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连载二十六

连载二十六

作品名称: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作者:三月楚歌      发布时间:2015-07-16 10:08:02      字数:5811

  张妮最后看上了一条仿手工做的衣服,当然这是平常苗族女孩子穿的衣服,没有银饰。即便如此,别具特色的面料和裁剪,让衣服看上去,色彩简单明了,手工纺织的布料做成的裙摆,非常修身。张妮对阿依说:“你也试试,看喜欢什么,小妮姐姐给你买,但是——”张妮笑了笑,很坦白地说:“不许买太贵的,因为小妮姐姐是个穷光蛋。”
  阿依也呵呵地笑,说:“我不买了,我有衣服的。”
  张妮说:“那不行,要买一件,我也买一件。你要不买,我不好意思买的。”说着,张妮从架子上,取下一件递给阿依,问她喜不喜欢。女人对衣服,有一种天生的鉴别功能,就像男人对于猎枪一样,阿依有些害羞地点点头。张妮一拉她:“我们试衣服去。”
  试完衣服出来,老板娘一个劲地夸,太合身了,太好看了。衣服上身后,张妮从来没有穿过这样的,觉得镜中的自己好像变得不一样,脱都舍不得脱下来。再看阿依,小姑娘穿上去之后,简直就像一位小公主一样可爱动人。新衣服,就像魔法一样,总让女人爱不释手。
  “老板娘,两件多少钱。”
  老板娘看了看,说:“两件你就拿五百吧。”
  张妮说:“五百也太贵了吧,这种衣服质量又不是非常好,就是穿几天玩。”
  老板娘说:“这质量哪点不好了,这质量好得很,你穿一两年都不会坏的。”
  张妮说:“说个实价吧,这种衣服整条街到处都是,五百两件,实在太贵了。”
  老板娘说:“那少你五十块钱,再少就亏本了。”
  张妮说:“两件,两百块钱。”
  老板娘笑着,用夹生的普通话说:“两百块钱,连一件的本钱都拿不到,不卖的。”
  正在讨价还价,杨小龙和鲁婧进来。
  鲁婧笑道:“你们俩这衣服穿起来,就像姐妹花似的,还别说,一看就像岜沙的姑娘。”
  杨小龙说:“你们是不是喜欢这衣服了?”
  张妮说:“是啊,就是太贵了一点。”
  老板娘看到杨小龙,不好意思地说:“是阿龙的朋友啊,那就算成本吧,两件一百六十块钱。”
  张妮一听,说:“真的?那太好了。”连忙往自己的包里找钱,怕老板娘反悔似的。
  杨小龙说:“你不用找钱,我来就行了。”
  张妮说:“那好,反正我是穷人,以后挣到钱了,再还给你啊。”
  鲁婧说:“真偏心,认识你这么久了,也没见你给我买件衣服。”
  张妮说:“对,鲁姐,你要是也买一件,我们三个一起穿上,一定非常漂亮。”
  鲁婧说:“嗯,我也要买一件,你们俩个都有新衣服,我不能没有。”然后对杨小龙说:“你先说明是我自己掏钱自己买呢,还是杨先生帮我买呢?”
  杨小龙憨憨地笑,说:“都买。”
  鲁婧指着一件天蓝色的裙子,说:“老板,给我那件试试。”
  鲁婧去试衣服了,张妮说:“小龙哥,你要不要也买一件?看你身材,穿裙子应该很好看,你说是不是啊,阿依妹妹?”
  阿依说:“阿龙叔叔穿裙子,会很好笑。”
  杨小龙觉得不可理喻,说:“瞎开玩笑。”
  鲁婧换好衣服走出来,张妮夸张地赞叹:“鲁姐,你怎么能那么漂亮呢,对不对阿依?”
  阿依也说:“小婧姐姐真漂亮,像画报上的一样。”
  鲁婧不好意思地说:“看你们俩这嘴吧,甜的都掉渣了。”
  三个漂亮的女孩子,把原来穿的衣服打包,直接穿上新衣服。穿上新衣服就像换了个心情一般,太阳好像都要焕然一新了。她们欢笑着融进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像三只快乐的蝴蝶,引来人们好奇的目光。甚至还有几个从外地来的游客,拉着他们想合影留念。杨小龙在后面帮他们抱着衣服,憨厚的模样,脸上挂着几丝淡淡的无奈和满足,看上去确有几分可爱。
  
