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连载三十六

连载三十六

作品名称: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作者:三月楚歌      发布时间:2015-07-30 18:47:02      字数:4191

  第十七章
  巴虎做梦也没想到,当他在沾沾自喜自己生意蒸蒸日上的茶馆之时,杨小龙居然在岜沙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张妮也忙了,叫李结巴去送花,根本都找不到张妮。杨小龙就是狗屎运气好,凭什么他就能找到像张妮这样的人呢。他告诉李结巴,我们也要从网上招人,就不信比不过杨小龙。
  李结巴说:“巴、巴虎哥,这网、网上的人,骗子子很多。”
  巴虎说:“哪个地方骗子不多,有人的地方就有骗子,你不会用用脑子啊。”
  正说着,玻璃窗被人敲了两下,巴虎透过雾色一般的玻璃,看到李苟子一张笑脸。
  巴虎招手让他进去,到了跟前,巴虎问:“苟子啊,今天的台球室打扫干净了吧?”
  李苟子说:“打扫干净了,巴虎哥,我表哥想和你商量件事,我把他领来了。”
  巴虎问:“你表哥找我有事,那你表哥呢?”
  李苟子看了巴虎一眼,忙走出门外,把李宪生招进来。
  李苟子陪着一脸的笑说:“巴虎哥,他就是我表哥,叫李宪生。”
  李宪生忙上前招呼,道:“巴虎哥,你好,我叫李宪生。”
  巴虎并没显出多大的热情,说:“你就是李宪生啊,那个王石头砸坏的那相机是你的吧?”
  李宪生说:“是,一个烂相机。”
  巴虎说:“我已经把钱给苟子,让他赔你了,不够吗?”
  李宪生说:“没有没有,来巴虎哥,抽支烟。”说着,抽出一支烟递给巴虎。巴虎接过,放在桌上。李宪生又对李结巴说:“这位哥,抽支烟。”李结巴说:“我、我不、不抽烟的。”
  巴虎问:“那你今天来,不会是来谢我吧?”
  李宪生说:“巴虎哥真是个爽快的人,我来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
  巴虎道:“哪样事情啊,还要和我商量,你说吧。”
  李宪生说:“是这样的,我想拍一部电影,剧本和演员大部分都找好了,就是差一些钱。我是想,如果巴虎哥可以投资一些的话,我的这个电影就可以开拍了。当然,肯定不能让巴虎哥白出钱,在电影里面,我们可以对你的茶馆进行宣传,有必要的话,巴虎哥可以出任制片之类的职务。名字还在电影中打出来,对巴虎哥来说,这也是一件很有纪念意义的事情。”
  巴虎说:“哦,拍电影啊。”转脸对李结巴说:“结巴,有没有兴趣演男主角?”
  李结巴不好意思笑道:“我、我没那个细、细胞。”
  巴虎说:“电影是个好东西啊,对了,你这个电影的内容主要是讲的哪样?”
  李宪生说:“电影的主要内容,主要是一群中学生关于青春和叛逆的故事。”
  巴虎意味深长道:“哦,就是拍一部中学生的电影啊,不过,要我说,你这个电影的内容比较失败。现在谁还看中学生电影啊,要看就看三级片,要不武打片也可以,这个电影拍出来,没人看的。哎,那个,李结巴,你要不要在里面也演个角色,强暴女学生的?”
  李结巴尴尬道:“我、我对那东西,不、不赶兴趣。”
  巴虎问:“你这个电影,拍下来大概要花多少钱?”
  李宪生说:“十万左右。”
  巴虎一愣,说:“那你现在有多少?”
  李宪生老实回答:“我现在一分钱都没有。”
  巴虎愣了一下,走过来拍着李宪生的肩膀说:“你这个电影,首先内容我不是很有兴趣,第二就是你看我这个茶馆,就这么大,十万,我要多少年才搞到这么多钱啊。”
  李宪生看得出来,巴虎并没有多大兴趣,并且有嘲讽的意味。想想,算了,找这种人还不如不找,便说:“既然巴虎哥为难,那就算了,当我没来过,谢谢。”
  巴虎说:“不是我不想帮你,只是确实没钱啊。如果是千把块钱,帮你一把当做件好事。但十万啊,你敢说我都不敢听,是不是李结巴,十万块钱是不是太多了,这茶馆也不值十万。”
  李结巴奉承道:“十、十万是太多了,我、我都值不了十、十万。”
  李宪生往外走,正要走出门,巴虎若有所思,说:“唉,你等一下。”
  李宪生站定,转过头来听他讲。
  巴虎道:“虽然我没有十万块钱给你,但我这个人就喜欢交朋友,尤其像你这样有追求的朋友,我给你一条明路吧,你去找他的话可能会得到十万块钱。你晓不晓得现在我们镇上哪个最有钱?”
  李宪生说:“不晓得。”
  巴虎道:“你没看到,外面现在在修的那些高楼,那些高楼都是杨小龙的,你看他那钱,要多少才能修那么高的楼?你这十万块钱对他来说,还不是牛身上的一根毛毛,找他肯定行。”
  李宪生说:“那谢了。”便走出门去。
  
