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连载四十三

连载四十三

作品名称: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作者:三月楚歌      发布时间:2015-08-04 13:46:02      字数:5979

  五十六个民族大酒店已经装修完成,员工也已经招聘得差不多了。领班正在大堂里,对一群年龄正好的男女进行培训。大门外,人们在布置着开业时用的一些东西。杨小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鲁婧来了,看着他,说:“你回来为什么也不跟我说一声,你不知道我担心你么?”
  鲁婧的声音听得出来,她有些不高兴。杨小龙连忙道歉。
  鲁婧说:“算了,知道你担心公司的这些事情,这次不怪你了,不过以后不许这样了。”
  杨小龙急忙保证,以后一定不会这样了。
  两人进酒店查看,服务员把他们引到一间房间里。杨小龙看了一下,这间房是苗族主题房间,从设计上看,反映出苗族村寨的特点,里面还装饰了苗族服饰,墙上有苗族蜡染画。
  服务员说:“杨总,你们慢慢看,我先出去忙其他事情,有事您叫我。”
  杨小龙说:“好,你先去忙吧。”
  鲁婧对杨小龙有些怨气,无心欣赏酒店独特的设计,叫了他一声:“阿龙。”
  杨小龙转过头来,问:“怎么了?”
  鲁婧说:“这几天都没看到你,难道你一点也没有想我?”
  杨小龙听得出来,他走过去轻轻拥着她,说:“我怎么会不想你,天天都在想。”
  鲁婧明知故问:“你说的是真的?”
  杨小龙说:“我是个孤儿,没其他亲人可以想念。但是这几天,我想得最多的人是你,我也担心你。只是我这个人嘴巴比较笨,不会说什么好话哄你,但是你真的在我心里。”
  鲁婧有些动情,说:“我相信你,但,你为什么还不向我求婚?”
  杨小龙愣了一下,说:“我们不是说好了,酒店开业后,我们就结婚么?”
  鲁婧笑了一下,说:“那只是说好了,但你没向我求婚啊?”
  杨小龙说:“商量好了,不就可以了?”
  鲁婧说:“我不管,你要向我求婚。”
  杨小龙迷惑道:“怎么才算求婚,我们岜沙人从来不兴这套,我也不会啊。”
  鲁婧说:“你自己去问,我不跟你讲,你不向我求婚,我就不嫁给你。”
  杨小龙说:“这样啊,那好,我学会了就向你求婚。不过你要答应,不然我多没面子。”
  鲁婧幸福溢于言表,说:“那到时候看吧。”
  杨小龙突然面色有些凝重,说:“小婧,不过有件事情,我不想瞒你,我要跟你讲。”
  鲁婧说:“什么事情,你讲。”
  杨小龙说:“其实,阿依是我的亲生女儿。”
  鲁婧吃了一惊,问:“你说什么,阿依?”
  杨小龙说:“嗯,她是我的女儿。”
  鲁婧说:“怎么可能,你怎么能这样?”
  杨小龙说:“你听我说,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十年前——”
  
  杨小龙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讲给鲁婧听了,她不禁感叹唏嘘,说:“这不能怪你,我不会介意的。如果我们结了婚,你要愿意,就让阿依跟我们一起过,我一定会像姐姐一样对她。”
  杨小龙说:“啊,姐姐?”
  鲁婧有些难为情地说:“我不好意思让她叫我妈妈。”
  杨小龙呵呵地笑,说:“不过,现在说这个还早,这件事情你不要告诉别人,我怕大家讨论多了,会让阿德爹不高兴,在他有生之年,我希望阿依能够陪着他。”
  鲁婧说:“嗯,我都听你的,你说怎样就怎样。”
  杨小龙抱着鲁婧,亲吻了她一下。两人情不自禁,在五十六个民族崭新的床上,缠绵一阵,鲁婧突然握住杨小龙的手,说:“不行。”然后指着自己的肚子:“这里有我们的孩子了。”
  杨小龙一拍脑袋,说:“对不起,我差点犯错误了。”
  看着他诚惶诚恐的样子,鲁婧呵呵地笑了。
  杨小龙说:“我们先去领结婚证吧,万一时间久了,看出来,你不好意思。”
  鲁婧笑着说:“我才不要呢,你不向我求婚,我就当未婚妈妈,也不嫁给你。”
  杨小龙说:“哦,那你要我怎么向你求婚?”
  鲁婧说:“自己想。”
  
