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连载三十

连载三十

作品名称: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作者:三月楚歌      发布时间:2015-07-21 09:36:45      字数:4684

  王石头没去教室,在宿舍躺在床上,一直到下午放学。刘成福回来,跟他讲大家都在议论今天的事情。他对此毫无兴趣,他问肖小小有没有去上课,刘成福说,去了,但是一直坐在位置上,埋着头,什么话也没说。王石头有些担心,他担心她想不开会出事情,女生嘛,太容易钻牛角尖。
  下午放学后,他打算回家去,一来遵照校长的吩咐把他阿爸叫来学校一趟,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大不了把他开除了,反正这学上的也挺没劲。同时,他也打算见肖小小,跟她单独好好说说,希望这件事情不要让她想不开,女生都比较脆弱,怕她一不小心会出什么事,那就糟了。
  放学后,王石头在学校门口等到了肖小小,他叫她。肖小小愣了一下,没理他。
  王石头追上去,肖小小径直往前走。他发现旁边的人似乎在议论,指点,王石头没理会。
  王石头拉住肖小小,说:“小小,我想和你谈谈。”
  肖小小说:“事情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好谈的。”
  王石头说:“就因为事情都这样了,我们才要好好谈谈。”
  肖小小说:“谈什么,你说吧。”
  王石头说:“我直说了,我怕你想不开。”
  肖小小说:“然后呢?”
  王石头说:“自杀了。”
  肖小小说:“你放心,我还没傻到那个程度。”
  王石头说:“你确定你不会?”
  肖小小说:“你就是为这件事情吗?”
  王石头说:“就是这件事情。”
  肖小小说:“那你可以走了,我肯定不会自杀。”
  王石头说:“那好,这是你答应我的,你记住了。”
  肖小小说:“你烦不烦啊,无聊。”
  肖小小走远了,王石头还追着说一句:“记住了,你答应我的。”
  
  王石头回家对他阿爸说,校长让他去学校一趟。王石头他阿爸从来没见过什么官,他这一辈子,打交道过的最大的官,就是村长,一听说校长叫他,难免有些惶恐。他问王石头是不是在学校里干了什么坏事,王石头说:“我能做哪样坏事,就是校长想找你摆龙门阵。”
  王石头他阿爸忐忑不安地来到校长办公室,小心翼翼地问什么事。
  校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王石头他阿爸脸上乐开来,说:“我当是哪样事呢,就这事啊,王石头这孩子吧,十四五岁了,是该谈朋友了,如果不是在读书,都该娶媳妇了。校长,我跟你讲,我还在操心他是不是读书读傻了,连婆娘都不会谈,现在听你这样一讲,我可就放心了。”
  校长被王父一番话弄愣了,说:“王家长,你是没听明白我的意思吧?王石头还是一名学生,他谈恋爱就是早恋,早恋是学校不允许的,是违反校纪校规的,我希望你们当家长的,能配合学校好好教育孩子。知子莫若父,王石头同学学习很好,但性格倔强,不服管,这是很难成才的。”
  王石头他阿爸大为不解,说:“校长啊,怎么读书谈恋爱就成了早恋了呢?王石头今年要上十五岁了,不早了,我和他妈谈的时候,还没他这个年纪呢,还比他小一点。”
  校长无可奈何,说:“王家长,那时是那时,这时是这时。王石头聪明,学习好,他应该好好读书,将来考上好的大学,而不是毁在小小年纪就谈情说爱这件事情上。”
  王石头他阿爸若有所悟,说:“校长,你这么一说我是晓得了,意思是让我好好教育教育这兔崽子,让他好好学习。校长,这你放心,既然学校要求了,我一定会好好教育。”
  谈了半天,也没谈出个什么名堂来。结果找家长谈话,变成了向家长告学生的状。
  谈话过后,王石头他阿爸觉得颇为矛盾,按校长的意思严加教育吧,觉得不太合理。王石头十五岁了,喜欢姑娘再正常不过,如果不喜欢那才糟糕呢!但不教育吧,校长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这么早就谈朋友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好好读书。算了,还是回家听听老婆子的意思再决定。
  回到家,王石头他阿妈问起,学校叫去干什么。
  王石头他阿爸无精打采地说:“还能是哪样好事,石头那小子,在学校谈朋友了。”
  谁知道这话一出,王石头他阿妈不仅没有沮丧,反而像捡了块宝似的,喜悦溢于言表:“真的,石头会谈朋友了,唉呀,我说我们家石头就不懒,那姑娘你见过没,长得周正不?”
  他阿爸直接崩溃,说:“好哪样,学校不允许,说学生要好好学习,让我们跟着教育。”
  怎么教育,他阿爸推他阿妈说,他阿妈推他阿爸说。最后他阿妈硬着头皮问王石头:“石头啊,听你爸说,你在学校谈姑娘了?”王石头说:“谈了。”
  他阿妈似乎忘记了自己教育的目的,忙好奇地问:“真的,姑娘谁家的,长得好不好看?”
  王石头看了他阿妈一眼,说:“还行。”
  王石头他阿爸忙推他妈,以示谈话偏离了主题,他阿妈反应过来,忙说:“石头啊,谈姑娘是好事,说明你长大了,但是我和你爸商量了,你还没到该结婚的年龄,应该好好读书。”
  王石头他阿爸接着说:“对,你就应该好好读书,不要把心思放在那个早恋上。”
  王石头说:“是校长让你这么说的吧?”
  王石头他爸说:“对,校长是这个意思,当然,我也是这个意思。”
  王石头说:“哦,我知道了。”
  王石头并没有被家长训斥,因为在岜沙这个地方,对于这种事情,家长一般都不会责骂孩子。相反,觉得孩子谈恋爱,交朋友是长大的标志,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儿。没有哪一个父母,会因为自己的孩子长大而去责备他。虽然校长一席话,但王父也只是象征性地谈谈。
  
