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连载五十三

连载五十三

作品名称: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作者:三月楚歌      发布时间:2015-08-07 13:14:33      字数:4096

  五人相继走出来,进一条狭巷里时。刘成福有些忧心忡忡地拉住王石头在后面,王石头问他怎么了,刘成福说:“石头,要不我们退出吧,我觉得这样搞太危险了,你要是需要钱,我给你想办法。”王石头看了刘成福一眼,说:“你怎么现在还这样想,你要不愿意你就退出吧,我不想靠谁,我要靠我自己,但你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不然别怪我不认识你。”
  刘成福为难道:“不是我不愿意帮你,只是抢银行,罪可不小!”
  王石头说:“你别忘了,我们还不满十八岁,连十六岁都还不满,有哪样罪?”
  前面,李苟子转过身来喊道:“你们两个,在罗嗦哪样鸡巴,动作快点。”
  刘成福说:“好吧,要去就去,但是不管哪样情况,千万不要杀人。”
  王石头道:“我们是为了钱,杀人搓鸟,这枪,不过是用来骇人的。”
  几人来到信用社对面,杨勇志去骑摩托车去了,巴栋不由自主瑟瑟发抖。
  李苟子发现了,扯了他一下,说:“你搞啷样子鸡巴,怕个鸟啊,还没开始抢呢!”
  巴栋觉得仿佛很冷似的,说话声音都不稳了:“我有点紧张。”
  王石头道:“你紧张,就在门口放哨,不进去了,如果有人来了,就通知我们。”
  巴栋勉为其难道:“嗯,那我放哨。”
  
