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连载四十六

连载四十六

作品名称: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作者:三月楚歌      发布时间:2015-08-05 12:59:18      字数:4687

  巴虎走了,衣衫破碎的张妮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在地上找了半天,从包里抽出一张卫生纸把巴虎扔下的安全套包起。她全身酸痛,手臂上到处是摩擦的伤痕,头发凌乱。出事地点离住处只有不到三公里,张妮回去,却走了一个多小时。回到住处,张妮洗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澡,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眼泪情不自禁一直流,一直流,她不明白为什么巴虎要这样对她。
  半夜里,有电话打进来。张妮接听,一个男人莫名其妙说了半天,张妮问:“你是谁?”
  对方愣了一下,说:“不好意思,打错了。”便挂了电话。
  张妮骂道:“你他妈神经啊,打错了还说那么多!”
  把电话扔到对面的沙发上,躺在床上睡觉,却怎么也睡不着。越想越气,气着气着,竟不知不觉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张妮决定去报警。鲁婧新婚,正在放假,今天是赵虎在值班。
  赵虎见张妮神情落魄,因为鲁婧结婚了,他自己也神情落魄,问:“小妮,有哪样子事?”
  张妮说:“我要报警,我被人强奸了。”
  赵虎一听,吓了一跳,问:“你说什么,强奸,谁强奸你?”
  张妮说:“巴虎!”
  赵虎咬牙切齿,说:“这个禽兽!你有没有证据?”
  张妮把包好的安全套递给赵虎,说:“有,这个。”
  赵虎摊开卫生纸,露出一只用过的安全套,同时散发出一股混乱的味道。
  “这是什么东西?”
  张妮说:“巴虎用过的。”
  赵虎有些不明白,说:“强奸,还用这个?”
  张妮说:“是我求他用的。”
  赵虎看了一眼张妮,说:“你等等,我先请示一下所长。”
  张妮门外等了一会儿,赵虎出来叫她进去。
  
  王稼昨天晚上打了一晚上的麻将,在沙发上补瞌睡,衣服没穿好,脸也没洗。听赵虎一说,才慌忙起来,收拾一下之后,坐在里面等张妮进来。赵虎拿着纸和笔做记录。
  王稼说:“小妮啊,你这是报警,我们还是按程序来,先说名字。”
  张妮没等王稼一样一样的问,直接回答道:“张妮,四川人,今年二十四岁。”
  王稼愣了一下,说:“你把案件的经过,说一遍。”
  张妮说:“昨天晚上,大概八点到九点钟之间,我逛街回来,在桥头旁边的小路上遇到巴虎。当时他浑身酒气,见到我之后,就上来抱住我,把我拉到黑暗的地方,强奸了我。”
  王稼听张妮的叙述就像石头一样坚硬,不像其他女孩子那般,哭哭啼啼,遮遮掩掩。
  王稼问:“这只安全套,又是怎么回事?”
  张妮说:“我昨天下午出去的时候,大概是五点钟到六点钟之间,碰到学生在做宣传艾滋病的活动,给了我一张宣传卡片,里面夹着这只安全套,我顺手放在了包里。当时巴虎要强奸我,他估计是喝了很多酒,我反抗之后,没办法摆脱他,为了减小对自己的伤害,我就给了他这只安全套。我的手上和腿上,都有反抗时留下的伤痕,这只安全套就是证据。”
  王稼不可思议地看着张妮,这个女孩真不简单。
  王稼问:“这么说来,这只安全套里面的精液,是巴虎的了?”
  张妮说:“是。”
  长期不怎么接收到正规案件,王稼和赵虎,笔录都不知道怎么记,随便记了一些之后,说:“你先回去休息吧,笔录已经做了,我们也立案了,我马上向县里汇报请示,批准后就马上抓捕巴虎。”
  张妮走了,只剩下王稼和赵虎两个人。
  
