虽然能开开枪了,但充了火药的土枪,朝天放,跟小孩子点鞭炮没什么区别,就只为了那一声刺激的响。渐渐地,两人也失去了充当岜沙枪手迎客的兴趣。
  乡镇派出所,反正纪律也不是十分严明,几位警察的业余生活也算丰富多彩。开着派出所的面包车,拿着几根鱼竿,或者干脆躲进某一家某一户,搓上几小桌麻将,日子也快活。岜沙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开始流行起了打麻将,在游人来往的镇上,很多当地人明目张胆直接在太阳底下打。王稼他老婆,就是有名的麻婆,瘾十分大,为此夫妻两没吵过架。王稼本身也喜欢打,在吵架的时候,他老婆说:“你说我,你不是也自己打得口水滴答的么?”
  这个时候,王稼总会来一句:“我打那是为了工作,你打呢,就是为打牌!”
  就这么一句话,直把他老婆气得哑口无言。
  干什么事,和怎么干很多时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而干。
  
  关于派出所这四大名捕,王稼所长的情况大致就是这些,比较具体。孙世杰家在农村,从警官学校毕业,一参加工作就在岜沙派出所,一晃四年。老家有本份务农的父母和年迈的奶奶,这个家族从来没有人吃过公家饭,识字的更是无多,孙世杰这名字,还是他爷爷花了三块大洋请一位算命的瞎眼,为这个双目炯炯的孩子“指条明路”给取的。
  瞎子指的“明路”是,这孩子天生贵气,你们要尽一切努力让他去完成学业。
  这条明路,成就了现在的孙世杰,好歹是位人民警察。
  孙世杰喜欢看香港电影,十五六岁的时候,看古惑仔看得血脉崩张,觉得男子汉就应该刀光剑影,豪气干云;后来觉得这太肤浅了,喜欢上了暗战和无间道,对卧底更是情有独钟,觉得当了警察之后,肯定有机会惩奸除恶,把社会的人渣和人类的蛀虫一网打尽。
  他有一股冲动的激情和一颗勇敢的心,死是从来想都没想过的事情,就觉得和歹徒血肉相搏,性命相拼是件男人应该做的事情。孙世杰背负着家族的厚望,对自己也寄予了很深的希望。
  他到派出所来报道的那天,是一位老得快没牙的老所长接待他。当时派出所就像濒临破产的企业,十分寒碜。一共就王稼和老所长两个人,那时候王稼也刚出来几年,老局长虽然早过花甲,但因为人手紧缺,他就只能继续坚守岗位,王稼当时很郁闷,想走人不干了。老局长动员半天,就让他当办公室主任外加派出所副所长,不仅负责派出所日常事务,还要在有案件发生时,全权负责侦破的权利。虽然人只是他一个,但有地位了,王稼也就留了下来。
  岜沙出名后,政府终于想起,要多派些人手过来,这才有了后来的孙世杰等人。
  孙世杰报道的第一天,老所长给他倒了杯水,问:“年轻人,当警察最重要的是什么?”
  孙世杰背书一样,说:“机智和勇敢。”
  老所长呵呵地笑了,说:“那你说说,为什么要机智和勇敢?”
  孙世杰说:“机智和勇敢,才能战胜歹徒,蛮干和怯懦,是不配当人民警察的。”
  老所长说:“你只是说对了一小部分,很小的一部分,在岜沙,要有一颗简单和为老百姓服务的心,宽容和耐心,很多时候还要任劳任怨,警察,就是老百姓的仆人和保安。”
  孙世杰当时以为这是老所长高风亮节的教育,连连点头称是。只是万万没想到,老所长居然是中国政府官员中,少有的实事求是的人,说的话就用像秤称和用尺量一样准确实在。
  到岜沙唯一发生的刑事案件,是年过六十的两兄弟,就因为争一块死后入土的地盘,争吵并打起架来。当然,争吵的并不是真正的岜沙人,是其他居住在丙妹镇辖区内的汉族人,因为岜沙人是不用看风水,不用垒坟头的,生是一棵树,死是一棵树。事情是这样的,两兄弟都是年近花甲之人,这些人活着的时候没给家族带来任何的荣誉,就想死后,葬得一风水宝地,可以佑荫后代。
  结果找来了一位风水先生,在所有的地盘上看了一遍,发现了一块宝地。
  那位瘦得像匹骆驼的风水先生拿着罗盘,观山测水,口中念念有辞:“好地,好地!”
