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yabo亚博体育苹果|体育app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连载五十五

连载五十五

作品名称: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作者:三月楚歌      发布时间:2015-08-07 13:47:34      字数:4506

  上面劫匪在吵,下面警察在闹,都不知道该怎么解决。王稼犹豫不决,几次想通知县公安局帮忙,都被孙世杰和赵虎阻止了,鲁婧跟王稼提起,要向县里汇报,王稼唯唯:“再看看,再看看。”这时候,王稼接到了镇长的电话,问是怎么回事。王稼忙走到一边去向镇长汇报。
  镇长一上来,就是责问:“为哪样还不向县里报告,这样大的事情,你们能处理得下来吗?如果再出现情况,你能担得下这个责任吗?你知道不知道这是抢银行,不是偷鸡摸狗,不是邻居吵架,这是抢银行!抢银行!你明白吗,你晓得吗,你这个所长哪样当的?”
  王稼连连称是,然后说:“镇长,你说的都对,我也都想过了。但是你想啊,岜沙现在在县里,在州里,甚至在省里是什么地位,我们明年还要评全国十大原生态旅游文化名片和世界非物资文化遗产,如果这件事情县里知道了,就会传出去,造成的后果我更担不起啊。”
  那边镇长沉默了,大概是在权衡王稼所说的话。王稼继续说:“镇长,这件事我也为难,向县里汇报容易,万一事情闹大了,县里真的怪下来,不讨好的是你们领导啊,哪个地方出了大事,上面不是拿领导开刀的?所以镇长,我就想这个案子,我们在镇里把它破了就算了。”
  镇长沉默了一会,呵呵一笑,说:“老王啊,还是你想得周到,你就看着办吧,你办事我们都放心。不过,一定要控制住局面,千万不能让事情扩大了,坚决不能让消息传出去。”
  王稼保证道:“镇长放心,局面已经被控制了,这件事情不会传出去。”
  王稼打完电话,刚要走过来,杨小龙等人都焦急不已。高楼的另一边,用大竹子搭建的支架没有拆完。因为迟迟不见上面动静,未知情况,杨小龙想爬上去看看究竟。孙世杰拦住了他,毕竟上面的劫匪情况并不清楚,他们手里又有枪,贸然行动后果不堪设想。
  王稼走过来,冷静道:“不能乱来,要是把劫匪惹恼了,狗急跳墙,就糟了。再说了,他们手里可是有枪的,万一看到有人出现,一枪打过来,后果不堪设想,大家要冷静。”
  那边,鲁婧一直用望远镜观察着楼上动静。她看到一张没有戴丝袜的脸浮了起来,那张脸,是一张稚嫩而青涩的脸,她吓了一跳,心想怎么可能。仔细又看了一遍,没错,真的是一张稚嫩而青涩的脸。随后,她又看到另一张脸,在她的镜头中,扯掉丝袜,这又是一张稚嫩而青涩的脸。鲁婧大惊,叫了起来:“所长所长,你们快过来,快过来看。”
  王稼他们忙奔过来,问:“怎么了?”
  鲁婧把望远镜递过来,说:“你看,劫匪居然是学校的学生!”
  王稼半信半疑接过望远镜一看,一张脸在镜头中浮现,移开看另一张,他呆住了,真的是学生,让人万万没有想到,持枪抢银行,开枪杀伤人,绑架人质的劫匪竟然是几个学生!
  杨小龙夺过望远镜,看了一下,真的是学生,这几个孩子经常在街上晃悠。
  他看了几遍,但是没有看到阿依。
  “给我看看。”赵虎说着,从杨小龙的手里拿过望远镜。
  孙世杰说:“让我看看。”又从赵虎手里拿过望远镜。
  王稼骂道:“这几个小杂种,真是胆大包天,胆大包天!”
  知道是几个学生,赵虎胆气提升了不少,说:“所长,让我爬上去,看看上面的情况。”
  
