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连载四十四

连载四十四

作品名称: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作者:三月楚歌      发布时间:2015-08-04 20:09:07      字数:5407

  正是五十六个民族大酒店开张的这一天,巴虎的茶馆被县里面直接派来的扫黄打非大队,查封了。茶馆变赌馆,赌客越来越多,赌注越来越大,影响力也越来越大,巴虎的车,一年之内换了三部,一部比一部高档。赌馆之内,有赢家必有输家,有时候,有的人一夜之间,输掉上百万。虽然比起香港澳门来说,这样的赌注根本算不上什么,但这是岜沙,是一个不允许赌博的地方,巴虎的茶馆开得小,没有谁去管,但一旦做大了,树大招风,就惹来麻烦了。
  前段时间,有的地方官员过来赌,输了回去,匿名向县里面举报。县里面通知岜沙派出所查处。派出所查了几次,查出不一个所以然来。后来,县里面也来过几次,都通知岜沙派出所配合,还是没有查出个所以然来。这一次,有一位来旅游的记者,到茶馆后,被这个西部偏远的赌场惊呆了,他看到人们都用现金下注,赌桌上堆着一堆堆的钱,令人惊叹。
  回去之后,记者写了一篇稿件,在网上传播了这件事情。省里领导知道了这件事,询问州里这是什么情况,州里领导受了委屈,打电话来骂县长,县长气不打一处来,大拍桌子,吼道:“把公安局长、派出所长,都给我叫来,还有,把纪委书记也给我叫来。”
  县里派出了二十多人,甚至还佩带了枪支,借着五十六个民族大酒店隆重开张,人们注意力转移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到了岜沙,围住了茶馆。彼时彼刻,赌友们也觉得政府应该都忙去看五十六个民族大酒店开张去,不会来管他们,赌得也十分豪爽尽兴,大叠大叠的钞票不亦乐乎。
  那时候,李苟子、王石头、杨勇志这帮学生,还在台球室打台球。警察到来之后,让他们马上离开,回学校,不然统统抓起来,但是这些中学生,也没有马上离开,从台球室出来,站在旁边看热闹。彼时,茶馆内正赌得热烈,赌客们废寝忘食,正在紧张热烈地斗智斗勇。
  有一位上厕所回来的赌客,被拦在了楼道里。警察一步一步逼进,这时候,另一位正要开门的人迎头碰到了警察,“砰”的一下,迅速把门关上,他惊慌失措地喊:“警察来了!”
  赌场内,气氛一下子像凝固了似的,有人心怀侥幸地问:“来了多少,会不会是来玩的?”
  看到警察的赌客摇摇头:“楼道里都是。”
  这时候,传来了“砰砰”的撞门上,并伴随喊声:“快把门打开,不然我们就撞进来了。”
  当时,巴虎去参加杨小龙的五十六个民族大酒店开张去了,只有李结巴在。李结巴也被这一切给吓住了,他喊道:“快、快、快把钱、钱都扔、扔出窗外去。”
  有的赌客不解,问:“为什么要扔出去,老子天天都是输,就今天赢!”
  李结巴说:“你、你不扔,到、到时候,你身上有、有多少,就罚、罚多少。”
  赌客们面面相觑,这个时候,不知道是输好,还是赢好。
  那些赢了的,面色凝重,那些输了的,反倒一脸轻松,甚至露出笑意,反正老子今天输光了,一分钱也没有,被抓也没事,最多说是来看的,批评教育一下罢了,没什么损失。
  