  大家逛到晚上,到岜沙水边酒家吃晚饭。岜沙本地人都喜欢到这个地方去,一来环境优雅,二来相当实惠,讲究卫生,不像其他大酒店,看着光鲜,实际上你根本没办法放心。
  席间,张妮去了趟洗手间。刚走出来,在门口被一个醉熏熏的汉子堵住了。那汉子不是别人,正是巴虎。和杨小龙完成交易后,巴虎想要回自己儿子的想法破灭了。揣着一大包的钱,心里不痛快,索性邀了几个狐朋狗友,到这里来喝酒解愁。越喝情绪越不稳定,越不稳定就越喝,一不小心就喝得不知东西南北了。刚开始是抒发豪情壮志:“跟你们讲,我巴虎他妈的,虽然没什么了不起,但是,有一天,有一天我会让你们知道,我想要的东西,一定得到。”
  壮志没抒发好,一股酸腐味就从胃里涌上来,一下子觉得天摇地晃,翻江倒海。捂住嘴巴就往厕所跑,还没到茅坑,就哇哇直吐。吐完后,倚着厕所的墙,步子都没法迈开。
  张妮看到有人挡她,便叫道:“喂,你挡住路了,让一让。”
  巴虎像死了一样,什么也没听见。
  张妮大声说:“喂,你挡住路了,让一让。”
  巴虎睁开惺忪的眼睛,在他面前,迷离的眼神中,是一个像仙女一样的苗家姑娘,长裙飘飘,云里雾中,似乎还对他含情脉脉的笑。本来醉得一塌糊涂的巴虎这下更加醉了。
  “你真漂亮。”巴虎说。
  “谢谢。”张妮一本正经回答:“但是你挡住我的路了,请让一下。”
  巴虎说:“路,那么宽的地方,怎么能挡住你的路了?你这么漂亮,要不陪我喝一杯。”
  张妮道:“不用了,谢谢,请你让一下路。”
  巴虎说:“不给我巴虎面子,就算你是仙女,也不能不给我巴虎面子。”
  说着,他伸手过来拉张妮。
  张妮把他推开,他嬉笑着,整个身体扑过来:“你躲不掉的,我要抓住你。我巴虎有的是钱,你要是,要是让我高兴了,要多少钱都可以。”说完,双手以合拢之势朝张妮抱过来。
  张妮往后一退,但后面是墙,退无可退,索性给巴虎一巴掌。
  巴虎一愣,随后又嬉笑起来:“你打我?打得好,打得好,打是亲,骂是爱。来,亲亲。”
  嘴巴嘟着就伸过来,张妮朝他的脸一拳打过去,顺手把他往旁边一挪,跑了出去。
  巴虎被这么一打一拉,倒在厕所里,不一会儿,竟然睡着了。后来李结巴他们几个吃好喝足之后,在酒店里给他开了间房,才把他弄到床上去。第二天,醒来后的巴虎,摸着隐隐生疼的鼻子,努力想着:昨晚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位绝色的女子,对他笑,还打了他一拳?但他不知道是不是梦,或者是真实的。但是,那个女子是谁呢,他记不起来了。
  