  因为知道确实是几个学生后,王稼心里也有了底,说:“好,要注意安全。”
  赵虎轻轻猫身接近墙角,摸到支架,顺着搭建起的竹架爬了上去。
  确认劫匪不过是几个孩子,每个人都觉得,对付他们绰绰有余,心里一下子都松了口气。心想,就算赵虎一个人爬上去,凭他对付几个孩子,还不是三脚两腿就解决掉了。
  劫匪在上面喊,把车停靠墙角,其他人往外五十米,不然就杀人质。杨勇志他们又纷纷把钱背到背上,李苟子在地上,对火枪充火药。因为刚才打了一枪,枪已经空了。
  火枪不同于现代手枪,打一枪要充一次火药,才能打下一枪。李苟子充完火药,把枪别到腰间。刘成福看了一眼大家,问:“哪个会开车,你会不会开车?”他问杨勇志。
  杨勇志道:“会,我开过我阿爸的货车,不晓得一不一样?”
  刘成福道:“车都一样,你会就没问题,我们开车逃走,只要逃出岜沙,就把钱分了,大家装成乞丐也好,怎样都行。两个星期后,再约定一个地方相见,一起跑到香港或台湾去。”
  大家对刘成福的这个主意都没有意见,刘成福给王石头递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他押着阿依。人质,是他们手里唯一的护身符。王石头枪抵着阿依的头,说:“站起来!”
  李苟子朝外面喊:“把车停靠过来,钥匙留在车上,你们都往后退,退一百米!”
  王稼抬头看了看赵虎,他已经爬快到楼顶了,这个时候,稳住劫匪十分要紧,只要赵虎能够接近他们,那就好办了。王稼轻轻地招手,示意杨小龙把车开过去。
  杨小龙把车开靠墙。
  赵虎已经看到这几个孩子了,他也看到了被绑架的女孩。对于喜欢习武的赵虎来说,他根本不把这几个小屁孩子放在眼里,他打算再往上爬一层,然后跳过去,冲到他们中间,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掉。这些孩子根本经不住他的袭击,那些火枪,也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当他往上再爬的时候,谁知道一脚踩在了松动的支架上,竹子哐啷一声响,赵虎差点摔了下来,虽然迅速抓住了其他支架稳住了身体,但还是被王石头他们发现了。
  巴栋惊叫道:“你们看看,有警察!警察爬上来了。”
  王石头举起枪,正准备开火的时候,枪已经响了。
  枪是刘成福开的,他的手在瑟瑟发抖,枪口还冒着烟。
  赵虎中枪,身体压着支架,倒了下去,支架也在那个时候,倒得遍地。
  地上的人急忙跑过去,只见赵虎捂着左肩,血流了出来,满脸是痛苦的表情。
  王稼大喊:“快送医院,你们几个,快过来!”
  临时请来的保安,迅速过来抱起赵虎往医院送。
  王稼看了一眼大着肚子的鲁婧,说:“小婧,你跟着去医院,好好照顾他。”
  鲁婧忧心忡忡地看了一眼杨小龙,说:“不要着急,要小心。”
  
  王石头朝下面喊:“下面的警察听着,你们不讲信用,敢派人上来,我再说一次,你们派上来一个,我们就杀一个,再派上来,我们就杀人质,现在,我们改变主意了,除了车之外,要给我们准备一百万块钱的现金,放在车里,你们全部都散开,我们不想看到你们,听好了没有,十分钟,你们只有十分钟,十分钟之后,如果我还看到你们,我就先杀人质。”
  说完,王石头从刘成福的手里拿过枪,充上火药。
  王稼没办法,说:“大家都往后撤。”
  孙世杰说:“所长,不行,不能撤!”
  王稼问:“为哪样?”
  孙世杰说:“现在他们困在楼里,好对付,但是如果他们上了车,跑出来就不好对付了,搞不好跑出岜沙,很多人都会晓得这件事情,会说我们岜沙派出所无能,那影响就糟糕了。”
  王稼也觉得有理,因为赵虎都受伤了,也很生气,吼道:“你觉得,要哪样办,都是你们出的主意,他们手里有人质,难道让他们把人质杀了,还是再伤几个人啊!”
  孙世杰说:“所长,我也是为了我们所里好。”
  王稼心里不爽说:“为所里好,就想些好的办法,不要只是想着自己立功!”
  孙世杰被说得灰头土脸的,沉默了一下,说:“所长,我有办法,先跟他们说话,稳住他们,然后叫他们的老师和家长来,只要老师和家长一来,这些小孩本来也不懂事,如果有老师和家长劝说,他们可能就投降了。”
  王稼觉得这主意不错,目前也只能这样了。孩子最怕的,不就是老师和家长么?
  
