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连载四十一

连载四十一

作品名称: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作者:三月楚歌      发布时间:2015-08-03 13:13:44      字数:4905

  招待好两位律师,杨小龙和张妮回到住处,发现鲁婧等在那里。看到杨小龙和张妮在一起,显得有些不乐。张妮有些好奇地问:“鲁姐,你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去休息?”
  鲁婧说:“我在等小龙,打他电话也不接,你们都干什么去了?”
  张妮看出鲁婧的不悦,笑着说:“你是不是以为我们约会去了,吃醋了?放心好了,我张妮小丫头片子,朋友夫,不马虎,就算小龙哥是坨黄金,我也不会起半点贪念的。”
  鲁婧说:“你胡说什么,什么乱七八糟的。”
  杨小龙解释道:“我们今天晚上,陪几个客人去了。”
  鲁婧说:“你这几天都忙,我就是想跟你说,公安局的证明拿来了,同意你们制造旅游用的猎枪了。不过公安局要求要配有专业的人员管理,并希望你们能请他们来做这个顾问。”
  张妮说:“只要同意就好,请谁来做顾问都没问题。”
  杨小龙说:“谢谢你,这几天辛苦你了。”
  张妮见状,忙说:“你们有悄悄话要说吧,我就不打扰了,省省电。”
  张妮神情洒脱地往楼上房间里去,到房间后觉得心里怎么有点怪怪的不舒服。张妮拍拍自己的脑袋,说:“想什么呢,别多想,别乱想,没事,这种事情可不是小妮子所为。”
  杨小龙看着鲁婧,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就说:“你要不要喝水,我倒杯水给你喝。”
  鲁婧说:“我不渴,不用。”
  杨小龙说:“多喝水有好处,我还是倒一杯给你喝。”
  鲁婧说:“真不用,我不渴。”
  杨小龙停止去倒水,说:“那,这几天忙,没找你,你没意见吧。”
  鲁婧说:“我知道,不怪你,我——”
  杨小龙问:“有事?”
  鲁婧犹豫了一下,说:“我,可能怀孕了。”
  杨小龙吃了一惊,说:“啊?那——”
  鲁婧说:“我两个月没来了,最近有点呕,可能是怀上了。”
  杨小龙心突突地跳,说:“我们结婚吧,如果你愿意的话。”
  鲁婧心里一激动,说:“你说什么,你再讲一次。”
  杨小龙说:“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结婚吧。”
  鲁婧扑倒在杨小龙的怀里,说:“我愿意,愿意。”
  杨小龙迟疑了一下,说:“不过——”
  鲁婧问:“有什么问题?”
  杨小龙说:“现在酒店准备开业,休闲中心也需要花时间,还有旅游公司,一时忙不过来,我怕我们抽不出时间来举办一个像样的婚礼。虽然岜沙不讲究这些,但你是读过书的人。我知道电视里人们结婚是什么样子的,一辈子就结一次婚,还是希望办得好一点。”
  鲁婧幸福溢于言表,说:“没关系,只要和你结婚,领张证我都觉得幸福。”
  杨小龙说:“不能那么草率,你估计怀上多久了?”
  鲁婧说:“就是上次,估计有两三个月了。”
  杨小龙说:“酒店也快开张了,如果你愿意,我们就等到酒店开张,在酒店里举办婚礼。”
  鲁婧说:“嗯,我都听你的。”
  杨小龙说:“只怕嫁给我,会委屈你。你读过书,有文化,又是警察。我没读过书,又坐过牢,没什么文化,我担心别人会说你。”
  鲁婧忙说:“再也不许你这样说了,一个人好不好,跟读书,有文化,做什么一点关系也没有,一个人好,是他的心,是他的能力,酒店开张后,你成了大老板了,只怕你会嫌弃我。”
  杨小龙说:“我怎么会嫌弃你,什么老板不老板的,只是有机会多赚点钱,我还不是原来的那个我,有什么稀奇。好了,不多说了,既然你身体这样,就注意多休息,别累着。”
  鲁婧轻轻应了一声,头深深地埋进杨小龙的怀里。
  