  接下来的几天,张妮或让杨小龙陪,或让鲁婧陪,或自己单独一个人,在岜沙周围漫无目的地逛。偶尔上上网,查一下资料。在张妮看来,任何地方都是商机,关键是看有没有找准切入点。要想找到一个地方最好的商机切入点,就要全面地了解它,这是做生意的第一步。
  她也明白,投资的管理,无非是资本、绩效和风险的权衡,作为刚刚起步的创业者,她和杨小龙都输不起,她必须选择一个风险较小,把握较大的投资作为突破口来动作。当然,也不能太过于小打小闹,同样是养猪,老百姓养猪,那只是叫养猪;而一个企业家养猪,那却叫创业。不同之处在于,一个讲求规模和技术含量,另一个只是平常的饲养牲口而已。
  两个星期以后,张妮提出,如果杨小龙愿意,他们就把镇东的那一大片土地,大概二三百亩收购了。张妮刚说完,杨小龙愣住了,就算一亩地只要一万块钱,怎么也要花两三百万,他去哪里拿那么多钱?再者说了,他是希望做生意,又不是想去当地主,张妮在搞什么鬼。
  张妮分析道:“土地,是最稳定的固定资产,甚至比黄金还要保险。黄金别人可以抢走,但土地,你就算摆在那里十年八年,只要不发生重大的社会政治变更,基本上没有风险。从目前我们国家的情况来看,用邓小平同志的话来说,五十年内不会改变。意思是这土地,我们可以保证它五十年内都是你的。另外,土地的价值,一直在上涨,并且幅度十分吓人。现在的情况是,一二线城市,甚至二三线城市的土地,价格已经到达了一定的高度,再上涨的空间已经很小,中国是政府主导的经济社会,到达一定程度后,肯定会出面干预。所以,有的人说,在国外玩经济,玩的是市场规律,但是在中国,要想赚钱,实际玩的是政治。”
  张妮继续说:“在大城市土地已经没有升值,或者升值空间已经很小的情况下,小城市还有很大的升值空间。尤其像岜沙这样的旅游热点小镇,随着经济的发展,交通的便利,有一天,很多有钱人会选择到这些地方来,购置一两套度假的房子,那时候,房子的价值就上来了。况且,我从省里面、县里面,以及镇上的相关部门了解到,岜沙还是会成为重点开发的对象。就算不用我们自己进行房地产开发,现在我们低价收购,如果政府征用,一样可以挣一笔。另一个问题是,如果想创业,到一定程度,必须有自己的地方,建厂房,修办公楼,都需要土地。所以,不能不在它十分便宜的时候把握住。我的建议,就是把那片土地买下来。”
  杨小龙虽然没有张妮那样能说会道,却也明白这个主意到底好不好。他觉得,张妮分析的十分有道理。买土地,是高枕无忧的事情。就算没办法开发其他项目部,生意失败了,去种庄稼也是最后的退路。只是问题是,他哪来那么多钱?
  张妮说:“这个你放心,我算了一下,你应该可以拿得出三十万左右。现在,在岜沙一带买卖土地,价格在五千块钱左右一亩。三百亩,我们算一百五十万,如果顺利,一个月我们就可以全部买下来。当然,如果真要买,我们需要请镇上领导吃顿饭,取得他们帮助。”
  杨小龙说:“镇上的领导,都没问题,但你有把握吗?如果全买下来,我没意见,如果最后只买了其中几小块,对我们来说,就没有什么意义,总不能去耕田种地吧。”
  张妮说:“你放心,我有十成的把握做成这件事。”
  杨小龙说:“那好,你说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做生意,不能忘了政府,没有政府的支持,任谁也做不了生意。张妮很清楚,哪怕是村里,你可以得罪再多人,也不能得罪村长。从宏观上讲,经济决定政治。但从微观上看,却是政治影响着经济。历史是有规律的,但历史有其曲折性,因为它的呈现状态是人治。从这个方面讲,你如果不把人际关系搞好,就算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但难保不会一不小心来一下倒车把你辗得面目全非。把镇上的大小领导请出来,是一件简单的事,因为杨小龙在镇上本来就有些影响力,再者有鲁婧从中周旋,小地方的领导,有吃有喝啥都好说。
  请领导吃饭,并不需要领导签字盖章,只希望给予一些政策上的支持,在关键时刻睁只眼闭只眼就可以。吃过饭之后,张妮跟领导们讲,杨小龙想办企业,但是办企业的第一步,需要征一批地。领导们都知道,老百姓有的时候并不好打交道,希望政府能给予一定的舆论支持。吃饭之后,领导们每人还拿了个红包,大家乐呵呵的。俗套的东西,往往最管用。
  公开向老百姓征地,当然要有名目,你不能说征就征,你得有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张妮想好了,就说开办养殖场。把地征起来后,养殖场办还是不办,反正都不会有人去管你。
  
