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连载三十二

连载三十二

作品名称: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作者:三月楚歌      发布时间:2015-07-24 11:12:14      字数:4402

  油菜花虽然给杨小龙和张妮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但张妮明白做生意不能靠这样的意外收获,生活虽然充满着太多的不可控性,但作为一名生意人,生意需要一些可靠性。有的东西,是你必须去努力,必须得到,是你可以控制的。她一直通过网络联系,希望有人愿意投资,在这块空地上建一个旅游山庄什么的。如果能够建成,对杨小龙来说,将会名利双收,也会对岜沙产生良好的影响。
  在网上谈了很多,她也亲自打电话和对方谈。
  岜沙现在虽然是一张旅游的金字招牌,但是斥巨资来建设这样的山庄,是需要勇气的。对方说:“你说要建山庄,那里有温泉吗,还是有一口很大的湖泊之类的。”
  张妮说:“都没有,但是这里是岜沙。”
  对方说:“既然都没有,在那里建设山庄,就没有独一无二的特色竞争,风险太大啊。”
  张妮说:“特色都是炒作出来的,只要宣传炒作到位,硬件设施好,这不是什么问题。”
  对方说:“小姐,我们很欣赏你这种精神,但是这不是一笔小数目,我们爱莫能助。”
  无奈之下,张妮只有经常和杨小龙继续进村,收购各种特色饰品。那天,两人一不留神,就走很远了。快天黑了,还在半路上。杨小龙说:“我们今天要摸一截夜路了,要是有辆车就好了。”
  张妮说:“哪有钱买车啊,钱全部让我放在地上去了。对了,你不怪我吧?”
  杨小龙说:“呵呵,不会怪你,我觉得,买地这个主意,也确实不错。”
  这个时候,一个岜沙老汉,驾着马车,唱着山歌,从山路上走过。
  实在累得不行了,杨小龙叫住老汉:“阿爹,要到哪个地方去?”
  老汉说:“去新寨那边,拉点谷子哦。”
  新寨离镇上不远,杨小龙说:“我们走不动了,能不能搭我们一段?”
  老汉说:“这有哪样不能的,上车吧。”说着,把一根编织袋甩过来,让他们垫在马车上。
  杨小龙拉着张妮上马车,老汉驾的一声,马上咔哒咔哒地向前走去。张妮第一次乘马车,马儿走得不紧不慢,晚风习习,在山野中颇觉惬意。在马车上,张妮有一种处于摇篮里的感觉,不紧不慢,疾徐适宜,摇晃适中,颠簸轻缓,不知不觉,离镇上已只有一两公里。
  老汉叫马停下来,说:“不好意思啊,只能送你们两个到这里了,这马车进不了城。”
  张妮觉得奇怪,问:“为什么不许马车进城啊?”
  老汉说:“政府规定的,不许马车进城啊。”
  张妮问:“这政府什么规定啊,坐马车多舒服。”
  老汉说:“为了搞旅游嘛,马车进城影响不好。不好意思了,你们两个就走一段。”
  杨小龙要给老汉钱,老汉挥挥手,说:“这要哪子钱啊,顺路搭人,图个伴嘛。”
  老汉调转车头,轻跃上车,驾的一声,马蹄吧哒伴着他的歌声,向夜色中蒙胧远去。
  