  五十六个民族大酒店后期的装修基本完毕,杨小龙照例一个一个点来来去去。那天他从云上牧场回来,去了一趟休闲中心看马车打造情况,到五十六个民族大酒店时,张妮来电话说,让他赶快回办公室一趟。他问张妮什么事,张妮也没说,只说你来就知道了,有点事。
  到办公室,几位警察在办公室等他。警察中,有几位不认识,岜沙派出所的,只有王稼一人。其中一位长相肥胖的警察说:“你就是杨小龙吧,有人报案,说你们打虚假官司,扰乱司法公正,你作为五十六个民族大酒店的法人代表,请你和我们回去一趟接受调查。”
  杨小龙看了一眼张妮,张妮眼神中充满抱歉,这个结果并不是她所能预料的。
  杨小龙没什么可说的,说:“你们等我一下,我洗个脸就跟你们走。”
  杨小龙洗了把脸,王稼说:“放心吧,只是个程序,这应该不是哪样大案子。”
  杨小龙没有说话,跟着他们走出门,王稼在后面,转身对张妮说:“杨小龙是我们岜沙的企业家,我们都希望他能够没事,所以这段时间,你抓紧时间收集证据,尽快解决问题。”
  杨小龙在众目睽睽中,被带上了警车。这个消息一下子,在岜沙传开来,鲁婧忙跑过去问王稼这是怎么回事,王稼如实相告。鲁婧摇着头,眼泪差点掉下来:“他怎么能去做这种事情呢,做生意就做生意,打什么虚假官司?现在倒好,把人都关进去了。”
  
  赵虎听说杨小龙又被抓了,心里一阵痛快,过来安慰鲁婧,但他不会说话:“我早就跟你说过,他这个人靠不住,现在信了吧。不过这样也好,唉,这个坏人还真不能乱做啊。”
  鲁婧当时正心里不痛快,说:“你能不能少说两句,我现在不想听这些。”
  鲁婧想起张妮,如果这个官司真的是假官司的话,肯定是张妮的主张。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了解,鲁婧了解张妮,这丫头有着过人的聪明,常常在生意上出其不意,只是不知道怎么会把这件事闹大了。还是去问问她具体情况,也好想办法,看能不能把杨小龙先救出来再说。
  鲁婧来找张妮,张妮刚刚接完牛况的电话。牛况知道杨小龙被捕了,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董事长。董事长十分生气,刚刚投了一大笔钱,差银行一大笔的借款,人就被捕了,造成的损失可不是儿戏。
  牛况打电话来问张妮,具体情况是什么样的,张妮如实相告。她怎么也想不通,这么滴水不漏的事情,怎么会被人举报了?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整件事情,就算是案件调查,只要参与的两大律师和世纪图文策划公司那边一口咬定不是假案,基本上没法查证。
  什么也没有缺少。还是缺少什么?她想不出来。她对牛况说:“牛总,我想应该没什么大的问题的,你放心,我们尽快解决,一定不会影响到五十六个民族大酒店如期开张的。”
  牛况说:“董事长对这件事很看重,过两天,我们会派最好的律师过来,专门处理这件事。你那边呢,先把事情的具体情况搞清楚,没有什么事是解决不了的,办企业嘛,就是在克服困难之中获得成功。虽然遇到了困难,但是不要松劲,这么大的项目,可不能这样耽搁了。”
  张妮说:“牛总,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处理好的,我也会及时把结果向您和董事长汇报。”
  
  挂了电话,张妮自责不已,自己怎么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这时候,鲁婧来了,鲁婧问张妮,这是怎么回事。张妮告诉她,就是有人举报五十六个民族大酒店的虚假官司。
  鲁婧说:“小妮,你跟我讲实话,这个官司,是不是虚假官司?”
  张妮看了鲁婧一眼,说:“不是。”
  鲁婧说:“你实话跟我讲,到底是不是?”
  张妮说:“真不是。”
  鲁婧说:“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肯跟我说实话。”
  张妮说:“我不知道怎么说,这件案子,要说责任人,也不能怪小龙哥,都是我的错。”
  鲁婧说:“那现在怎么办?”
  张妮说:“不知道,现在我们没搞清楚,到底是谁举报的。”
  鲁婧说:“这么说,这个案子真的是假案了。”
  张妮有些语塞,说:“这都是我的主意。”
  鲁婧说:“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只是这个案子,严重吗?”
  张妮说:“说严重也严重,说不严重也不严重,主要看怎么操作了。”
  鲁婧问:“你想怎么做?”
  张妮说:“我现在想知道,是谁举报的,通过什么渠道知道,这个官司是假官司。哦,对了,我要先打个电话,你等我一下,我一急,差点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张妮迅速给世纪图文策划公司和参与案件的两位大律师打了个电话,因为他们都知道整个案件的内幕,也都是涉案人员,所以先通过电话统一口令,免得到时候出错,惹来麻烦。
  
  案子一旦真的成立,世纪图文策划公司可能也要负连带责任,两位大律师名声扫地不说,可能还会危及自己的事业前途,甚至还要负相关的法律责任。几人知道情况后,都忧心忡忡。
  三方均表示,不能承认这是一个假案,这就是一个真案子。
  打完电话,张妮松了口气,鲁婧说:“我能帮什么忙?”
  张妮躺在椅子上,说:“你什么忙也不要帮,你好好休息就行。”
  鲁婧说:“现在你们这样,我怎么能不管,你说吧,我能做什么?”
  张妮说:“反正你是警察,你就去帮我了解一下,到底是谁举报的。”
  鲁婧说:“行,这件事交给我。”
  