  肖小小就有些不同了。校长并没有把肖小小的父母叫到学校来谈话,但是因为照片贴得全校都是,又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进行检讨,想让父母不知道都难。肖小小的父母,都是在小镇上做生意的外地人。几年前,肖小小的父母想再生一个男娃儿,为了逃避计划生育,背景离乡,来到岜沙做生意。当肖母知道小小在学校的事情后,忙活了一天,火不打一处来。
  肖母开门见山问道:“小小,其他同学都在说,你在学校谈恋爱是不是真的?”
  肖小小不说话,低着头,这个时候,只要开口就是顶撞父母。
  肖母见肖小小不说话,想来八九不离十了,她生气道:“你看你,才多大啊,你爸爸和我容易吗,一天天忙死忙活,就是为了挣几个钱给你们念书,你居然小小年纪就去谈恋爱,交朋友,你这是想气死我啊!”为这事,肖母骂了两天,肖小小正是叛逆的年纪。有次吃饭的时候,肖母在念叨,小小把碗啪地一放,说:“你还有完没完啊,我的事不要你们管。”
  肖母怒道:“不要我们管,你吃的穿的,哪一样不是我们管的。”
  肖父虽然不吼小小,但压低声音说:“小小,怎么跟你妈说话呢。”
  肖小小哭道:“怎么说话,你们怎么说话呢?都说了两天了,还让不让人活啊。”
  肖母说:“你还嫌我烦是不是?”
  肖小小哭着说:“你就是烦,交个男朋友多大点事,你年轻的时候不交男朋友吗?”
  肖母说:“你这死丫头,顶撞你妈,你大了有能耐了,翅膀硬了是不是?”
  肖父说:“小小,不要这样和你妈说话。”
  肖小小转身,往自己房间里跑去,趴在床上,悄声哭泣。
  小小三岁的弟弟用筷子敲着碗,欢乐地说:“姐姐哭啦,姐姐哭啦。”
  肖父对肖母说:“孩子大了,有自尊心,你不要总拿这件事说。”
  肖母说:“有自尊心就不该在学校谈恋爱,就该好好学习。”
  肖父说:“这个年纪的孩子,就算是谈恋爱,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肖母说:“我知道,但是小小是个女孩,万一吃了亏,受罪的还不是自个。”
  肖父说:“那你也不能这么说呀!”
  肖母说:“不这么说,不这么说我害怕万一真出了什么后悔的事,谁为咱闺女负责。”
  肖父说:“那也要注意方法嘛,这个年纪的孩子,你这套是行不通的,越骂越叛逆。”
  肖母说:“你是说我没注意方法,那你注意方法你来管。”
  肖父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啊,都是为了闺女好,我是说,不要一昧的骂,要好好沟通,和她好好谈谈。现在的孩子,你骂她她肯听你的?孩子大了,道理也是懂的,要多点耐心,你也别生气了,来,吃饭。”肖父给肖母挟了一筷菜,缓和了肖母的愤懑。
  