  杨小龙和张妮回到店里,鲁婧正在店里等他们,天黑了也见不回来,心里难免忐忑。这份忐忑有些复杂,她担心他们之间会有些什么,到底能有些什么,她自己又不好意往深处想。
  见两人回来,嗔怪怎么现在才回来,是不是忙着欣赏路上美景了。张妮耸着鼻子在空气中嗅了嗅,说:“你们闻闻,什么味,什么味,好冲好浓的味道。”
  杨小龙和鲁婧抽抽鼻子,奇怪道:“没什么味啊?”
  张妮故作正经道:“酸味,醋味。”说完看着鲁婧,哈哈大笑。
  鲁婧反应过来,说:“说我呢,你这死丫头,看我不收拾你。”说完追打着张妮。
  几天以后,杨小龙再去下乡。鲁婧说她还没有去过呢,这次她要去,让张妮在家看店。这是鲁婧第一次和杨小龙下村走寨,一路上鲁婧问杨小龙,她和张妮平时来的时候,都做些什么,说些什么。杨小龙告诉她,都是去找各村寨的村长什么的,然后说接下来怎么办。
  鲁婧问:“就没有别的了?”
  杨小龙说:“没有啊。”
  那天,两人在吉弋寨收到了些银饰绣品,心情大好。看着艳阳高照,时间尚早,就决定往前面的滚家寨去。谁知道刚到滚家寨,阴云一下子涌满了天空,风凉起来,树枝晃动,鸡鸭归檐。一会儿,雨滴大颗大颗地落下来,天边闪过几道闪电,雷声由远而来,渐渐轰隆。
  两人在滚家寨一户阿妈家躲雨。
  阿妈是个很和蔼的苗族女人,她布满皱纹的脸上,看上去像泉水一样的干净。阿妈有一个儿子和她的媳妇儿,阿爹包着黑色的头帕,留着花白胡须,喜欢拿着长长的水筒子抽烟。
  雨越下越大,雷也越来越响,闪电在逐渐黑下去的大地上,越发明晃。
  电也停了,山村陷入雨声、雷声交织中的一片漆黑。
  雨一时半会停不下来,阿妈留他们俩吃饭。阿爹和阿妈的儿子,还和杨小龙喝了两碗酒。席间,阿爹老汉来了兴致,还让儿媳和婆娘唱着歌,敬杨小龙和鲁婧,鲁婧死活不喝。劝说不过,才喝了一小口。杨小龙是苗家汉子,当然不能如此忸怩,便和主家一起喝得几近酩酊。
  
  岜沙的酒,是米酒。这米酒多是自个家挖的土酒药酿成的,这酒干润可口,入口之时还带有一丝丝沁人心脾的甘甜,喝了不头疼,有微晕。前劲不显,后劲却颇足。一般人可喝一碗半碗,但几个小时以后,那酒才渐渐发挥起威力,直让人欲罢不能,像陷入到迷宫一般。
  醉意袭来,睡意而至。阿妈这才想起,说:“我们就一间客房。”
  苗家阿哥说:“莫得事,就让这位阿哥我和宿一间。”
  阿爹醉意朦胧,呵呵乐道:“要问这阿妹的意思,人家一对小夫妻,可不要分开了。”
  杨小龙已经醉意朦胧,任由安排,苗家阿哥道:“这样也好,阿妹也好照顾这阿哥。”
  鲁婧不知道怎么办,她心里一直爱着杨小龙,如果能够这样和他相处,也是她之所求。
  没电了,阿妈提着马灯,鲁婧扶着杨小龙,过了两个窄门,进到房间里。
  阿妈把马灯挂在墙上的钉子上,说:“醉成这样,就不洗脸洗脚了,床干净,睡吧。”
  阿妈走了,木质房子的隔音效果奇差,外面电闪雷鸣,暴雨依旧如倾。
  杨小龙躺在床上,朦胧灯光下的脸庞显得有些沧桑,鲁婧正想递手去扶一下,杨小龙嘟囔一声,翻身向里。在床沿上坐了一会儿,鲁婧脱下外套,躺到床上去,杨小龙醉成这样,应该不会有什么事。雨一直在下,树叶上,屋檐上,吧哒吧哒地滴着水,碎成一片声响。
  风从微启的花窗上漏进来,晃动着马灯。
  鲁婧的手不小心触到了杨小龙的手,她心里一阵紧,一阵热,正想拿开。
  杨小龙翻过身来,抱着鲁婧,这个醉意朦胧的男子,仿佛做了一个梦,在雨中奔跑。
  他的手,游走在这个玉脂花蕊一般的女人身上,他梦到了阿莎,那春色无边的梯田,野鸭子飞过青青的稻田。鲁婧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坏了,推了两下,便沉浸在男人厚重的气息中。
  疼痛从她的心窝子升起,从她的口中飘出来,与一声雷鸣异口同声,那绵长而热烈的夜。
  
  雨停了,风小了,太阳出来了。
  布满花纹的床单上,一朵醒目的玫瑰娇艳欲滴。
  杨小龙自责不已。
  鲁婧说:“不怪你,我是自愿的,我,爱你。”
  杨小龙愣住了。
  他抱着鲁婧,说:“谢谢你看得起我杨小龙,我一定会好好对你。”
  床单给两人带来了无比的尴尬,借宿人家,却留下这个,任是谁也不好意思。
  鲁婧说:“要不,我们悄悄走吧,不告诉阿妈了。”
  杨小龙说:“不行,苗家人的规距,如果不说就走,主人会介意的。”
  鲁婧面有难色,说:“可是,这个?”
  杨小龙说:“没事,我们说说就走,主人不会那么快来收拾的。”
  两人从房间里出来,外面的鸡已经在咕咕地活动,阿妈在屋檐下捡青菜。
  杨小龙说:“阿妈,多谢你昨天收留我们,我们还有急事,想走了。”
  阿妈说:“咋个就走了?我正准备做饭,想留你们吃中午饭呢。”
  鲁婧说:“我们还有事呢,就不麻烦了,多谢你了,阿妈。”
  阿妈说:“这样啊,那好吧,以后路过,要来家坐坐。”
  两人谢过,急忙离开。
  