  回到办公室,杨小龙想了半天,又上网查资料。虽然张妮教他学会了上网,但是他上网的水平实在是菜鸟,查了半天也没查出个名堂来。张妮问他在干什么,他有些不好意思,搪塞了半天。张妮看了看网上的内容,说:“求婚?你在看求婚的内容,想向谁求婚啊?”
  杨小龙有些不好意思,笑笑说:“我就是想看看,城里人怎样求婚?”
  张妮八卦道:“不说实话,想向谁求婚,不会是我吧?”
  杨小龙吞吐半天,说:“小婧让我向她求婚,她才肯嫁,我又不知道怎么求。”
  张妮愣了一下,说:“啊,你们要结婚了?”
  杨小龙说:“嗯,打算酒店开业后结,但我不晓得怎么样向她求婚。”
  张妮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说:“这个简单,交给我来办,怎么样?”
  杨小龙看了一眼张妮,说:“你?不会是你帮我去向她求婚吧。”
  张妮说:“当然不是,我是替你想办法,你只管照办就行了,一准行的。”
  杨小龙半信半疑,说:“真的假的,你又没求过婚?”
  张妮说:“看不起人不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包在我身上了,要是求婚不成,你娶不到老婆,我就嫁给你,这个保证算够意思了吧?”
  杨小龙呵呵笑,说:“你要真愿意帮忙,没有不成的,这事就全靠你了。”
  
  杨小龙走后,张妮显得有些失落,耸耸肩,这样也挺好。晚上,一个人的时候,她在自己的左手五个指头上,分别画了五个小人像。小拇指皱着眉,食指扁着嘴,中指有点愤怒,无名指有些忧伤,大拇指微笑着。张妮摇着画有小人像的手指自言自语。
  摇第一个小拇指的时候,说:“小妮小妮,阿龙哥要求婚了,可惜,新娘不是你。”
  摇第二个无名指的时候,说:“小妮小妮,帅哥结婚了,你失恋了,暗恋也会失恋的,好可怜好可怜。但是不许哭哦,这是喜事,不是丧事,乖乖,不要哭不要哭。”
  摇第三个中指的时候,说:“小妮小妮,你怎么这么没用,谈恋爱可以分手,结婚可以离婚,你怎么那么没出息,难道你就不能勇敢一点,把你喜欢的男人抢过来吗?”
  摇第四个食指的时候,说:“可是,小婧姐姐真的很好,他们郎才女貌真的很配,如果横刀夺爱,叫我情何以堪。阿龙哥又是一个好人,不能让他难堪,小妮啊小妮,你认命吧。”
  摇第五个大拇指的时候,说:“爱是奉献,不是占有,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幸福,这应该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啊。小妮小妮,你是世界上最棒的小妮,好好策划一场声泪俱下的婚礼吧。”
  当杨小龙说他要求婚的时候,张妮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中,她真的恋上了杨小龙。
  但这份感情,或者永远只停留在爱慕上,她认真地为杨小龙和鲁婧,谋划着一场风花雪月的婚礼。她想,这场婚礼一定会让人满意,也将成为龙腾公司开业以来,最轰动的头彩。
  
  第二十章
  一个月后,五十六个民族大酒店正式开业,县长亲自出席剪彩。整个场面,前来祝贺的企业数百家,正可谓红旗招展,人山人海,这应该是岜沙有史以来,最隆重的一件事,连到场的各级领导都有几十人。牛况也到了现场,但出风头的人,还是杨小龙。县长在主持人的安排下完成剪彩,在宣布五十六个民族大酒店正式盛大开业时,同时宣布,丙妹镇已经正式改名为岜沙镇了。
  漫天的烟花,轰鸣的鞭炮,龙跃狮舞,好不热闹。酒店还请来了某位香港著名歌星和一些内地的三流歌星,整个岜沙,进行着一场盛大的全民狂欢,就跟过年联欢会一样。
  巴虎也带领着他茶馆的员工,前来祝贺。阿依和阿德老爹,也来到了前排。
  鲁婧和岜沙派出所的代表们,坐在观众席的最前排。
  赵虎一点也不想去,因为在他心里,杨小龙就是他的情敌,他没理由去为情敌捧场。
  王稼问:“我们都去,你为哪样又不想去?”
  赵虎说:“不想去,不就是杨小龙有几个钱开了家宾馆,有什么好去的。”
  王稼说:“宾馆?你没看看二十多层的高楼,就是县里面,也没有这么好的酒店。”
  孙世杰在旁边补充道:“所长,你就不要叫他了,他去了心里不舒服。”
  王稼有些好奇,问:“他为哪样不舒服?”
  孙世杰说:“杨小龙是他的情敌,能舒服得起来吗?”
  王稼说:“哦,这件事也不能怪人家杨小龙,要怪就怪自己没把握住机会,没那个缘分。不过,说真的,杨小龙这小子,还真有几分本事,要是小婧跟他了,我倒为小婧高兴。”
  孙世杰说:“那是,才出来没多久,就做了那么大的事,不服都不行。”
  赵虎突然说:“别废话了,要去就去,我也去。”
  
