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连载五十四

连载五十四

作品名称: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作者:三月楚歌      发布时间:2015-08-07 13:29:49      字数:4645

  李苟子他们刚刚离开银行,杨勇志骑着摩托车立马跟在后面,一切十分顺利。只是当骑出两三公里后,发现他们所走的那条小道,前面正在施工,挖掘机把原来的路,刨出了一个很大的坑,自行车都无法骑过去。远处,又响起了警笛声,情况紧急,只有弃车而走。
  钱一共有两大包,李苟子扛着一包,王石头扛着一包。
  几人迅速往火车站的后山,巴虎约定的地方跑去。
  毕竟只是一群十四五岁的孩子,此时显得十分慌张,摔倒的摔倒,滑倒的滑倒,但还是十分团结,大家互相拉着,一直往前跑。终于跑到了火车站的后山上,站在约定好的地方,举目四顾,只见到空寂的树林,找不到巴虎的影子,王石头沮丧地骂了句:“他妈的!”
  李苟子问:“现在该怎么办,巴虎这杂种,骗了我们,自己没来。”
  王石头吼道:“别他妈给我讲普通话。”他还是没有放弃,继续四周寻找巴虎的身影。
  杨勇志最后气喘吁吁地跟上来,王石头把钱扔在他怀里:“你扛一下,我扛不动了。”
  下面,一直响着警笛,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却没有看到巴虎的身影,这群孩子除了沮丧,一点办法也没有。刘成福道:“不如,我们先把钱藏起来,装着哪样都不晓得。”
  面对巴虎的爽约,王石头气得七窍生烟,如果巴虎现在在他面前,他一定会杀了他,这种人关键时刻就拉稀,真他妈的害死人了。现在,也只有刘成福的建议,可以用了。
  就算想乘火车逃走,这些孩子从来没离开过岜沙,也不知道逃往哪里,再说,他们没有火车票。或者先把钱藏起来,是他们现在唯一的选择。但山上,根本不能藏住东西。
  王石头想起来,学校后面有个岩洞,他们可以先把钱放在那里去。事不宜迟,王石头马上告诉大家他的想法,大家都觉得不错。五人,又迅速往学校后面的岩洞跑去。
  
  刚刚偷偷摸摸的准备跑出山,就被赵虎看见了,大声叫道:“他们在那边,快追!”
  一时间,除了王稼、孙世杰和赵虎外,临时请来的七八位保安一起,迅速向王石头他们追来。一看被发现了,王石头他们撒腿就跑,一眨眼功夫,跑了好几里路。赵虎他们在后面追,也跟得气喘吁吁。这样追逐了一段,王石头转调头一看,后面十来个人,穷追不舍。
  刘成福这个时候,又崴了一下脚,王石头急忙转回去扶他,眼看快要被追到了。
  王石头转念一想,大喊道:“快跑到那边的楼上去,快去。”
  他们前面,是一座正在修建的高楼,主体已经修好,据说是因为资金问题和牵扯到相关官员,暂时停工了。这座楼高八层,四周还围着一些竹子支架,孩子们迅速跑到楼上去。
  阿德爹带着阿依来镇上,准备下午去看枪手大赛的海选,路过这儿的时候,觉得有些内急,便叫阿依在外面等他,他到楼里面去小便。王石头他们跑过来时,阿依正站在外面等。王石头到楼前的时候,阿依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他顺手牵羊一手拉扯着往楼上走。
  阿依大声喊:“放开我,放开我,救命啊,救命啊!”
  李苟子回过头来,说:“你抓她做哪样?”
  王石头道:“我们肯定跑不了了,抓她做人质!”
  王石头把枪插在裤腰上,腾出手来捂住阿依的嘴。
  阿依一边扳开王石头的手,一边喊救命。
  不过阿依始终年纪小,又是女孩,根本拧不开王石头,还是被连拉带拽地往上带。
  