  撞门声越来越重,已经快要撞破了。赌客们知道,钱是没处藏了,只见一人,先是抱着一摞钱,从窗外直接扔出去。其他人立马竞相效防,一时之间,钞票哗哗地往外扔。
  门外,一时之间,红色的钞票飞飞扬扬,路过的人们惊呆了,天上下钱了,天上下钱了。几百万的钞票,一下子全部飞扬起来,岜沙的街上刮起风,钞票飞得满街都是。
  人们争相抢钱,李苟子、王石头、杨勇志他们几个,扔下书包,拼命地去捡钱。
  有的妇女跑过,抱着小孩子的,把小孩放在路边哭,也不管,忙抢钱去了。来旅游的外国人,见到这一切,也被惊呆了:“OH,MYGOD!上帝啊,这实在是太疯狂了。”
  钱在风中飘着,整个一群魔乱舞,正在大家疯狂抢钱之时,“砰砰砰!”响起了三声枪手,人们一下子停住了。一位高大的警察,站在中间,枪声响过之后,大声说道:“这钱是犯罪分子扔出来的,你们不要抢了,非法所得,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整个过程,我们都通过录相录了下来。所以,请大家把捡到的钱,全部交上来。”
  人们看见,在警察的背后,有摄影师正扛着摄影机,见此情景,纷纷失去了兴致。
  人们又把钱扔在地上,风一起,成捆的钱还在,散了的钱,纷纷飞了起来。
  李苟子正准备扔,王石头拉住他,然后走到警察面前,说:“叔叔,我们是学生,我们捡这些钱,并不是为了自己拿走,我们是想捡了交给警察,现在交给你。”说完,把钱放在警察旁边。这一幕,被眼疾手快的摄影师捕捉。王石头的举动,也让其他人纷纷把钱送过来。
  刚才把孩子放在路边,跑过来抢钱的妇女,钱没捞着,想起自己的孩子忙去看看,结果孩子不见了。她急得四顾,哭喊着:“我的孩子呢,警察同志,麻烦你们帮帮我,我的孩子不见了。”
  警察问:“你的孩子怎么会不见了?”
  妇女说:“刚才我把他放在那里,就过来了,现在他不见了,不知被哪个抱走了。”
  警察看了她一眼,心想,你这是自作自受,看到钱就忘了孩子了,活该吧你!轻松地说:“这样啊,行,处理完这个事情,你跟我们回所里一趟,报个案,我们会帮你找的。”
  妇女急了,说:“警察同志,刚刚丢的,你们马上给我找吧,不会走远的。”
  警察说:“你看看,这里那么多人,还有那么多钱,我们走不开,不好意思。”
  妇女看到警察并不热心,咚的一声跪到了地上,说:“求求你了,帮帮我吧,警察同志。”
  围观的人们都在看着,有的说活该,就知道捡钱,把孩子扔了。有的指责警察,就应该帮帮她,现在的警察,都把自己当大爷。警察看不过,叫旁边一位更年轻的警察说:“小武,这位大姐的孩子不见了,你帮她去调查一下。”然后对妇女说:“这位警察和你去找。”
  叫小武的年轻警察过来,带着妇女到一旁去了解情况。
  
  赌客们全部被抓了,成排的背着手从楼上走下来,在门口的空地上集合。
  警察问:“谁是这里的负责人?”
  李结巴左右看了一下,没有谁答应。他只有站出来,说:“是、是巴、巴虎。”
  警察喊:“巴虎呢,谁是巴虎,站出来。”
  李结巴说:“巴、巴虎,去、去吃酒去了,不、不在。”
  警察说:“你给他打电话,叫他马上回来。”
  李结巴忙在裤子里摸了摸,说:“没、没电话。”
  警察指自己的电话递过去,说:“用我的打。”
  李结巴拔了一会儿号码,终于打通了,巴虎一接,李结巴吞吐说:“巴、巴虎哥,出、出事了,你、你快回、回来。”警察怕他说出来,忙说:“你告诉他,这里有人打架。”
  李结巴看了警察一眼,说:“有、有人打、打架——”
  警察教他说:“把店里的东西都砸坏了,我拉不住。”
  李结巴说:“把、把东西都、都砸烂了,我、我劝不住。”
  巴虎一听,在那边骂道:“谁他妈的那么大胆啊,老子不在就翻天了。”
  警察继续教李结巴:“你快回来吧,他们谁的话都不听。”
  李结巴又照着说了一遍,然后把电话挂了,还给警察。
  警察把赌客们都装上车,车实在太挤了,有的赌客抱怨,说:“实在太挤了进不去。”
  警察说:“怎么会进不去,里面的再往里挤一点。”
  有人说:“警察同志,都超载了。”
  警察说:“超什么载,都挤一点,一会就到了。”
  有人说:“超载是违法的。”
  警察说:“怎么那么多话,你知道违法还在这里赌博?”
  有人说:“我没赌。”
  警察说:“你没赌,你来这里搞啷样飞机,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懒掉。”
  有人说:“我来,是看别个赌。”
  警察说:“知道别个赌,你不报警,还看,一样是违法犯罪。”
  有人说:“看也是犯罪哦!”
  警察说:“再多嘴,你不赌你狡辩什么东西,赌最多的就是你。”
  有人说:“我拿哪样赌,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
  警察说:“再废话,就把你关起来,输光了身上哪里来的钱。”
  没有人说话了。
  