  第二十五章
  孙世杰去通知学校和家长,王稼拿着喇叭朝天空喊,试图说服这些孩子:“孩子们,我知道你们还是学生,你们也是因为一时想不开,做了错事。谁不会做点错事呢。那话怎么说的,知错就改,还是好孩子嘛。啊,你们出来吧,放下枪,事情都好商量,如果再闹下去,我们就算想帮,也帮不了你们啊,杀人尝命,抢银行那可是要杀头大罪的啊,你们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有想过你们的家人,想过你们的父母吗,你们想过他们会有多伤心吗?”
  把赵虎送到镇上的医院后,因为杨小龙在现场,阿依又在劫匪的手里当人质,鲁婧不放心便急忙赶回来。刚到现场,觉得王稼说的话有欠妥当,这样不仅无法说服这此孩子,可能会变本加励。她忙走过去,对王稼说:“所长,你这样把他们吓着了,他们是不会出来的。”
  王稼说:“我就是要吓他们,这些小孩,吓一下,说不准就自己出来了。”
  王稼胸有成竹的样子,鲁婧显得无可奈何,说:“所长,我觉得还是劝导为主比较好。”
  王稼说:“我晓得,我晓得,软硬兼施嘛,慢慢来,对了,赵虎的伤,不严重吧?”
  鲁婧说:“不晓得,就是左边肩膀中了一枪,里面进去很多铁砂,不过因为是短枪,杀伤力不是非常大,所以铁砂基本上只是穿破皮肤,取出来就行了,问题应该不大。他从楼上摔下来,因为有那些支架挡住了,也不是很严重,没有严重的骨折,估计没有生命危险。”
  王稼松了口气,道:“谢天谢地,这些学生,真是太胆大包天了。”
  
  僵持了大概一个小时,附近的人都跑过来看热闹,在楼下的空地上,挤成了紧紧的一圈。王稼看人来得太多,怕出事,忙叫临时请来的保安,把人拦在外面。但这个范围有多大才合适,谁也不知道,没有实际东西把这个范围圈起来,人们你挤我,我挤你,不断缩小范围。
  不一会儿,刚刚限定好的范围,又被人群挤得很小了。王稼又大喊:“往后退,往后退,不知道劫匪有枪吗?万一打起来,都想到前面挡子弹送死啊,往后退,都往后退!”
  人群只有在招呼的时候往后退一点,稍不注意,又涌了过来。杨小龙看这样不是办法,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堆绳子,让保安们拉起来,把人挡在外面。挡在外面的人们,一个个伸长脖子,似乎都想知道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实在看不到的,就向保安们打探消息。
  有人问:“听说是抢银行的,到底抢了多少钱?”
  保安也能扯,说:“具体多少不晓得,反正钱很多,劫匪扛得腰都弯了。”
  人们好奇心继续被激发,问:“那少说,肯定也是几百万,抢钱的都是些什么人?”
  保安不屑道:“几百万?何止几百万,你说几千万还差不多。你想,一个银行啊,全都被抢了。至于是什么人,谁敢抢银行啊,说出来你们不信,这是香港来的黑社会老大。”
  人们有些不信,问:“香港的老大,为哪样要跑到岜沙来抢,其他地方没有银行?”
  保安道:“其他地方当然有银行,但是大城市的银行的保安,那都是特种部队出来的,就算是金库,那也是十道铁门锁起,那么容易抢啊!不像岜沙,这个小地方,抢起来容易。”
  人们对这个理由比较信服,无不表现出叹服和信任:“哦,原来是这样啊!”
  保安和围观的人群有说有笑。上面的王石头他们,看到楼下一下子聚了那么多人,都慌了神,又从警察的喊话中,听出他们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大家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镇长压力太大,不断给王稼打电话,王稼一边大声吼,维持现场秩序,一秒钟前还是凶神恶煞的,但一秒钟之后,已经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态度无比亲切乖顺:“镇长,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们会处理好的,没事,都没事,你放心吧,搞清楚了,就是几个中学生,是是,对对,这件事你一万个放心,我保证处理好,不让领导操心,保证处理好。”
  挂了电话转过头来,便对人群大吼:“都给我往后退!想送死也换个地方,往后退!”
  也难为镇长,这几年全国其他地方出了一些重大事故,承担责任下课的就是一把手领导。他并不担心这件事情闻名全国,但是他担心派出所处理不下来,要真把人抓了,也算将功补过。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