  站在街道上,斜阳从旁边光滑的墙上打出一个折射,远处的高楼在阳光下,显得温馨而迷人。被人拒绝的事情,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当李苟子跟他说,相机摔坏了,但是愿意赔给他。李宪生有些吃惊,李苟子去哪里拿来那么多钱?李苟子告诉他,这是巴虎哥给的时候,他突然似乎看到了希望,巴虎应该是一个豪爽大方的人,跟李苟子一说,李苟子也觉得这事有戏,这才带他来找马虎,没想到巴虎这态度,让他心生不爽。李苟子说:“对不起啊,表哥,又没帮到你。”
  李宪生说:“没关系的,不能怪你。”
  不过,这也并非没有收获,他之前就听说过杨小龙,巴虎这么一说,他觉得也许可以去试试。但现在他不想去,他想另抽个时间。也许,去找杨小龙是最后一次拉赞助了,成就成,不成就不成。从冒出拍电影的念头那天起,到现在,他和吴天才两人至少找了上百个人。但无一例外,都无功而返。
  吴天才说:“你觉得我们俩个现在像哪样?”
  李宪生说:“像哪样?”
  吴天才说:“像和尚,到处化缘。”
  李宪生说:“放心吧,总会有人愿意赞助的。”
  吴天才说:“我们不是张艺谋,也不是冯小刚,难啊!”
  李宪生说:“你知道史泰龙的故事吗?几百次的拒绝之后他成功了。如果他放弃了,还有后面的国际巨星吗?我们现在就像这样,如果放弃了,之前的努力就毫无意义,如果我们坚持下去,成功了,这个经历对我们来说,可能就是一种财富,现在我们还没到绝望的时候。”
  吴天才叹了口气,说:“大道理就不说了,还是等有人赞助了再说吧。”
  
  工程全部开工,杨小龙忙了起来,务虚的设计他做不了,便在一个工地和一个工地之间来来去去,干些实际的事情。这样一来,人就忙了,甚至联系工匠打造马车,都是他亲自去做。张妮除了一如既往的,早上晨跑,晚上散步外,大多数时间都一头埋进办公室,全身心赴在工作上。
  那天杨小龙刚好从云上牧场回来。他们刚刚从云南和广西买来五百多匹马。工程全部铺开后,他们租了一套民房,办公室也搬到这里来了。杨小龙到办公室,看到张妮正在电脑前,拿着一支铅笔,在手上转来转去,像是在琢磨些什么。
  杨小龙说:“辛苦了,又在想什么?”
  张妮说:“我在想,怎么打一场官司。”
  杨小龙没听明白,问:“啊,打什么官司?”
  张妮转过身来,笑了一下,说:“这个你不用管,对了,那些马怎么样?”
  杨小龙说:“还不错,都挺健康的。”
  张妮说:“你还记得不,阿德老爹,阿依的爷爷,他不是有很多枪壳子吗?”
  杨小龙喝了口水,问:“他是有很多枪壳子,怎么了?”
  张妮说:“你能不能去把它全部买来?”
  杨小龙问:“买来做什么?”
  张妮说:“我们那个休闲中心,不是有个耙场吗,没有枪怎么行?”
  杨小龙说:“可是他那枪,是土枪。”
  张妮说:“岜沙枪手用的枪,不都是土枪么,就要这个。”
  杨小龙显得有些为难,说:“我听说,很多人想买,他都不卖。”
  张妮说:“那是别人,如果是你买,他一定卖。”
  杨小龙说:“那我去试试,要是不卖,我们可以找其他人做,岜沙的老一辈,都会做枪。”
  张妮说:“那好吧,你就抽个时间回寨里去问问。”
  杨小龙说:“我现在就去,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
  