  巴虎急急忙忙的跑回来,看到成排的警车,他心里“嗖”的一下凉了。
  巴虎有些迟疑地走上来,问警察说:“警察同志,这是怎么回事?”
  警察说:“你是谁?”
  巴虎说:“我叫巴虎,这茶馆是我开的。”
  警察一招手,说:“正好,我们就是在等你,带走。”
  巴虎忙急辩,说:“警察,我可没犯法,这是怎么回事,有人打架也不能抓我啊。”
  警察说:“打什么架?”
  巴虎说:“没人打架?”
  警察说:“你聚众赌博,不抓你抓谁?”
  巴虎一下子哑了。
  茶馆的大门被警察关了,贴上了封条。
  警车列队,往县城的方向开去。
  
  巴虎茶馆被封,人被抓的事情,一下子传遍了整个岜沙。张妮听到的时候,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淡淡一笑。鲁婧说:“这个巴虎,本以为他浪子回头,走正路了,没想到还是这样?”
  第二天,阿德爹来找杨小龙,谈起巴虎被抓的事情。老人家气不打一处来:“这个狗杂种,真不是个东西,几十岁的人了,还做这种事情,报应啊。”老人家骂完了,毕竟是自己儿子,又问:“阿龙,你说他这罪大不大,要关几年,会不会枪毙?”
  杨小龙说:“没什么大罪,他就是聚众赌博,最多拘留,罚款。”
  阿德爹说:“不能啊,不会那么轻的,我听说那天把钱撒满了一条街,这肯定是大事。”
  杨小龙转念一想,也是,罪大罪小,有时候并不是看你犯了什么罪,要看这个罪的影响力,万一产生坏的影响大了,政府严惩,本来拘留的,关你个十年八年也说不清楚。有时候,你碰到法官开明,政府宽松,犯了个大罪,也有可能大罪化小,小罪化了,教育一下就行了。
  杨小龙说:“阿爹,没那么严重,我明天,就去县里帮你问问,你放心啊。”
  阿德爹有些难为情地说:“阿龙啊,我真没这张老脸来麻烦你了,只是这畜牲,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又没有其他办法,说去说来,我总归是他阿爸,生他养他,丢他不管,也不像话啊。”
  杨小龙说:“阿爹,你不要多想了,没哪样大事情,也是让阿虎学个乖。没事的,明天我就去帮你问问,看看到底是哪样情况再说,你也不要乱操心了,赌博最多就是拘留、罚款。”
  听杨小龙这么说,阿德爹宽了些心,说了些感谢的话之后,回寨上去了。杨小龙说,酒店开业的时候,有些糖果,让他带回去给阿依。事实上,这是杨小龙特意买的。他不能告诉阿德爹,有些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他知,大家心知肚明,但是灯笼不能点破。
  