  杨小龙被捕的事情,在岜沙也炒得沸沸扬扬,人们纷纷猜测,杨小龙到底为什么被捕了。在岜沙寨上,几个人围成一团,都在讨论,有的说,杨小龙突然有那么多钱,做那么大的事,听说他在搞违法犯罪的事。有的说,杨小龙好像参与非法盗卖文物,一件文物,就值几百上千万,他才有那么多钱;其中一个说:“不是,我听说啊,阿龙他,参与一个黑帮,结果才出事了。”人们纷纷摇头:“你说,一个人被关进笼子里了,有那么多钱又有哪样意思?”
  阿德爹正扛着他的枪,从旁边经过,听到了便问:“你们在讲哪样,阿龙被抓起来了?”
  一个满脸是麻子的年轻人说:“阿德爹,你才晓得啊,早进去了。”
  阿德爹问:“他又没干哪样坏事,为哪样又着抓了?”
  对方说:“哪个晓得他做不做坏事,反正是着抓进去了。”
  阿德爹匆匆忙忙回家,把枪放下,换了双解放鞋。
  看到阿依在家,就对阿依说:“你在家,饿了自己吃饭,我有事去镇上。”
  阿依问:“阿公,你去镇上搞哪样子?”
  阿德爹说:“有点事,你自己听话,在家饿了,锅里有饭,想吃面条自己煮。”
  阿依说:“我知道了阿公,你去吧,要记得早点回来哦。”
  阿德爹:“嗯,我晓得咧。”
  
  阿德爹到镇上,先去找巴虎问情况,毕竟是自己儿子。那时候,李结巴正在跟巴虎讲杨小龙被抓的事,两人有说有笑。巴虎问李结巴:“李结巴,你说杨小龙这一次,会关几年?”
  李结巴笑着说:“不、不好说,五、五六年吧。”
  巴虎说:“再关五六年回来,他的公司还在不在?”
  李结巴说:“不在,一、一定不在。”
  巴虎说:“五六年,我的茶馆你说会有多大?”
  李结巴说:“那肯、肯定是岜沙最大的。”
  巴虎说:“屁,现在不是最大的?我跟你讲,五六年,我要把这个茶馆,开成大酒店,开成娱乐城。那时候杨小龙出来了,我就请他来跟我打工,你说,他能够做哪样?”
  李结巴说:“不、不晓得,扫、扫地可以吧。”
  
  这个时候,有人把阿德老爹领进来,巴虎见了,忙说:“阿爸,你来搞哪样,有事啊?”
  阿德爹说:“阿虎啊,我听说阿龙又被抓进去了,到底是哪样回事?”
  巴虎知道是来问杨小龙的事的,轻描淡写地说:“听是听说了,但具体不太清楚,总不是干了违法乱纪的事情。你说这杨小龙,关了十多年,好不容易才出来,就去干这事。”
  阿德爹说:“阿龙不会做违法的事,我晓得他这人老实。”
  巴虎有些不乐意,说:“阿爸,你哪晓得他做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情,那他哪样着抓了?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他做了十年牢了,人变成哪样你哪晓得,我看他肯定做了坏事了,不然,他哪里来那么多钱,还要开酒店,开游乐场。你看我,好好的做生意,不是哪样事情也没有。”
  阿德爹听巴虎这么一说,有些生气,说:“变成哪样,变成哪样也不会变成坏人!听你说的,像是巴不得阿龙被抓一样,我跟你说,就算你是坏人,阿龙他也不会是坏人。”
  巴虎生气了,大声吼道:“阿爸!他是你儿子,还是我是你儿子。”
  阿德爹说:“是不是我儿子不要紧,阿龙比你有良心。我跟你讲,搞不好阿龙这事就和你有关,你一天做哪样事不要说我不晓得,你看你这个茶馆,啊,像茶馆吗?你不跟我讲,我自己去问。”父子在吵架,一茶馆正在打麻将的人都抬头,透过虚掩的门,往这边看来。
  阿德爹气乎乎地走出茶馆。
  巴虎坐在凳子上生气,指着门缝说:“你看看,他到底把哪个当儿子了。”
  阿德爹最后找到张妮,张妮开导他一番,说肯定没事的,只是个误会。阿德爹才放心地回岜沙寨上去。回去之前一再对张妮说:“姑娘啊,一看你就是个好人,你一定要帮帮阿龙,他这个人太老实,不管哪样事情都愿意往自己头上扛,他这样做会吃大亏的,还不值得。”
  张妮说:“阿爹,你放心吧,小龙哥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一定会帮他的。”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