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连载二十四

连载二十四

作品名称: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作者:三月楚歌      发布时间:2015-07-11 20:52:48      字数:3654

  第十二章
  张妮的到来,让杨小龙异常兴奋。杨小龙没见过这么神的人,他觉得张妮就像电视上看到的一样,做起事来神秘莫测。但他不明白,这么一个出色优秀的人才,为什么会来帮他。也许是年轻人的心血来潮,总之不管,能招到这么一个完美的人,始终比干什么都高兴。
  答应巴虎的三十万,跟银行预约,一大早就去取。钱取好后,走出银行门口,就给巴虎打电话,巴虎没敢一个人来,叫了李结巴,两人约在岜沙公园。杨小龙提着钱,一个人先来到岜沙公园。公园里草木繁茂,鸟在树梢上鸣叫,清晨的阳光滤过树叶子。树下,有三五个老人在做运动。杨小龙长坐到一张石凳上,不久,巴虎和李结巴到了,对面而坐。
  杨小龙说:“钱在这里,但是没有三十万,只有二十万。”
  巴虎说:“你这是哪样意思,三十万是你自己答应的,现在想讨价还价?”
  杨小龙说:“是。”
  巴虎说:“当时三十万是你自己说的,那算了,我这个人从来都不喜欢讨价还价。”
  杨小龙说:“三十万我肯定愿意付,但只能给你二十万。”
  巴虎说:“哪样意思?”
  杨小龙说:“十万,是阿爹的。我希望这件事情只是你我之间,阿依还是会和你阿爸住在一起,她也不会知道我就是她的亲阿爸。把阿依带到我身边来,我很愿意。但是人不能没有良心,你我心里都很清楚,阿依就是你阿爸的命根子,如果我这样把阿依带走,会伤了老人的心。”
  李结巴说:“我、我插句话啊,意、意思是,交、交易完成了,但是、是人还得在你、你家养着,这、这有些不、不合理啊,那、那不应、应该少十万,应该加十、十万才对。”
  杨小龙说:“你给我闭嘴。”然后对巴虎说:“你要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就没什么可谈的。”
  巴虎清楚杨小龙的性格,杨小龙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他决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可以说动他。他心里也清楚,阿德爹对阿依的宠爱,如果就让杨小龙把阿依带走,他也没办法向老人交待,肯定会杀了他,杨小龙的做法,考虑得比较周全,反正他也就想敲一笔:“好,就这么办!”
  李结巴看不懂,说:“虎、虎哥,这这不是亏、亏本生意么?”
  巴虎说:“闭嘴,这不关你的事情。”
  杨小龙说:“就这么说定了。俗话说,亲兄弟,明算帐,二十万不是二十块,我总不能把这笔钱就这样无凭无据地给你,我以小人之心,万一之后闹出点哪样来,说不清楚。”
  巴虎说:“你是想要张收据吧,我写给你。”
  杨小龙说:“不必,我已经写好了,你只要签个字,盖个手印就可以了。”
  杨小龙从包里把写好的收据拿出来,展开放到巴虎的面前,纸上是一份协议书:
  甲方是杨小龙,乙方是巴虎:阿依的母亲阿莎,在嫁给巴虎之前,是甲方杨小龙的女朋友,怀有身孕。后来甲方杨小龙因故入狱,阿莎怀着阿依嫁给乙方巴虎。甲乙双方共同声明,阿依是甲方杨小龙的亲生女儿。为补偿乙方巴虎这么多年来的抚养,由甲方杨小龙一次性付给乙方巴虎二十万元人民币,从此以后,阿依归还给甲方杨小龙,一切事宜均与乙方无关,乙方不能以任何形式干涉甲方及其女儿的生活事宜。同时考虑到乙方巴虎之父,对阿依感情颇深,不能伤及老人情感,阿依依然和老人住在一起,由甲方采用各种隐性的方式付予生活费,并不需要一次性给予。永远不告知老人真相。协议内容双方共同保密,直到老爹离开人世之后,阿依回来和甲方一起生活,乙方不能以任何理由进行干涉。若有违反,则乙方双倍奉还甲方给予的二十万人民币,即四十万元。协议由甲乙双方共同签字,加盖手印后有效。
  写得很清楚,巴虎看完,说:“好,就按你说的办。”
  杨小龙已经把笔和印泥准备好,放在他面前。
  巴虎和杨小龙都把字签了,把手印印了,各拿一份。
  杨小龙把钱往巴虎前面一推:“二十万,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如果你不放心,当面点清。”
  巴虎说:“不用,你做的事,我信得过,从今以后,阿依和我再没有一点关系了。”
  杨小龙说:“那就这样,我先走了。”
  杨小龙揣着协议,朝公园外走去。
  巴虎看着杨小龙远去的背影,显得有些落寞。
  李结巴翻着钱,满脸都是兴奋:“巴、巴虎哥,我、我从没见过那、那么多的钱,你、你说,这、这么多钱,怎、怎么才能花、花得完,杨、杨小龙怎么那、那么有钱呢?”
  巴虎从李结巴手里把钱拖过来,说:“别动这个钱,一分都不能乱动。”
  李结巴巴结道:“那、那是,这、这么多钱,应该好、好花。”
  巴虎说:“这个钱,你就别指望了,一分我都不会动。”
  李结巴显得有些尴尬和失望,说:“巴、巴虎哥,你这是说的哪样话,我、我也出、出了力,怎么说,这不、不能白忙活吧,我知、知道你巴、巴虎哥也不是不、不仗义的人。”
  巴虎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两百块钱,递给李结巴:“这是给你的,这个钱我还有用处,你也别有想法了,这是我卖姑娘拿来的,留着它,还有用处,对了,你还得帮我个忙。”
  巴虎顺手把协议书撕得粉碎,轻描淡写地往空中一抛,飞扬一地。李结巴不解,问怎么把协议书撕了。巴虎说:“也就杨小龙留着有用,怕我反悔不认帐,我拿来有屁的用。”
  