  第二天,杨小龙托了熟人,找到公安局长,了解了一下具体情况。这次抓来的赌客,三十多人,抓到的赌款,五百多万。但是大家全部撒到外面来了,也不知道是谁的。按照以往的规定,抓赌的时候,谁身上有多少钱,就罚多少钱,再根据数量来判定拘留的天数。但这一次,全部乱套了,人又那么多,所以,县里面决定,每人罚款五千,拘留一个星期。
  杨小龙问:“那茶馆的负责人,巴虎,县里面决定怎么处理?”
  局长说:“这件事,影响太大,要有人来为这件事情负责,巴虎是负责人,所以,县里面初步的意见是,可能要加重处罚力度,搞不好,要判刑的。”
  杨小龙说:“局长,我有个不情之请,巴虎是我们寨上的,他父亲从小对我有恩,这一次也开口了,我的意思,也不是为难局长,只是希望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从轻处罚。”
  局长呵呵地笑,说:“杨老板,你这话说得就客气了,你现在可以说是全县的榜样,这件事情,说实话,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判刑不判刑倒不一定,但是重罚是一定的了。”
  杨小龙说:“局长,我们就不说门外话了,你跟我讲,重罚,重到什么程度?”
  局长说:“我也不好说,可以肯定的是,茶馆肯定要关门,罚款,恐怕要十几万,甚至没收全部开茶馆的非法所得,也就是说,他可能要倾家荡产才能换回自由,当然,拘留半个月左右,也是肯定的。毕竟,他开茶馆聚众赌博,在全国,都产生了恶劣影响。政府也需要向社会作交待,如果就这样轻意把人放了,谁也作不了这个主,大家都在盯着。”
  杨小龙说:“理解,如果是这样,那就先感谢局长了,这样的处罚,已经是法外开恩了。”
  局长说:“谁的面子都可以不给,但你杨老板的面子。放心吧,我们会处理好的。”
  杨小龙再次感谢局长,给局长送了一张龙腾公司的金卡。有这张贵宾金卡,以后在杨小龙旗下的所有公司消费,均享受一定程度的优惠甚至免费。局长感谢过后,痛快笑纳。
  
  杨小龙回来,去寨上向阿德爹回复。
  阿德爹说:“这个狗杂种,如果真是这样,算是老天开恩了。你说他三十岁的人了,要是再被关几年,时间去了,名声臭了,别说再娶媳妇了,人可能就废了。”
  杨小龙说:“阿爹,你就放心吧,既然局长已经亲口答应了,会从轻判罚的。”
  阿德爹说:“阿龙啊,哪样话也不讲了,你这情,阿爹记在心里头了。”
  阿依跑过来,问杨小龙:“阿龙叔叔,我阿爸是不是被抓起来了,他是不是做坏事了?”
  杨小龙笑着说:“你阿爸犯了个错误,他去县里面,接受教育去了。”
  阿依说:“那,他会不会被关起来,会不会被枪毙?”
  杨小龙说:“不会的,只是犯了个小错误,小小的错误,指甲壳那么大。人都会犯错误,但是犯了错误要改正,改正了还是好人。你阿爸到县里面去学习,用不了多久他就回家了。”
  阿依高兴地说:“哦,我阿爸只是犯了个小错误,那他是明天回来吗?”
  杨小龙说:“明天不会回来,可能下个星期,他就回来了。”
  阿依高兴的像只蝴蝶,不远处,小芬在叫她,她就跑出去跟其他孩子玩去了。
  阿德爹看着阿依活泼的背影,显得很满足,轻轻摇着头,说:“这丫头,就是这个鬼精。”
  
  最终,巴虎被拘留了十五天,遭受巨额罚款,等于是用倾家荡产,换回一个自由身。其他赌客,有被罚款几千的,有拘留五天的,十天的。李结巴被关了十天,罚款六千,才放出来。巴虎的茶馆,西部最大的地下赌场之一,一夜之间被全锅端了,除了沦为人们的谈资外,又归于平淡。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