  歌星们轮番唱了好几首歌,又跳了几支舞,说了几段相声,终于轮到魔术表演了。魔术师是一个留着长发和小胡子的男子,只见他拿着一块玻璃,立在台上,轻轻地活动着柔软的双手,说:“朋友们,大家好,首先我们热烈祝贺五十六个民族大酒店盛大开业,也希望生意红红火火,万事如意。我是一名魔术师,今天来到这里,就是要用魔术来给大家助兴的。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最近,我练了一套隔山打牛神功,这是武侠小说里才会有的绝世神功,以往大家都只在电视里看到,今天,我要让大家用你们的眼睛,见证神功重现江湖。”
  大家都睁大眼睛,想看看这魔术师是怎么表演隔山打牛神功的。
  魔术师装模作样比划了几下练功的动作,并没有表演。
  魔术师说:“这个隔山打牛,牛我有了,就是这面玻璃,但是山没有啊。怎么样,哪位朋友愿意上来,挨我一拳。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上来是要有心理准备的,虽然我苦练神功多年,但是从来没有真正的使用过,灵不灵验还不知道。如果隔山打牛失败了,合作的人,轻则残废,重要身亡。怎么样,有没有朋友愿意上来?当然,我希望最好是位女孩子上来,这样的话如果我失手了,也好照顾她一辈子;如果是位男士,这倒麻烦,娶不到媳妇啊。”
  魔术师一番幽默的话,引来台下串串笑声。
  这时候,一位长相甜美的女孩子上来,说:“我愿意,让我来。”
  魔术师说:“你就不怕我失手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女孩说:“不怕。”
  魔术师问:“为什么?”
  女孩说:“因为你很帅。”
  魔术师崩溃了,说:“她这么说的意思,是希望我失手然后照顾她一辈子。”魔术师的话,引来台下一片笑声。他又转向女孩,问道:“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女孩笑着说:“是的。”
  台下“哗”的笑成一片。
  魔术师说:“好吧,既然这样,有这位勇敢的女孩做我的搭档,我就开始了。请观众朋友们睁大你们的眼睛,注意,不要眨眼。”他拿起一个垫子,递给女孩:“你把这个拿着,对,这样拿着。”魔术师活动了一下,往空气中挥了挥拳头,说:“见证奇迹的时刻。”
  只见他神情专注,咬着牙,正准备挥拳,女孩和其他人一样,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女孩也有点担心,万一失败了,一拳打过来,确实让人够受的,但她更多的是好奇。但是魔术师没有打,收住问女孩:“你确信让我打吗?我这隔山打牛的功夫,还没有真正试过。”
  女孩点点头,说:“你打吧。”
  魔术师问:“你确信要让我真打吗?”
  女孩说:“嗯,你打吧,我不怕。”
  魔术师向观众说:“观众朋友们,你们要给我作证,这是她让我打的,出了事可不能怪我啊!”
  观众又“哗”的笑成一片。
  “那么,我真的打了,朋友们,请睁大你们的双眼,让我们共同见证奇迹的时刻。”
  只见魔术师在这一瞬间,运足全身的力,朝女孩抱在面前的垫子一拳打去。
  女孩纹丝不动,但是她身后的玻璃,已经哗的一声,破成碎片。
  人们根本看不清楚,他这隔山打牛的功夫,是怎么做到的。
  魔术师问:“怎么样,疼不疼,有没有伤着你。”
  女孩笑着说:“没事啊,一点感觉也没有。”
  魔术师摊开双手,说:“太遗憾了,我本来想失手照顾她一辈子的,没机会了。”
  台下观从哗地笑了起来,有的起哄着说:“没失败也可以照顾她一辈子啊。”
  