  阿德爹听到阿依喊,没撒完尿就急忙跑出来,只听到阿依的声音已经从楼上传来。
  阿德爹迅速追上去,爬上三层楼,就看到一个头上套着丝袜的人,挟持着阿依。
  王石头看有人追上来,拔枪对着阿德爹,又迅速对准阿依:“退下去,再上来我打死她。”
  阿德爹又担心又着急,一边往后退一边说:“不要乱来,你们想要哪样,跟我说。”
  王石头挟着阿依往上爬,一边说:“快下去,再上来,我马上打死她。”
  阿德爹不敢轻举妄动,只有继续往后退。
  王石头声音颤抖地吼道:“下到楼下去,再敢跟上来,我就打死她。”
  阿德爹尽管担心阿依,却也害怕丝袜人真的会开枪,只有下到楼下去。
  王石头他们终于爬到最后一层,楼顶的门被铁门锁住,无法上去,只有停下来。几个逃亡的孩子,惊魂甫定,站在那里喘气。李苟子从窗外看下去,见警察已经追过来了,围在楼下。
  李苟子道:“警察追来了,咋个办?”
  王石头把阿依押到窗边,朝下面大声喊:“下面的警察听着,我们手里有人质,你们要敢再进一步,我就杀了她!”追赶过来的人大感诧异。
  王稼问:“人质,哪里来的人质,怎么会有人质?”
  阿德爹见警察来,忙跑过去救助:“是我孙女,你们快救救她,他们手里有枪。”
  王稼更是诧异,一边喘气一边问:“枪,哪样子枪?”
  阿德爹道:“没看清楚,是短枪,警察,我求求你们,快快救我孙女。”
  王稼说:“你放心,我们会想办法的。”
  抬眼看去,果然见到有一个人,押着另一个小女孩,那人手里拿着一把枪。因为距离太远,根本看不清楚是什么枪。不过,既然敢抢银行,有枪也就不值得稀奇了。
  王稼对其他人说道:“大家小心,劫匪手里可是有家伙,不要轻举妄动。”
  此话一出,除了赵虎和孙世杰外,刚才拼命追人的那些保安,都不由自主地退了几步。
  巴栋靠近窗看了一眼,只见下面全是警察,腿都软了,说:“怎么有那么多警察?”
  李苟子、刘成福和杨勇志他们,也都靠过来看。
  王石头吼道:“多怕鸡巴呀怕,都到那边去,听我的。”
  王稼看形式不对,对赵虎和孙世杰道:“要不要请示县里面?”
  孙世杰道:“暂时不用,他们抓了人质,应该是想提条件,先看他们有哪样要求。”
  虽然没有和劫匪这样对峙过,但好歹在电影和电视剧上看过,有样学样,王稼道:“上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千万不要伤害人质,你们有什么要求,我们都会尽量满足你们,如果你们伤害了人质,你们是跑不了的。”
  王石头吼道:“少废话,下面的人听着,你们全部给我退出五十米以外,要是谁敢接近,我就杀了人质。我们需要一辆车,二十分钟之内,给我送到楼下,不要给我耍花样。”
  王稼吩咐赵虎道:“快去,按他的要求去做。”
  赵虎没有办法,只有出去找车。出去的时候,刚好遇到杨小龙和鲁婧开车过来。
  
  阿依被挟持后,阿德爹没办法,只有打电话给巴虎,巴虎没接,他又打电话给杨小龙,杨小龙着急,便和鲁婧迅速赶了过来。鲁婧问赵虎要做什么,赵虎说,要去找一辆车。|
  杨小龙下车,拉住来要车的赵虎问:“到底是哪样情况,被挟持的小姑娘有没有事!”
  赵虎一边上车,一边说:“没事,他们不敢动人质,动了人质他们就跑不了。”
  阿德爹见杨小龙来了,忙上前来说阿依被挟持了。杨小龙一边安慰他,一边上前去,想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王稼见鲁婧来了,说:“你怎么来了,你活动不便,就不要来了。”
  鲁婧说:“听说阿依被绑了,我不放心。对了所长,不晓得这些劫匪是哪样身份?”
  王稼摇摇头,说:“不晓得,不过,从样子和声音上看,应该年纪不是很大。”
  杨小龙站在空地上,朝房子喊:“上面的人听着,我是杨小龙,上面的女孩对我很重要,你们要是敢伤到她,就算跑到天上,钻到地下,我也会找到你们!车,已经给你们送来了,你们不过是为了求财,只要你们不伤人,你们要求的条件,我都会尽力去满足你们。”
  王稼看到杨小龙在喊,说道:“不要喊了,有我们警察,你不要激怒了劫匪。”
  杨小龙看了王稼一眼,说:“我不管他们是不是劫匪,我只希望上面的姑娘不受伤害。”
  王稼说:“我们警察在,你放心,我们会处理好的。”
  杨小龙道:“现在不要跟我提警察不警察,我只要上面的小姑娘没事!”
  王稼显得很无语,说:“你!”摆了一下手,随他去。
  孙世杰说:“所长,我们还是答应他们的要求,先把他们引下来再说。”
  王稼点点头,觉得有理。
  王石头吼道:“管你妈的是杨小龙,还是杨小蛇,我要车,开过来!”
  赵虎已经把车开过来了,杨小龙朝上喊道:“车已经来了,你自己看。”
  王石头把头往外伸出来,果然看到一辆灰色的越野车,停在下面。
  鲁婧看杨小龙急得一头的汗水,她走过来,拉着杨小龙的手,说:“你不要着急,会没事的。对了,我们应该先搞清楚这群劫匪到底是什么来头,不能一直这样僵持下去。”
  