  因为是中午,信用社门口除了那位靠着桌子打盹的大爷外,没有其他人。过了一会儿,一个戴着草帽的男人,从信用社走出来,到外面的时候,就地吐了泡口痰。李苟子看了一下手表,说:“行动。”巴栋把一顶很大的帽子戴上,几乎蒙住了他的脸。王石头和李苟子他们三人全部脱掉外套,里面露出来的衣服,都是清一色的黑色衣服,用丝袜把头套住,煞有介事地行动:“走。”
  三人拿出火枪,径直往信用社走去。巴栋站在门口,注意是否来人。
  信用社里,因为没有业务,里面一共只有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门口的那位大爷,还在睡觉。走过去的时候,李苟子踢了一脚那位大爷,大爷睁开眼一看,面前是几个丝袜,一着急,忙捞自己的对讲机,王石头一巴掌,把对讲机打掉,大爷惊恐万状:“你们要做哪样?”
  遵照约定,行动时一律用普通话,李苟子道:“少鸡巴罗嗦,抢劫。”
  大爷慌忙举起双手,说:“你们不要乱来,不要乱来啊。”
  王石头把一只背包递给他,说:“把钱装进去,不然打死你。”
  押着大爷在前面,他们三个走了进去。
  里面的两女人,在说美容的事情,另一个男人在看报纸,然后把报纸上的内容讲给另一个女人听。看到突然有三个光溜溜的黑头,押着警卫大爷进来,一时间竟没有发应过来。
  刘成福拿着枪,站在中间。
  李苟子和王石头走近柜台,李苟子吼道:“抢劫,把钱交出来。”
  几个女人被吓傻了,那位男人反应过来,忙扔下报纸,奔到旁边的桌上打电话。
  王石头眼疾手快,枪抵在他的头上,说:“打啊,你他妈的打啊,看老子打破你的头。”
  男子慌了神,不敢乱动,举起双手,几个女人更是被吓坏了,面色苍白,浑身颤抖。
  李苟子吼道:“把钱都交出来。”女人们动作慢腾腾地,把一些钱摆到柜台上面来。
  李苟子叫警卫大爷:“把钱装进去,快一点。”
  这些钱并不多,估计也就是几千块钱,李苟子吼道:“全部都拿出来,不然打死你们。”
  女人们双手发抖,很不情愿地把钱一张一张地拿出来。
  李苟子又吼道:“拿出来,快一点。”
  被王石头用枪抵住头的男人,发现抢银行的就是几个孩子,起了反抗之心。趁王石头忙看着柜台上的女人们拿钱出来分神的时候,他猛的一反手,捞住王石头的枪,虽然只是十四五岁,但王石头毕竟是从农村来的娃子,体力也不弱,反应过来,跟那男子争抢起来。
  刘成福见状,奔袭过去,其他人见到男人反抗,也纷纷要反抗。这个时候,连那位大爷,也要反抗,局面一时无法控制,李苟子大喊:“都他妈的别动,谁要是再动老子就开枪了。”
  刘成福的枪抵住了男人的头,男人不动了,手一松,枪又夺回王石头的手里,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枪响了。王石头是无意的,但毕竟火枪的保险性太差,一松手就响了。
  男人从下巴往头顶方向,严严实实地挨了一枪,身体一僵,整个人又像突然泄气一样矮了下去。
  血一下子从他的脖子涌了出来,染红了他的衬衫,枪声让大爷和其他几个女人,都放弃了反抗。王石头他们三人,都没想到会真的开枪,更没想到会死人,一时间也吓住了。
  王石头毕竟是那种性格狠强的孩子,事情到了这一步,没有退路了。
  刘成福还愣在原地,王石头拿过刘成福的枪,指着女人们道:“把钱全部都拿出来,钱是国家的,命是自己的,要是谁再敢反抗,他就是你们的下场,把钱全部拿出来,一分也不能少。”
  女人们看真的打死人了,也不敢怠慢,纷纷把钱拿出来。
  李苟子看了一下,远远不够,吼道:“我们调查过了,早上才有运钞车把钱送来,拿出来,不然你们所有人,都得死!”王石头粗暴地用枪一一指着他们的头,没拿钱真会杀人了。
  女人们哭哭啼啼,显然被发生的一切吓坏了。只有一个女人哭着说道:“钱不是我们管,是他管,他才有保险箱的钥匙,我们都不知道,你不要逼我们,不要杀我们。”
  倒在地上的男人,还没有完全死,在不断抽搐,王石头从他的腰间,摸出一串钥匙。
  王石头走过去,递给一个女人,吼道:“你去开!”
  女人战战兢兢地接过钥匙,走向里间去,打开了一个保险库,然后再打开里面的一个保险箱,动作很慢,王石头骂道:“再慢腾腾的,老子就打死你,反正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是杀。”女人吓得手一抖,钥匙掉在地上,怕王石头开枪,急忙又把钥匙捡起来,继续开。
  “咔咔”,终于听到锁响了一声,保险箱打开了,印入眼帘的,是一垒垒粉红色的钞票。
  王石头说:“全部装上,妈的,动作快一点,不要给老子耍花样。”
  女人把钱全部装进袋子里,装快完的时候,王石头一把捞过袋子,挂在自己肩上走出来。
  
  门外,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要来取钱,被巴栋拦住了,巴栋问:“大爷,你要做什么去?”
  这大爷耳背,听不清,问:“你说什么,我耳朵不好,听不见。”
  巴栋大声问:“你要去做什么?”
  大爷大概明白了一些,问:“你是问我,去银行做什么吧,我去取钱。”
  巴栋说:“我不是问你去银行做什么,我是说,你等一下再进去,里面在办事情。”
  大爷说:“办事情,办哪样子事情啊?”
  巴栋说:“你不要管,反正现在不能进去。”
  说着,王石头扛着一袋钱,率先走了出来。
  随后,刘成福和李苟子,也走了出来。
  大爷看到三个戴着丝袜,看不清面孔的头,问巴栋:“他们是做哪样的?”
  巴栋说:“不知道啊,不过你不要乱说,这是国家的事情。”
  大爷诚惶诚恐道:“我不会乱说的,国家的事情,不能乱说。”
  几人迅速往藏自行车的地方跑去。这个时候,银行的职员们迅速报警。
  