  杨小龙和巴虎完成协议之后,回村里去看看的念头突然浮上来。回到枪手部落的门面,处理了一些事情,又与鲁婧说一声,让她帮忙招呼一下张妮,自己回村里一趟。杨小龙来到村里时,阿德老爹正在吊脚楼下削他的枪壳子,阿依在旁边,也聚精会神地玩她的挑花游戏。
  她弄完了,递给阿德爹看:“阿公,你看好不好看?”
  阿德爹笑着说:“好看,我们阿依做的,一定好看。”
  杨小龙说得没错,阿依就是阿德老爹的命,甚至比阿德老爹自己的命还重,虽然他心知肚明她不是巴虎的骨肉,但这已经无关紧要了,对于巴虎这不争气的儿子,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自从阿依来到这个世界上,便是他的孙女。亲情有两种,一种是与生俱来的血肉相连,另一种是相濡以沫的互相温暖。不是亲生,未必不能血浓于水,这是一种更纯粹的情感。
  阿德老爹削他的枪壳子,专注程度不亚于正在准备猎杀一头野兽。他边削边看,像是自我陶醉,又觉得稍有瑕疵,削一削,瞧一瞧,自得其乐。爷孙俩在吊脚楼下,显得很温馨。
  猎枪对于阿德爹来说,已经变成了他的手,他的腿,离开是让他难受的。对这个打三岁开始就猎狼逐兔的岜沙汉子来说,哪怕明明知道政府已经三令五申,枪可以佩戴,但不允许猎杀动物了,可当他看到猎物,就像一条灵敏的猎狗看到小兽物,根本掩不住本性。
  曾经岜沙最神准的枪手,却成为岜沙唯一不能带枪的男人。这让他郁闷,但是政府下命令了,就连村里面的人都在监督他,他也知道猎物越来越少,不能打了,但总按捺不住。
  阿德爹没办法,不许我带枪,还不许我造枪啊,有事没事就削枪壳子。
  当然,他不仅仅是削枪壳子,有时候也不知道从哪里捣弄来几支漆黑的水牛角,做成装铁砂和火药的筒子。在岜沙这个地方,好猎手,往往可能也是制枪好手,因为只有最好的猎手,才知道枪该怎么做才合手,准心才好。阿德爹做枪的消息一传开,很多人都想买,但他说:“不卖。”有人不解,问:“你不卖,你又不能佩枪,做那么多枪壳子搞啷样哦。”
  阿德爹说:“搞来自己看。”
  问的人就没话说了。
  杨小龙刚走上石坎,就看到专心致致削枪壳子的阿德爹,喊声:“阿爹,在忙活路啊。”
  阿德老爹抬起来,看到杨小龙,乐呵呵地说:“阿龙啊,回来了。”
  阿依看见杨小龙来,放下手中的挑花,呵呵笑说:“阿龙叔叔,你来了。”
  杨小龙说:“是啊,你们都在忙啊!”
  阿德爹说:“没忙,就是闲来无事,找些事解解闷。对了,阿龙你来,是不是有哪子事?”
  杨小龙呵呵一笑,说:“没事,就是来村里有点事,顺便过来看您。”
  杨小龙不想说,他是来看阿依的,毕竟,阿依和他的关系,对于老人来说,彼此心知肚名,却不好说破。杨小龙也深深明白,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的道理,他不想让老人不开心。
  阿德爹从旁边抽根木凳递给杨小龙,杨小龙伸手拿过来,坐在旁边。
  两个人拉长扯短地聊了一会,杨小龙斟酌再三,说:“阿爹,阿依这几天没哪样子事情吧,我这几天正好有空,想叫她到镇里去玩。如果阿爹也有空的话,我们一起去,玩几天再回来。”
  阿德爹愣了一下,呵呵地笑,说:“没事,我就不去了,你带阿依去吧,这孩子早就想出去玩了,上个月我没空带她去看芦笙,都不高兴了好几天,你带她去吧,只是别太花钱。”
  杨小龙笑着说:“不会的。”杨小龙突然想,这样就带阿依出去几天,阿爹会不会有什么想法,补充说:“阿爹,我过两天就把她送回来。主要是这几天啊,我那里来了一个客人,反正要陪她到处走走,如果就这么两个人到处走走,不太好,我想阿依乖巧,有她在,可能会更好玩一些。你放心,我过两天就把她送回来,我们也不出镇,你要想了,就到镇里来。”
  阿德爹呵呵地笑,说:“哪会不放心,去吧去吧,只是别被这小鬼给烦着了。”
  阿依抱怨说:“阿公,我不是小鬼。”
  阿德爹呵呵地笑:“你看你看,我才说一句她就知道顶嘴了,快去吧,跟你阿龙叔去玩,要听话,贵的东西不要买啊,不要让阿龙叔叔太花钱了。”
  阿依说:“嗯,知道咧。”
  说着把挑花的东西放下,跑过来拉着杨小龙,说:“哦,阿公,我要出去玩哦!”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