  说这块宝地一旦入土,下则入海成龙,上则飞天为仙。子孙后代,更是封侯拜相,福禄未可估量也。但地只有一块,两兄弟就争吵起来,大哥说我是大哥,应该留给我;兄弟说你是大哥,一点礼让的风度都没有云云。可谓是哥说哥有道,弟说弟有理。
  话不投机,两兄弟脸红脖子粗,就开始扭打起来,拧在地上成一团。
  你翻滚过来,我翻滚过去,跟其他动物的打架没什么两样。
  围观的后人拉谁也不是,不拉也不是,只有报警。
  当时王稼和孙世杰去了,听说打架了,比什么都兴奋,急忙赶到现场。
  看政府有人来了,又是公安,两个老头子才松了手,怒气未消,谁也不服谁。
  王稼问清了情况后,就笑了起来,说这种事情你们也信,那是骗人的。但这个说法,谁也说服不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一直是广大老百姓对于迷信的顺从心态。
  实在无法调解,总不能把两个老家伙关起来吧。王稼想了半天,说:“这样行不行,我既不追究你们打架,也不追究这风水到底是不是真的,这样,你们老人家谁先去,就是谁的。”
  这个主意得到了现场众多围观者的肯定,哪个死得早,这地就是他的,公平。
  两个老家伙无可奈何,又没有其他比这更好的办法,都同意了。
  孙世杰对王稼佩服得五体投地,说:“所长,真有你的,一句话就搞掂。”
  谁知道,第二天一早,两个老人家已经死了的消息传遍岜沙。
  问是什么时候死的,都说不上来,反正一大早起来,发现老人没起,进房去一看,就都硬梆梆的在床上了。当地老百姓纯朴,如果是在其他地方,王稼肯定要倒大霉了,非遭索赔不可。死了,全当是老人家自己去的,没有人逼,唯一的问题是,现在同时死了,那块风水宝地该是谁的?逝者为尊,违背意愿谁也不想。后人因为争相不下,又来找派出所调解。
  王稼没想到自己一语竟害了两条人命。
  一时之间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
  孙世杰说:“现在都这样了,要不你们就抽签吧,抽到谁的就算谁的。”
  但后人死活不干,虽然抽到的那个人可能就是自己,但万一抽不到呢,不是让老人死了都不能如愿以偿么。这个棘手的问题,一时难倒了岜沙仅有的两位人民警察。
  王稼试图说服死者家人,说这风水之说是迷信,牛鬼蛇神早就被打倒了,如果葬块风水宝地就能升官发财,那风水先生为什么不自己给自己找块好的。这是骗人的!
  家属还是不同意,就算是假的,那也是老人的心愿,不能违背了老人的意愿。
  王稼无可奈何,这事情不能拖下去,再拖下去可能自己都要遭秧,就去找那风水先生,说作为人民警察,自己根本就不信那一套,这事情风水先生也脱不了干系,希望他能妥协解决,不然,都是因为他胡言乱语才害了两条人命,就算不枪毙他,也非关十年八年不可。
  风水先生一听,吓坏了,自己去向家属圆了场。说这是块风水宝地不假,如今两位老人家同时去逝,也是天意。这块风水宝地名曰双龙吟,如果能双龙合葬,更是天大的好事情。
  家属纳闷,说:“那为什么当初你不说,你说不就完事了?”
  风水先生说:“谁会知道他们会这么巧合同年同月同日升天,这双龙吟,要同年同月同日葬。如今,两位不约而同升天,也是天意,所以如果两位能共穴,双龙互佑,家族必然发扬光大。”
  别小瞧街边摆摊算命的,看风水的,他们能说会道,巧舌如簧,一点不亚于雄辩家。
  这事就这样收场。
  也是岜沙至今,唯一发生过的重大事件。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