  正说着,鲁婧走了进来。自从上次和杨小龙在寨子里亲密接触回来后,杨小龙就忙了起来,鲁婧又不好意思找他。鲁婧心里七上八下,杨小龙是不是嫌弃她了,也没有主动去找过她。心里念着杨小龙,硬着头皮过来找他,到底找他做什么,她也没深想,大概只是想看看他。
  见鲁婧进来,张妮很兴奋,说:“鲁姐,你来了,好久都没见你来了,最近在忙什么?”
  鲁婧说:“我哪里忙了,都是你们忙,我不敢打扰。”
  张妮呵呵笑道:“也是,最近特忙,都没时间和你去逛逛了。”
  杨小龙把杯中的水喝完,说:“那你们说,我出去了。”
  鲁婧忙问:“你要去哪里?”
  杨小龙说:“我去寨上一趟,找阿德老爹有点事情。”
  鲁婧忙说:“那我也去,我想阿依了,反正没事,去看看她。”
  杨小龙看了一眼张妮。
  张妮说:“那你们去吧,反正我还有个方案要做。”
  两人从张妮的办公室出来,沉默着走了一段。
  杨小龙说:“我去找人把车开来,送我们去。”
  工程开工后,杨小龙就配了车,但是他没有驾照,不能开。
  鲁婧说:“你很急吗?”
  杨小龙说:“不急,我今天没哪样事了。”
  鲁婧说:“那我们走走吧,反正也不远。”
  杨小龙说:“那好,其实我这个人就喜欢走路。”
  两人又沉默了一段。
  没有捅破这层关系的时候,还无拘无束的无所不谈,现在谈什么都心里有个小疙瘩。
  走到一半,鲁婧忍不住问:“小龙,你最近好像不愿见到我。”
  杨小龙闻言,有些诚惶诚恐,说:“没有,没有,你想哪里去了。”
  鲁婧佯怒道:“那我们从村里回来,你为哪样一次也没有找过我?”
  杨小龙说:“没有,回来之后,事情多。”
  鲁婧说:“事情多,也不至于忙到这个程度吧,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随便的人?”
  杨小龙忙否认:“不是,对不起,我知道那件事是我不好。”
  鲁婧明知故问:“哪件事是你不好?”
  杨小龙脸突然红得像大枣似的,说:“就是不该,不该和你那样?”
  鲁婧突然低声说:“那不怪你,我自愿的,我喜欢你。”
  杨小龙觉得心里一片滚烫。
  鲁婧突然转过身来,对着他,问:“我想问你,你喜不喜欢我?”
  杨小龙吞吐了一下,说:“我喜欢你,但是我怕配不上你。”
  鲁婧问:“为哪样?”
  杨小龙说:“你这么漂亮,又是警察,我是一个牢改犯,我怕别人会议论你。”
  鲁婧说:“那你,爱我吗?”
  杨小龙看着她闪动着迷人光芒的,无法抗拒的双眼。
  鲁婧又重复了一遍:“你爱我吗?”
  杨小龙吞吞吐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鲁婧说:“没关系的,你直接告诉我,你爱我吗?”
  杨小龙终于按捺不住,说:“我爱你。”
  当听到杨小龙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她说:“我也爱你。”
  然后紧紧地抱住了杨小龙。
  鲁婧说:“从现在起,你是我男朋友了,你不许喜欢其他女孩,你愿不愿意?”
  杨小龙说:“嗯。”
  岜沙的草木,沐浴在阳光之中,山上的鸟雀在互相追逐,像在唱一首迷人的情歌。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