  下午,肖父亲自来找小小谈。肖父说:“你在学校的事情,我和你妈也都听说了,你们这个年纪啊,对异性产生好感,是正常的。爸爸是过来人,能理解你们这个年纪产生的情感,你妈骂你,那是因为她关心你,怕你吃亏,也希望你能理解她。你们年纪都还太小,谈恋爱还太早了,谈了,又不会结婚组成家庭,毕业后多半是各奔东西,我们读书的时候,很多同学也谈,但是没有几个是走到一起的。所以,现在谈恋爱,如果影响了学习,影响了你的前途,那是得不偿失的。”
  肖父说了半天,肖小小静静地听着。
  末了,肖父说:“小小啊,爸爸书读得不多,道理也讲不出多少,但有一点是明白的,不管你现在是怎么想,但是有一天你会长大,会自己去面对生活与这个社会,像我们这些没有背景的人家,如果你不自己好好学习长本事,那时候你所面对的,将会是你毫无还手之力的残酷社会。爸爸并不希望你将来有本事了,图什么回报,只希望你能够好好为自己负责,过得比爸爸好。”
  肖父说完,小小依然默不作声。
  肖父往外走去,小小瞥见了他微略佝偻的身影,鼻子一酸,她喊道:“爸。”
  肖父回过头来。
  肖小小说:“谢谢爸,我知道错了。”
  肖父说:“你没有错,这只是长大的一些经历,要好好处理。”
  
  王石头和肖小小,依然正常在学校上课。王石头心里似乎多了个大疙瘩,觉得任何事情都毛毛躁躁的,作业作业不交,有事没事迟到,有时候老师正在上课,他突然举起手来,老师问:“王石头,你有什么问题?”他往往会说:“老师,我想上厕所。”
  老师同意他去,但这个厕所往往一上,就上到下课。
  王石头不爽的原因,并不是遭到学校的批评和公开宣读检讨,而是肖小小不理他了。
  肖小小变得很沉默,似乎和谁也不说话,像个书呆子一样潜心读书。
  王石头实在受不了这种路人般的待遇,拦住肖小小问:“你这是怎么了?”
  肖小小说:“没怎么了。”
  王石头问:“那你为什么不理我了?”
  肖小小说:“我没有不理你。”
  王石头说:“你明明故意避着我。”
  肖小小说:“我没有。”
  王石头说:“你有。”
  肖小小说:“那你想让我怎样,难道上次出丑还不够吗?”
  王石头说:“这样你就怕了。”
  肖小小说:“跟怕不怕没关系。”
  王石头说:“那是为什么?”
  肖小小说:“我只想为自己负责。”
  王石头说:“负什么责?”
  肖小小说:“我们这样是不会有结果的,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好好学习呢?”
  王石头说:“为什么没有结果?”
  肖小小说:“你会娶我吗?”
  王石头说:“会。”
  肖小小愣了一下,说:“我们才多大,别说这种话。”
  王石头说:“我说会就会。”
  肖小小说:“你别闹了,难道你想再出一次丑吗?”
  王石头说:“我不在乎,只是希望你不要把我当成仇人。”
  肖小小说:“我没有把你当成仇人。”
  王石头说:“你是不是打算不理我了?”
  肖小小说:“不是。”
  王石头说:“那你要我怎样?”
  肖小小说:“我跟你说了,我想好好学习。”
  王石头说:“你的意思是,和我分手了?”
  肖小小说:“你不要胡说,我们现在真的不适合谈恋爱。”
  王石头说:“什么时候合适?”
  肖小小想起父亲说的话,说:“我们可以结婚的时候,有能力承担责任的时候。”
  王石头说:“什么时候可以结婚?”
  肖小小说:“你不要闹了行不行?”
  王石头说:“你告诉我,什么时候可以结婚,那时候我一定会再追你。”
  肖小小说:“至少,你可以独立,可以赚钱吧。”
  王石头说:“好,我赚到钱,可以独立的时候,你要嫁给我。”
  王石头斩钉截铁,把话说完,转头就走了。但似乎空气中,留着一个声音:“肖小小,到时候你可千万不要耍赖不认帐。”
  这种固执的,倔强的,无所畏惧的性格,或许是肖小小之前喜欢的,也是肖小小现在讨厌的。看着王石头远去的背影,她的心里生出一丝不舍与青涩,这种味道大概就是青春。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