  表演结束,谢过女孩,并让她下来后,魔术师说:“刚才只是小试牛刀,好戏还在后头,现在我要为大家来一个大变活人的游戏,首先,我们有请的是,我们的杨经理来和我搭档。”
  杨小龙被请上来。
  魔术师问:“杨经理,你知道我们怎么表演吗?”
  杨小龙老实说:“不知道,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魔术师说:“你还是知道嘛,就是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我还需要一位美女来搭档,我要让他们灵魂互换,谁愿意来。
  由于前面的魔术很成功,很多女孩都举着手。
  魔术师往观众席上打量了一会,指着鲁婧说:“这位警察美女,你来怎么样?”
  鲁婧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问道:“我?”
  魔术师说:“对,就是你。”
  鲁婧稀里糊涂地走上台来。
  魔术师说:“好,谢谢这位美女,我将让你们进行灵魂互换,你没什么意见吧。”
  鲁婧笑着说:“我没意见。”
  魔术师又问杨小龙:“你没意见吧,肯定没有,美女都没有,你不能有。”
  杨小龙呵呵地笑。
  魔术师说:“两位都没有意见,既然大家都同意,那么后果自负。”
  魔术师指着台上的一顶花轿说:“你们两位,要一起钻进这花轿里去。”
  “等等,我先声明啊,这灵魂互换,如果只换了一半,换不回来的话,那就说明我的魔术失败了,从此以后,你们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现在想问两位的是,你们愿意吗,也试吗?”
  杨小龙和鲁婧满面笑容,不置可否。
  魔术师大声说:“你们还愿意吗?”
  把话筒递到杨小龙嘴边,他说:“愿意。”
  “你当然愿意,人家可是位大美女啊,我看你还巴不得失败,是吧。”
  台下的人们又“轰”地爆出一阵笑声。
  把话筒递给鲁婧:“你呢,美女,你愿意吗?”
  鲁婧害羞地说:“试试吧。”
  魔术师收好话筒,说:“好吧,既然你们两位都愿意,那就进去吧。”
  杨小龙和鲁婧钻进花轿里。
  魔术师摩了一下自己的手掌,说:“大家注意了,奇迹,马上发生。这不是一顶花轿,这是一座空中楼阁,是浪漫与爱情的天堂。大家注意了,我先用这张布把它蒙一下。”
  魔术师拿一张布罩住花轿,布越放越低,越放越低,最后直接平到地面上。
  魔术师问:“轿子怎么这么矮了,是不是丢了?”
  说着,他猛一揭开布,一群白鸽飞上天空。
  魔术师大惊:“花轿呢,人呢,怎么变没了?”
  观众迷惑不已。
  魔术师指着身后,说:“请大家看那边,好戏在后头呢!”
  
  天空中,一只巨大的气球托着两条长长的彩带,彩带上左边写着:开业大吉五十六个民族大酒店展宏图看天下岜沙;右边写着:情投意合九十九朵玫瑰织爱河有情人愿百年好合。
  那一瞬间,锣鼓喧天,烟花绽放。气球上,有两个人,杨小龙和鲁婧。
  天空的烟花,突然绽放成了一行字:“小婧,我爱你。”
  在气球上的杨小龙拿出戒指,单膝跪下,说:“小婧,嫁给我吧。”
  鲁婧一下子泪流满面,捂住嘴,不停地点头。
  她曾想象过,千千万万种被求婚的场面,但是没想到,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气球下面,是整个岜沙狂欢的人们,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让在气球上紧紧相拥的两个人,飘向远处去。女孩们在下面望梅止渴:“好浪漫哦,好幸福哦,好羡慕哦!”
  看到这一切,巴虎走到张妮身边,说:“他们都结婚了,你就不能考虑一下我?”
  张妮看了巴虎一眼,说:“可以啊,除非你也能这么浪漫的向我求婚。”
  巴虎说:“真的?”
  张妮说:“看情况了。”
  总算有所松动了,虽然没有明确,巴虎还是很高兴。他在心里想,别说这么浪漫的求婚,只要你愿意,我会比这个浪漫一百倍一千倍。他甚至想象,他和她洞房花烛时的情景。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