  王稼说:“赵虎啊,你看这个案子,该怎么办?”
  赵虎说:“怎么办,直接请示县里,抓他个狗日的,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王稼说:“话虽然这样说,但事情是在我们镇上发生的,又是我们镇上的人犯的案,如果县里面知道了,对镇里面可能会产生不好的影响。我们应该先请示镇上领导,镇上领导批准了,我们再向县里请示。还有,这案子有点怪,强奸,竟然还戴避孕套,这听起来你不觉得不对劲?”
  赵虎说:“小妮不是说了么,是她给巴虎的。”
  王稼说:“她给巴虎避孕套,还告巴虎强奸,其他人会信吗?”
  赵虎很无语,说:“这还有哪样信不信的,这避孕套就是证据。”
  王稼说:“我知道是证据,但说起来,让人很难相信。”
  赵虎道:“这是事实,人家案都报了,怎么会难相信。”
  王稼说:“你看过,有人被强奸了,还给强奸犯避孕套的吗?”
  赵虎说;“小妮不是说了么,碰巧学生发了她一个,这件事情是真的,我都还看到过学生在那边做活动。她被巴虎强奸,一个女人抵抗不住,为了保护自己给强奸犯一个安全套。”
  王稼说:“你相信,我相信,其他人会相信吗?”
  赵虎说:“证据在这里,铁证如山,谁会不信?”
  王稼沉吟了一下,说:“其实我也想知道,戴安全套,算强奸吗?”
  赵虎莫名其妙,说:“这明明是强奸,没有算不算的,要不是强奸,难道张妮疯了?”
  王稼说:“强奸罪的确定,一般分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女方的子宫内有没有男方的精液等;两一个方面是,男方的生殖器上,有没有遗留女方的体液。用了安全套,这些都没有。”
  赵虎说:“所长,你的意思是,这不算强奸!”
  王稼说:“我只是猜测。如果强奸罪不成立,就只是猥亵,治不了他。”
  赵虎说:“这还用猜?戴安全套就不叫强奸,那戴手套去杀人,就不犯罪了?”
  王稼说:“我也只是猜,怕到时候事情没办好不要紧,还要着批评。”
  赵虎说:“你不要猜了,张妮是杨小龙的人,杨小龙现在是岜沙第一大财神爷,如果把他惹火了,不要说怕领导批评我们,可能领导都怕杨小龙让他们下台。”
  王稼说:“杨小龙有钱又怎么样,不过是个做生意的。”
  赵虎说:“所长,你错了,有钱能使鬼推磨,杨小龙是没有权利拿你怎么样,但是他有钱,可以请更大的领导。你到底是怕巴虎,还是怕哪样?一个案子还这样犹豫,一点都不像警察。”
  王稼说:“怎么说话呢?你就是改不了这个急躁脾气,三思而后行,总不是坏事吧。你通知世杰和小婧来开会,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要大家决定,大家说了才算。”
  赵虎有些些不快地应了一声,想起来,又说:“所长,小婧今天放婚假。”
  王稼说:“放婚假也要来,小妮是她的好朋友,她不来不行。”
  赵虎给孙世杰和张妮打电话。
  孙世杰正在杨光艳的床上,接了电话才慌忙穿好衣服,赶回来。
  
  鲁婧对张妮被巴虎强奸的事情,又惊又气,说:“所长,这明摆着,先把巴虎抓了。”
  孙世杰想起之前巴虎对自己的威胁,心里不痛快,说:“我的意见也是,先抓人。”
  赵虎道:“所长,不要前怕狼后怕虎了,我们到现在,也没干过一件轰轰烈烈事,现在抓个强奸犯,你都这样犹犹豫豫,到底那巴虎是犯人,还是我们是犯人,难不成你怕他?”
  王稼道:“赵虎,怎么说话的呢,啊,哪样东西叫我怕他,我这叫谨慎。”
  赵虎说:“那所长,你说现在该怎么做?”
  王稼看了大家一眼,说:“大家都先别忙,我去请示领导再说。”
  王稼到镇政府去,纪委书记刚从厕所里出来,洗过的手上沾着水,因为没有帕子抹,不断往地上甩。王稼说:“书记,我这里有一件事情,想向您请示一下。”
  纪委书记问:“哪样子事,你讲。”
  王稼说:“杨小龙公司里的那个张妮,你晓得吧?”
  纪委书记说:“他们在岜沙,做了那么多事,哪可能不晓得,我们是熟人呢。”
  王稼说:“今天早上她来报案,说是被巴虎强奸了。”
  纪委书记一惊,说:“巴虎,不是刚被拘留,才放出来么,这个东西,怎么又惹麻烦了。”
  王稼说:“总不是狗改不了吃屎,只是现在怎么办?”
  纪委书记说:“怎么办,你是所长啊,这种事情,肯定得先抓人。”
  王稼说:“我想请示书记的是,抓了人,要不要通知县里面?”
  纪委书记说:“这是大事,当然要通知。”
  王稼说:“我就是担心,这几年,岜沙一直都是治安条件全县第一,前一段时间,巴虎的茶馆出了事,现在如果又要出这样的案子,可能今年的先进就没有了,所以我也是纠结,不晓得咋办啊。”
  纪委书记沉思了一下,说:“那这样,你先把巴虎叫来,先问清楚情况再说。”
  