  是鲁婧接的电话,当听到信用社被抢的时候,她简直无法相信:“被抢了?请你确定你是否要真的报警,报警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对方以一种近乎崩溃的声音进行肯定,她信了。
  鲁婧马上给王稼打电话,王稼在忙搞评委,没接。鲁婧焦急万分,立马给孙世杰打。
  孙世杰接了,鲁婧告诉他,出大事了。
  孙世杰脸上闪烁着难以掩藏的兴奋,说:“真的,真的是有人抢银行?”
  鲁婧催促道:“真的,你快通知所长吧!”
  孙世杰看着眼前热闹的场面,这件事情不能惊动大家,悄悄叫王稼出来。
  王稼一听,立马叫赵虎和几个临时请来的保安,开车往信用社方向追去。
  刚才那位被巴栋拦住的大爷,莫名其妙地嘀咕:“这国家,是学电视啊。”
  到了信用社,里面是一片狼藉,两个女人吓得在地上哭。受伤的男子,还没死,一直处于抽搐状态;另一个女人,一边哭一边用衣服包住他的脖子,以起到止血的作用。
  王稼问:“你们快送医院,劫匪往哪个方向跑了?”
  女人说:“往火车站那边跑了,一共三个。”
  王稼对赵虎和孙世杰说了声:“追。”
  几人上了那辆面包警车,往火车站方向追去。
  在车上,王稼拿出电话,准备向县公安局汇报。
  孙世杰问:“所长,你要做哪样?”
  王稼说:“此事非同小可,我要向县里面汇报。”
  孙世杰愣了一下,说:“所长,能不能慢点汇报。”
  王稼问:“为哪样?”
  孙世杰说:“所长,你想想,这可是一件大案子,但是我们还没搞清楚具体状况,就这样给县里面汇报,他们肯定派人来,到时候,这个破案的功劳,还不被他们全部抢走了,我们能得到哪样,不如先不要报,等我们抓住劫匪,再汇报,那时候,功劳他们想抢也抢不走。”
  赵虎道:“对,所长,我们在这里当警察,就没破过什么案,憋的我都受不了了,这个功劳,不能给县里面抢了去,你放心,有我和世杰,还有这几个兄弟帮忙,肯定能破案。”
  旁边几个临时请的保安,难得有这种当警察露脸的机会,又都血气方刚,说:“王所长,这两位公安说得对,这么大的功劳,不应该让给别人,你放心,我们一定抓住那些劫匪。”
  王稼停止了打电话的动作,但还是心有疑虑:“可是,劫匪手里有枪。”
  赵虎不以为然道:“有枪怕个逑,岜沙人哪个没有枪,先试试看再说。”
  王稼把手机送进口袋,说:“往火车站走,先进站,防止他们上火车逃走。”
  
  车停在火车站门口,王稼几个人迅速往站里走,一路只说了一句话:“警察办案。”
  赵虎心里终于找到一种当警察的感觉,当警察就应该这样,缉盗拿凶,勇于战斗,他一点害怕也没有,更多的是兴奋。孙世杰早就想离开岜沙了,但就是没有一个机会建功,现在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对于王稼,当了这么多年所长,也该是他长长脸的时候了,每个人的脸上都泛着红光。
  火车还没开走,王稼马上协调,暂时不开车。
  巴虎突然看到,火车站里来了一群警察,知道事情闹大了,李苟子他们又迟迟不来,便急忙上车,找到位置后,靠在座位上用衣服蒙头睡觉,他已经不再去想抢银行的事情了。
  他只希望火车快点开,离开岜沙,然后和本次银行抢劫案,划清界线。
  在火车站没有发现劫匪的踪影,孙世杰想了一下,说:“所长,会不会劫匪故意往火车站方向跑,误导我们,我们应该出站去,找一找,可能在后山这些地方,他们躲了起来。”
  王稼觉得有理,毕竟火车站就这么大,唯一的候车室一目了然,便招呼车站工作人员,见到劫匪务必第一时间通知,同时注意车站的安全,以防止劫匪穷途末路,狗急跳墙。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