  楼上的孩子们,毕竟没经历过多少大场面,一瞅下面那么多警察,已经被吓傻了。尤其是巴栋,不由自主的在一个角落里瑟瑟发抖,尿了一裆。李苟子、杨勇志和刘成福他们几个也好不到哪儿去,每个人都是一头的汗,头上笼着丝袜,虽然没看到汗珠滴下来,但是汗水把丝袜已经打湿,呈现出不同的颜色,没有一个人说话,钱已经甩到一个角落里。
  王石头看车来了,反脸过来,看着众人,说:“车来了,我们快下去。”
  所有的人都无动于衷。
  王石头把已经只知道哭的阿依往楼下推,快下楼的时候,回过头来问其他人怎么不下去。
  刘成福说:“算了,有车又怎么样,楼下有那么多警察,我们只会被乱枪打死。”
  杨勇志动摇了,说:“我们投降吧,说不准,可能有好几个狙击手,在等着我们呢!”
  王石头被大家的态度弄愣了,没想到他在和警察谈判,这几个人却已经动摇了。
  巴栋哇地哭了起来,李苟子踢了他一脚,道:“哭哪样鸡巴哭,又还没死!”
  巴栋哭着说:“我不想干了,我想回家,我想去上课。”
  王石头吼道:“你他妈的,不要像个女人一样哭哭啼啼,找死啊!”
  巴栋哭诉道:“又不是我想干,是你们叫我才干的,现在怎么办,该怎么办?”
  王石头吼道:“你他妈的给老子闭嘴,我们都到下面去,坐上车逃走。”
  李苟子他们还是无动于衷。
  面对王石头的不解,李苟子说:“算了,我们根本就逃不了。”
  王石头道:“逃不了也逃,难道要在这里等死?”
  李苟子道:“等哪样死,你忘记了,我们都没有满十八岁,最多只批评教育,不会被枪毙,也不会坐长时间的牢,所以,现在投降,坦白交待,可能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王石头对李苟子的话显得很无语,冷泠地说:“你投降吧,投降了可能明天就被枪毙!你不要忘了我们是抢银行,是重罪,况且还打死了银行的工作人员。国家法律规定,像这样的罪行,十四岁就可以接受法律律的制裁了,如果我们被抓就算不枪毙,也是无期徒刑,活着还有哪样意义。”
  李苟子被王石头的话愣住了,咽了咽唾沫,说:“这是真的!政治书上不是写的?”
  刘成福点点头:“嗯,石头说得对,我们会被枪毙的。”
  李苟子愣在那里,他显得很沮丧,把头上的丝袜摘下来,汗水已经把他的头发都打湿了,他质问王石头:“你他妈的不是说没事的吗?怎么会是这样,啊,你说啊?”
  他推了王石头两下。
  王石头甩开李苟子:“你他妈的,平时不好好读书怪老子,抢银行你以为是闹着玩的啊!”
  李苟子说:“你他妈不是说,最多关起来吗?”
  王石头冷冷道:“你他妈的是猪啊,这样好的事,银行早就被抢了,还轮到你!”
  阿依看着满头大汗的李苟子,李苟子心里窝火:“看哪样看,再看老子打死你!”
  说着,拿起火枪对准阿依,阿依吓得瑟瑟发抖,不断往里缩,像只猫。
  
  这几个孩子在这里吵了起来,平时文弱的刘成福吼了起来:“吵哪样吵,再吵下去大家都要死!现在我们被包围了,如果大家一条心拼了,可能还有活路。大家要冷静,好好商量一下,不过就是几个警察,可能连枪都没有,我们手里有枪,也有钱,怕哪样?只要逃出去,在外面我们一样活得好好的,说不准还能混出个样子来,刚被包围就怕了,连个女人都不如。”
  王石头把头上的丝袜扯了下来,说:“怕鸡巴啊,大不了拼了,有了钱,我们大不了到外面去当老大。巴栋,你他妈的别哭了,哭有个卵用,把你的枪拿稳,我们要逃出去。”
  其他人看着一脸凶狠坚定的王石头,脸上浮出一些希望与迷惑夹杂的表情。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