  鲁婧听说张妮被强奸了,赶忙把事情告诉杨小龙,两人去找张妮。
  张妮虽然情绪受影响,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坏。
  杨小龙和鲁婧都很关切,张妮却淡淡地说:“我没事的,不用担心,就当做了个恶梦。”
  听张妮这么一说,两人松了口气。
  张妮问:“对了,巴虎被抓了没有?”
  这话问到了鲁婧的为难之处,王稼为了评今年的先进,对这件事情左右摇罢。岜沙派出所,这么多年来,就没出过什么大事,派出所的员工,都盼着每年的先进奖金,发笔小财呢。
  张妮一听,气愤不已,说:“这太过份了,我给他打个电话。”
  孙世杰和赵虎,也对王稼的做法表示不满,今年的奖金,要不要都无所谓。
  王稼从没有下死命令过,这一次,却表示,先只调查巴虎,不抓人。
  赵虎说:“所长,你调查他,万一真有这事,他不跑了?”
  王稼说:“跑?他家在岜沙,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孙世杰说:“只要跑得了和尚,在哪里不可以重新修庙?”
  王稼说:“你们年轻人,不要冲动,这事情还是要慎重,先调查清楚。”
  对于王稼一再推诿,不抓捕巴虎,孙世杰和赵虎,都闷闷不乐。
  赵虎说:“要调查你自己去调查,我去敬老院挑水去了。”
  王稼对赵虎很不满,说:“你看你,怎么说话的,我好歹也是所长吧。”
  赵虎把声音拖长,说:“是所长,你不仅是所长,还是大爷。”
  赵虎出去了,孙世杰继续打开电脑玩游戏。
  
  王稼正在生气,张妮的电话打进来,张妮问:“王所长,巴虎抓了没有?”
  王稼吞吞吐吐地解释,说此事关系到岜沙今年的安全与社会和谐建设问题,也关系到岜沙参评全国旅游文化一百强。如果这件事情暴出去了,对岜沙,还有张妮你自己,影响都不好。你说你,一个还没结婚的大姑娘,巴虎被抓,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你说你以后,还怎么找对象?
  张妮气不打一处来,说:“王所长,你听好了,什么旅游城市一百强,我不管,你们评先进拿奖金,我也不管,我个人的形象你也不用管,如果你们不履行职责,抓捕巴虎,放纵罪犯,你应该知道我是做什么的。我虽然没什么本事命令你要求你,但这件事情,明天一定会在省报上登出来,还有,你们派出所不作为的事情,也一样会见报。”
  王稼愣了一下,慌了神,忙说:“张妮啊,这不是要和你商量吗,我又不是说不抓。”
  张妮没有说话,把电话直接挂了。
  
  王稼没辙了,又跑去跟纪委书记商量,纪委书记把王稼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说:“就是你疑神疑鬼,心里打着小算盘。这件事情,就应该抓,杨小龙和张妮现在在岜沙的地位,比我还高,她的本事你没见过?你想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到县里面去背书啊!”
  王稼得了这话,不敢怠慢,通知孙世杰和赵虎,马上抓捕巴虎。
  赵虎接到电话时,正在和敬老院的一群老年人聊天,听说要抓巴虎,兴奋得不得了。
  几人先找到李结巴,李结巴说,巴虎应该在寨子上。
  三人急忙赶往寨子上,孙世杰问:“你们说巴虎这次会被关几年?”
  王稼说:“如果真的强奸,七八年总是要有的。”
  赵虎道:“这种人,就应该枪毙,简直是社会的败类,不然,没收作案工具也可以。”
  说着,已经到了吊脚楼前,阿德爹正在家门口撒米喂小鸡仔,老母鸡咕咕地叫。
  王稼问:“阿爹,巴虎在不在家?”
  旁边蹲着看小鸡仔的阿依回答说:“我阿爸刚回来,在屋里打瞌睡呢!”
  三个不再理会老人和阿依,径直进屋里去,几分钟以后,巴虎戴着手铐走了出来。
  
  巴虎像只瘟鸡一样无精打采,昏昏沉沉地耸拉着个脑袋。
  阿德爹忙问:“所长,这是为哪样?”
  王稼说:“巴虎强奸妇女,我们执行抓捕。”
  不由分说,把巴虎带走了。
  阿依问阿德爹:“阿公阿公,我阿爸是不是又犯错误了?”
  阿德爹说:“这畜牲,总让人不省心啊。阿依啊,你在家里乖乖的,阿公去一趟镇上。”
  阿依说:“阿公,你去吧,我知道你去看阿爸的事情,我会在家里等你回来吃晚饭的。”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