  走了大概半个钟头,远处的山坳起伏中,奔来一匹马。
  马上一人,正大喊:“阿哥阿妹,等一等,等一等,你们丢东西了。”
  两人回头相望,马已经立到他们跟前。
  苗家阿哥跳下马,把他们的包袱递给他们,说:“阿哥阿妹,你们走得急,忘记拿东西了。”
  两人才发现,他们确实忘了拿东西了。
  杨小龙接过包袱,苗家阿哥又递给鲁婧一只花布口袋,说:“这是我阿妈送给阿妹的,她说希望你们白头偕老,多子多福。她还说,你就像她的闺女一样,回头多来家里坐坐。”
  说完,他又跃身上马,说:“你们两个慢慢走好啊。”
  驾的一声,马儿往青山绿水中,飘然而去。
  鲁婧打开口袋,里面有一张床单和一个漂亮的荷包。
  床单,是昨夜他们睡的。
  荷包,绣花很精致,里面是一支银手镯。
  鲁婧不解,望着杨小龙。
  杨小龙脸颊发热,但鲁婧显然不懂,就一直盯着他看。杨小龙只有红着脸说:“有的苗家人有这规距,一般不能让生人在家里那样,阿妈是把你当成闺女了。那床单,对有的苗家人来说,意义很重大,估计是阿妈让我们带走,做一辈子的纪念。”
  鲁婧把头压得很低,脸红得像身边的太阳。杨小龙见了,脸也觉得红得像太阳似的。
  杨小龙问:“你愿不愿意让我负责?”
  鲁婧小声说:“嗯。”
  
  回到镇上,鲁婧先回派出所。见杨小龙回来,张妮一脸倦意,说:“你怎么今天才回来啊。”说完打了个哈欠。杨小龙说,下雨被拦在路上了。问张妮怎么那么困,昨晚没睡觉吗?
  张妮一下子来了兴致,说:“当然没睡,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杨小龙说:“哪样事,让你一晚上都没睡,你还是先去睡觉吧,睡醒了再说。”
  张妮兴奋得像只麻雀,说:“不用不用,我现在就跟你说。”
  杨小龙说:“哪样事这样急?”
  张妮喜形于色,说:“我们接下来,有事情做了。”
  杨小龙问:“有哪样事情要做?”
  张妮说:“我们可以成立一家旅游文化公司,专门搞岜沙旅游。”
  杨小龙说:“你是说旅行社?岜沙都有好多家了。”
  张妮说:“不是不是,不是旅行社那么简单。”
  张妮告诉杨小龙,她想到了,他们可以成立一家旅游文化公司。这家旅游文化公司,主要是打造特色休闲为主,她要让马车开到街上来,让岜沙的枪手们能够有用武之地。
  杨小龙觉得不可思议,说:“这个太难了吧,你明明知道——”
  张妮打住他,说:“这个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想做,就一定可以做得到。”
  杨小龙说:“你想怎么做?”
  张妮说:“我们首先要取得政府的支持,只要有政府的支持,我们的事情就成了。”
  张妮一边捧着手上打印的大叠资料,喜形于色。
  这两个人很奇怪,一个是刚大学毕业的学生,心高气傲,创意迭出;一个是牢改出来的有志青年,愿意相信人。张妮一点不像是打工的,更像是合作者与决策者。杨小龙也不像是老板,倒像是一个言听计从的虚心求教者。张妮还告诉杨小龙,她已经和外地的商人谈过了,如果可以的话,估计下个星期,对方就来实地考察,准备投资,如果有人投资,这事就成了。
  杨小龙听完张妮的想法,觉得这主意当真不错,说:“这个想法很好,就怕难过政策那一关,只要政府允许,就算没有人投资,我们也想办法把它办成。”
  张妮道:“有你这句话,就已经成了,放心吧,政府的沟通交给我来办。”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打了个大哈欠,说:“不行了,太困了,我睡觉了。这是方案,你自己先看看有什么问题。”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