  流言开始在岜沙的大村小寨传播,听说,以后的田地,都由国家统一全部收回。因为土地本来就是国家的嘛,收回了,国家办工厂,所有人都到工厂里去打工,都变成工人。有的人发生疑问:都进工厂里去了,不种田,不种地,吃哪样,难道要吃工厂生产的机器零件?
  有人回答:这你就不懂了吧,现在是哪样社会,科技社会。科技社会是哪样社会,就是很多东西都不需要你亲自动手,机器就帮你搞掂了。你看看,以前洗衣服用手,煮饭烧柴,搬点东西靠肩膀,现在呢,以后种田,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让牛去耕了,全是现代化。你想,到那个时候,你家那一亩三分地,如果真用了机器,那不是三分钟就搞完了。国家收回去,全部让大学生来种,一个人就能够承包几百上千亩,粮食照样生产,但用不着这么多劳力了。
  疑问的人觉得颇有道理,如果真的实现现代化了,哪里还用得着自己拉着老黄牛风里风里来,雨里雨里去。这时代发展也太快,快得你根本不知道明天到底会是什么。你看看这岜沙,大山深处的一个穷窝子,不过几年时间,已经热闹得就像大城市,以前想都不敢想。
  这个时候,杨小龙说,要征用那片土地,每亩五千块,签好合同,现金支付。
  
  一亩地,一年生产的粮食,也就值千把块钱,除去劳力,化肥和种子,基本上没什么赚头了。再想想,万一过几年国家全部免费收回去,那还不是什么也没捞到。反正现在的孩子,要不出去打工了,就算不出去的,也都到街上做生意,没有几个人愿意去刨那几坨泥巴。
  每到春天,在田里劳作的,往往都是那几个,一年比一年老去的老人家。
  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如把它卖掉,反正空地留着也不会生仔子,不如卖了,把钱存银行。
  很顺利,张妮通过三十万,就买下了六十多亩地。
  有了六十多亩地,她向银行提出贷款。有六十亩地做抵押,银行再乐意不过。
  顺理成章,张妮从银行贷到一百万。
  又通过这一百万,买下了剩余的二百多亩土地。
  当把手续合同都处理妥贴后,杨小龙简直不敢相信,三十万,就套下了三百多亩土地。但是,欠下了银行一百万,接下来该怎么办?张妮说:“这基本上是钻了空子,土地摆在哪里,差的钱是国家的,我们基本上只冒了三十万的风险,不过你放心,有这片土地,我们做什么都可以了。总体来说,我们创办企业已经走出了最实质性的一步,成功了百分之八十。”
  杨小龙不明白:“不是才买了一片地么,怎么又成创业了?”
  张妮说:“这片地,就是我们的原始资本。”
  创办企业,尤其是实业,不能没有自己的地盘,如果没有属于自己的土地,到时候要建设厂房,办公楼等,将会成为发展的致命瓶颈。同时,有了这片土地,也有了向银行贷款的抵押资本。以后,如果要发展什么实业,都不愁会出现资金断链的情况。
  杨小龙觉得虽然有理,但是他不免还是有些担心,银行的利息每天都会产生,这片土地,却悄无声息地躺在那里,如果不开发出来,到一定时期,银行贷款到期了,拿什么来还?
  “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们既然有了这片土地,可运作资本就不用发愁。虽然现在银行的利息不低,但相对这片土地的升值来说,我们利润的空间还是十分大。当然,这也只是我们投资的一小部分,我们还会去开展其他业务,岜沙枪手部落藏品交易中心也要继续开下去。”
  
  在接下去的日子里,张妮四处打电话,在网络上发布消息,想找到一些欲在岜沙创办企业的人士,希望能以合作的形式,来共同开发这片土地。当然,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没有任务消息。这难免让杨小龙有些气馁,鲁婧也觉得,把钱全部用来买这片土地,有没有意义。
  张妮说:“有这片土地,你还怕没事做。现在没有事做,就好好休息,如果事情来了,就有得忙了。”她还不忘记幽默一下:“就算是农民种地,也有冬天休息吧。要实在不行,怕还银行利息,春天我们就去种洋芋,种出来的洋芋,总应该够还上利息吧。”
  杨小龙老实地说:“嗯,这个主意不错,反正地荒着也是荒着。”
  张妮忍不住扑哧地笑了一下,还没喝下去的水喷得花容失色。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